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刘志坚教授:因新冠病毒疫情之断想:人在旅途

日期: 2020-03-23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史无前例地破坏了农历新年的欢乐祥和,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生产生活秩序,酿造了惨痛的生离死别、家庭破碎的人间悲剧,痛哉!悲哉!

虽然与人类进化发展历程中不期而至的所有灾难一样,这场灾难及我们对这场灾难的奋起抗争都终将成为历史,但对于经历这场灾难并有幸继续人生之旅的所有生命个体而言,又何尝不应是一场深彻的人生洗礼与灵魂救赎。无情灾难,既折射出了生命之脆弱、之无常,更昭示了生命之难得、之可贵。面对罕见灾难,我们既需要更具理性地审思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真正能够和谐美好相处之道,更需要反省自身过往的所作所为,参透生命实相,体悟人生真谛,复归张扬善良人性、敬畏天地自然、遵从国家法度的人生正道,在短暂且漫长的人生旅途上行稳而致远。

人生旅途是一条不可逆之道。生命及其运动的有限性决定,每个人无论其贫富贵贱都只是天地自然进化发展过程中的匆匆过客。人生旅途是一条不可逆行的单行道,每个生命个体只是行走在这条道上且有去无回的单程车乘客,迟迟早早终究都要下车。故而,人生从来不可能有后悔药可吃,人生从来不可能像没有生命的高楼大厦那样推倒了重建,富有意义和价值的人生之旅,只在于如何通过有规划、有智慧、有实效且问心无愧的不懈努力而尽可能走好自己的人生旅程,走出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内涵与风采,而不是在深深的悔恨、内疚、遗憾、抱怨中到站下车。

人生旅途是一条崎岖不平之道。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决定,人生旅途并非全是坦途和顺途,每个人在人生旅途中都不可避免会遇到来自于自然、社会、家庭和自身的各种艰难困苦的袭扰。人在旅途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实则就是不断面对并战胜各种艰难困苦的过程。除却不可归因于生命个体的天灾人祸等不可抗力因素,能否将人生旅途化崎岖为平坦、化平庸为不凡,直接取决于生命个体自身的生存与发展能力。这种能力虽与先天有关,但主要是从后天的学习、教育、实修、工作等途径获得。因此,要避免在人生旅途中走弯路、错路、邪路、险路、断头路必须不断增长见识、健全心智、强健体魄、提升能力,即不断战胜自我、改造自我、完善自我。

人生旅途是一条相依相济之道。个体能力的有限性与社会生活的复杂性等因素决定,人生旅途并非独行者之道,而是人与人之间相依相济之道。亲缘、友缘,以及有组织的学习、工作等将每个生命个体深深融入到了不同的社会群体之中,使得个体的生存与发展,同时成为了对所在群体及其成员具有实际意义甚至利益攸关的事情,并因此会得到所在群体及其相关成员,乃至于作为人类共同体的其他社会成员的关注、关心、支持,当然有时也有可能会得到个别利益冲突者的不公正对待。同理,社会群体之于生命个体的关系亦复如是。回望漫漫人生路,几乎看不到离开家人、亲戚、朋友、同事乃至于所有有缘人的助益而能够走远、走好的行路人。因此,时刻心存善念、心存感恩,克己礼让、互助互信、相依相济、和谐共生是你能够顺遂、快乐走过人生之旅的必须选项。

人生旅程是一条精神永恒之道。人是物质与精神同构体。在漫漫人生旅程中,作为物质形态的生命躯体终究会走向变灭,但人的精神及人所创造的精神产品却将超时空永恒。人们虽然早已不知两千多年前就已故去的东西方伟大哲人孔夫子、亚里士多德的音容相貌,但他们所创造的伟大思想至今仍然光耀人间。对于每个生命个体而言,身体是形、是用,精神是神、是体,失却了精神无以谈人生、无以成就人生。因此,只有在日常社会生活中重视物质之身与精神之身的同修,做到身心健康、身心合一,才有可能在人生旅途上从容远行。

作者简介:刘志坚,兰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甘肃省领军人才。主要从事行政法学、环境法学、中国法律史学研究。曾任兰州大学法学院院长,现任中国国法学会理事、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等学术职务。

相关链接: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盈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