【治学大家谈】樊亚平教授:治学杂谈

日期: 2020-03-27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在学校110周年校庆期间推出的“师生成长教授说”中,在谈到自己成长历程中哪个阶段最重要之问题时,我曾说过这么一段话,“孩童时代一边放牛一边‘写诗’的生活重要,中小学时代为跳出‘农门’而发奋的生活重要,大学时代怀揣作家梦在文学世界遨游的生活重要,大学毕业后在不同领域、不同岗位学习、感受、历练的生活重要,毕业十年后重返大学、开启教学相长的生活重要,在教学科研岗位上奋起直追,赴京读博、赴美访学、赴沪从事博士后研究、赴台交流等,均重要!人的成长中,每个阶段都很重要,每一个阶段都不可或缺!”然而,若单就自己最终所痴爱的学术研究工作来说,硕士、博士、博士后、赴美访学、赴台交流和开启教学相长生活以来的每一个忙碌而快乐的日子,显然是最重要的。

硕士阶段,在中国现代文学在西北的一面旗帜吴小美先生的启导和鼓励下,我一方面初识了学术之门径,另一方面开始意识到了自己在学术方面的潜力与优势。博士阶段,在中国新闻学领域的领军者、著名新闻学家郑保卫先生的指导下,我的学术创造力得以在短短的三年中迅速迸发了出来,并得以在全国新闻学术界站立了起来。博士后研究阶段,在中国新闻学界另一位领军者和著名新闻学家童兵先生的引领下,我的学术研究得以上到一个新层次,进入到一个新境界。一年的在美访学时光和三个月的赴台交流生活,不仅扩大了我的学术视野,而且让我此后的学术研究中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知彼知己之自信。日常的教学科研和指导研究生工作,既给我提供了一个与学生交流碰撞、教学相长的机会,同时,将自己的研究感悟分享给学生,看着学生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如青苗拔节般的进步,心中的喜乐与满足更让我觉得人生幸甚!

如果说硕士阶段已经算是开启了我的学术生涯的话,如今掐指算来,刚好二十五载。从那时到现在,就治学过程中的体验和感悟方面来说,原本自以为还算丰富,但当接到严校长邀约,希望能为疫情期间学校推出的“治学大家谈”写一篇文章时,一时竟不知从何谈起。想谈的实在太多,但毕竟一篇文章的包容量不可能过大,且此栏目文章主要依托手机、网络等新媒体平台阅读、传播,因此不能长篇大论,也不能像平日里在研究生读书会上那样漫谈,只能就自己学术研究和研究生指导过程中体会最深、感悟最深、最想强调的一些认识和思考,与疫情期间宅家的年轻学子们做一点分享。

学问养人与人养学问

教育的目的在于立人,塑造人。古人有云,“腹有诗书气自华”。今人也常感叹说,学问养人。这些说的都是学问对人的性情养成、精神塑造和境界提升之功用。但我要说,要想真的有学问,要想有真的学问,首先要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真的人,成为一个至真至诚、至清至纯、至公至正的人,成为一个对任何人、任何事物、任何工作心存敬畏的人,成为一个对人、对事、对社会、对时代经常怀有感恩之心的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做出真学问、大学问,从最低限度上来说,也才可能从做学问中感受到真正的快乐。因此,我想说,学问的确养人,但人更养学问。那些心性虚浮、私心太重、城府太深、心机太多、心思太杂、功利心太强、喜好玩虚头八脑之伎俩的人,难以沉下心来进入学术之殿堂,难以养出真正的学问,更难以以学问来滋养自己。

因此,对于初探学术门径、希望进入学术殿堂的年轻学子们来说,个人心性的改造、品质的养成、境界的提升和格局的扩大,应是十分紧要的事。人们经常批评现在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大多是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批评现在的年轻学子大多以个人为中心,不知关心他人,理解他人,没有社会关怀意识,没有悲天悯人之情怀,没有感恩之心,许多人经常生活在抱怨之中,抱怨他人,抱怨环境,抱怨社会。这些的确是一些较普遍的问题。真正的学术研究不应是一种商品生产活动,其目的不应仅仅是产出有形的成果,而是求真,是帮助人认识社会和人生,探求人生和社会之规律。若一个人以自我为中心,不懂得理解他人,理解社会,没有一颗柔软易感的心,就无法感知社会、人生之脉动,难以探知社会、人生之规律,也就难以做出真正的学问。

人们常说,文如其人。治学二十余载,研习过各种各样的学术成果,与各种各样的学人打过交道,深感此言实在精当、深刻,一语中的。那些故弄玄虚、故作高深、玩弄概念的成果背后,若顺瓜摸藤,摸出的往往是一些懒惰虚浮、华而不实、缺乏根底的学者。那些追逐潮流、粗枝大叶、流于表面的成果背后,往往是心浮气躁、急功近利、耐不住寂寞的学者。那些偏激、片面却又自以为是的成果背后,往往是思维幼稚、视野狭窄、对社会和人生缺乏同情之理解和广泛了解的学者。相反,那些厚重沉稳、宽宏实在、细密严谨的成果背后,往往是诚实无伪、心性纯正、具有求真精神气质的学者。总之,什么样的人,便做出什么样的成果,便养出什么样的成果。

因此,对有志学术的年轻学子来说,在专业学习和探求学术门径的过程中,一定要将自我省思和品质、品格的涵养与提升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时刻省思自身缺点,改造自身人格,提升自身品格,使自己的内心成为能滋养学问的沃土。

安心、静心与清心

受当今社会整体浮躁的影响,不少研究生在学习中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无法安心、静心,不能入境,心沉不下来,经常被各种各样的与学习无关的想法和欲望所干扰,被各种各样的无厘头的事物、现象、事务所裹挟。有的喜好热闹,静不下来,今天参加这种活动,明天参加那种活动。有的功利性过强,听不进老师的建议和苦口婆心的规劝,经常为一些眼前利益耗费过多时间和心神,或将学业放在次要位置,大量时间花在打小算盘,规划自己的人生,为未来就业积累各样的证书、资本等方面。这些情况严重影响着学生的学习和求知,是舍本逐末的做法。

我以为,学生的主要任务还应该是学习。对有志学术的同学来说,其主要任务是探求学术门径,培养学术意识,提升学术能力。因此,学术、学问应成为有志学术的学子们一切生活的中心和重心。求学时期的其他活动,包括文体活动、社团活动、实践实习活动等,均要以有益学习为目的,均要围绕学习、学业来进行,要能与专业学习、学术训练形成良好的互动,要以是否有利于学业提升为取舍标准。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要耐得住寂寞。要学会放弃,学会断舍离。不要太看重眼前利益,要放眼长远。要努力使自己静心、清心、入静、入境。

前不久,我曾看过一部电影,其中有一段众多人在雨夜寻找失踪被困小姐弟的情节。在风雨交加的山林中,大家一边搜寻,一边呼叫着男孩和女孩的名字,喊叫声、脚步声、风雨声交杂在一起。找寻了半夜,却怎么也找不到。但当绝望中的人们停止了呼叫,静立在雨中不知如何是好时,却听见了不远处男孩和女孩的哭泣声。这段电影情节反映出的正是静心、入静的益处。人只有在静下来的时候,才能听到哪怕是很细微的声音。同样,在探求学问的过程中,若整日被各种繁杂事务所裹挟,被各种噪音所缠绕,难以入静、入境,自然不会有太多研究发现。

静心、清心,关键在于单纯。我一直认为,人还是单纯一些好。探求学问中的静心、清心,我以为,主要应表现为追求学术、学问的过程中的执着甚或执拗之精神。将学问时时刻刻放在心中。日思夜想的都是学问中事。生活学术化,学术生活化。让学术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同时,在探求学问的过程中,要以求真为鹄的,不让学术被过多的世俗因素和利害考量所辖制。不追逐潮流,不追逐热点,不以学术为换取利益之工具,不以学术为过渡宝筏,不因利害考量而选择或舍弃某个研究领域。认准的研究领域,就要坚持,即使被许多人视为末技,视为非主流。要有把冷板凳坐热的雄心和勇气。

专心、耐心与恒心

若有志学术,就应知道,学术是一辈子的事。学术研究有一个逐渐积累、厚积薄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来不得半点虚浮,来不得半点急躁,更不能急功近利,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一口吃出一个胖子,是不可能的事。学术研究需要专心、耐心和恒心,需要坚守,需要持之以恒。只要专心专意于此,只要每日都有所得,每日都有所悟,乐在其中,日积月累,学术境界自然会逐渐提升,学术格局自然会逐渐扩大,学术生涯自然会渐显蔚为大观之势。

年轻时期,我虽曾怀揣作家梦,后来也一度希望成为记者,但自从进入学术研究领域后,便一直专心专意于此,心无旁骛,心如止水,乐此不疲。回想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次进步、每一次学术上的提升,都深切感悟到专心、耐心与恒心之重要。硕士阶段,因为是工作四年之后重回学生生活,因此目标明确,心思专一,对学习生活十分珍惜,与导师、同学和其他师长的学术交流、碰撞,成为每日生活的中心和常规。也正是这样专心一意的常规化、学术化的生活,日积月累,不知不觉中将我带进了学术的门径。硕士毕业后,虽经数年波折,但对学术的兴趣一直未减。

专职从事教学科研工作之后,学术热情更加强烈。那时,虽尚未找到自己的研究领域,但正因为如此,使我得以广泛涉猎各种研究议题,逐渐具备了一定的学术研究宽度和较宽广的专业知识积累。这为博士阶段从最初聚焦新闻理论研究到后来不知不觉中偏向新闻史研究并最终形成自身独具的史论结合之特色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博士论文之所以被当时诸多大师级学者和新闻史学泰斗方汉奇先生赞赏、称许,与之前多年中未急于确定自己的研究领域,未急于将自己圈定在一个狭窄的天地,有不可分割的关联。回想自己学术生涯中的这次飞跃,深感专心、耐心对于学者之重要。

博士阶段的学术飞升,进一步激发了我的学术兴趣,也增强了我的学术自信。由此开始,我带着满腔热情与自信,开始更加专心专意的学术生活,自然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常态。数位与我交谊密切、深厚的同仁,当年曾半调侃半认真地称我为“学术生活化,生活学术化”。这当然是溢美之词,但我自认为,直至今日,学术的确依然是我一切生活的唯一中心和重心。平日在与学生往还、交流中,我也是三句不可离本行。我也很想像许多老师那样,经常与学生聊聊生活,聊聊娱乐,聊聊比较轻松的话题,但几句话之后,话题就不知不觉地跑到学术上来了。

也正因为对学术的这种恒久追求,博士后阶段,我的学术研究在博士阶段奠定的基础和形成的特色基础上发生了又一次提升,从博士阶段引入其他学科理论视角探究新闻传播历史问题、史论交融结合之特色,转变到了抛弃其他学科理论的条条框框之限制,深入到中国新闻传播的历史与现实情景中,对鲜活的有探究价值的问题进行实实在在的全视角、立体化的研究上。这种研究在学界引发的赞誉和带给我的学术满足感,让我深感无涯学海中持之以恒的探究,是多么的重要。最近,在我五十五万字的国家社科项目成果临近杀青的时候,一个蕴含着我的又一次学术研究路径与理念提升的新的目标和方向在我心中渐趋清晰。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又一次提升和转变的思路与方向,与第二次提升之后的这几年里自己持续不断的探求和努力密不可分。

希望我自己的学术探求之旅,能为有志学术的年轻学子们理解立定心志、不急不躁、持之以恒的重要性提供些许启发。

重基础,筑根基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些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先哲名言。这些先哲名言无一不在强调基础和根基的重要。然而,在生活与工作节奏越来越快的当今时代,强调速度,强调跨越式发展,似乎成为无论哪个行业的人谋求事业发展中最强烈的追求。在这样的追求之下,人们似乎不再愿意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不再愿意在筑根基上花太多成本,似乎总想立即跨越到一个新的发展层次和发展水平。这种情况导致很多机构、组织或个人的事业发展常遭遇先天不足、根基不劳之缺陷与困境。

这种情况反映在学术研究中,最突出的便是,不少学者由于缺乏最基础的学术思维训练、学术规范意识训练、文字表达的逻辑性与严密性训练,导致其长时间内无法实现学术提升。这些学者,若与其口头交流,你会觉得其学术意识浓厚,学术视野开阔,学术敏感性很强,但其做出来的成果却往往存在很大的问题,如问题聚焦点不明确、不集中,作品的思路与框架松散、不合理,观点表述不充分、不透彻,文字表述缺乏逻辑性,不严谨,不严密。这些年我担任数个学术刊物的审稿人,面对这样的论文,我只能每每替他们遗憾。很多人的学术生涯因此陷于困境。

基于这种认识,在指导研究生的过程中,我一直非常看重最基本的学术训练。我以为,对于初探学术门径的学子们来说,志存高远,广泛涉猎,拓展理论视野、专业视野,固然重要,但打好基础、筑牢根基才应被视为研究生阶段的第一要务。广泛涉猎,拓展视野,是一辈子的事,研究生阶段首先要训练的是最基本的学术能力,这些能力最主要的是,文字表达的逻辑性训练,学术话语体系的习得训练,严密的学术思维训练,认识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训练,学术规范意识的养成训练。只有具备了这些意识和能力,才算是进入了学术之门径。否则,未来必然导致眼高手低、能说不能做、能说不能写的困境。

为了给学生打好基础、筑牢根基,这几年我探索出了一条以让学生精读书、写书评为抓手对学生进行学术基础训练的方法,效果颇为良好。在学生入学之初,我都要给他们提供一份最精简的专业基础书目,要求他们对这些著作逐一进行精研细读,时间进度因学生类型的不同而不同,有的一周读一本,有的十天或两周读一本。读的过程中,既要注意了解其内容,以积累专业知识,构建学科知识地图,又要注意分析每一本论著的学术特色与创新之处。读完之后必须写书评。书评必须大体按我要求的结构板块、文字逻辑、叙述方式、总标题与各级子标题的凝练技巧与标准等来写。书评写好后,在每两周一次的读书会上,我会对每一篇书评进行逐一分析和点评。

这样训练的目的便是,让学生尽快建构起本学科最基本的专业知识地图,习得本专业的学术话语体系,锤炼文字表达的逻辑性、严密性,提高文字分析的能力;在评判一本本论著的过程中,熟悉学术论著的基本形貌,了解不同的研究路子与方法,育化和培养最基本的学术意识。这种训练,是一种最基础的训练,是一种笨功夫,但效果却非常显著,大多数学生很快就具备了学术研究的最基本意识,熟悉了学术研究的不同面相与路径,尤为重要的是,其学术文字表达能力与分析能力大大提高。我相信,经历了这样的学术训练之后,若其学术兴趣不减,能持续不断地努力,随着其读书范围的扩大和学术视野的开阔,其学术生涯必将爆发出无穷潜力,获得不断突破。

在此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似乎只是针对有志学术的学子们说的,但其实,无论同学们将来是否从事学术研究,上述认识和感悟,都是有用的。无论同学们将来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努力提升自己的品格都应是第一位的,保持内心的清纯宁静、不随风而动、不急功近利、不虚浮浮躁、专心、耐心、恒心,都是最重要的。同样,学术基础训练中习得的一套理性、成熟、严密的思维方式和讲求逻辑的文字能力等,都是最有用的。

(作者简介:樊亚平,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一级学科负责人、学位评定分委员会主席,教育部新闻传播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新闻史学会常务理事,甘肃省领军人才。)

相关链接: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许文艳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