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罗洪刚教授:以研究的态度对待工作学习

日期: 2020-03-1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今年的春节,注定是会让人有深刻的记忆的。过去几十个春节,留下的印象总是团团圆圆,欢声笑语,走亲访友,其乐融融。即便小时候家里穷点,好吃的少点,可还是有一套新衣服,穿上出去逛逛街,那心情也是愉快的。而2020年伊始,武汉的疫情,就一日紧似一日。原定的回重庆老家的行程取消,待在兰州,过了一个足不出户的“清闲”年。想来以后退休了,怕也是这种状态吧。

学校原定于2月8日开学,因受疫情影响,延期至现在还未开学。在此期间,学校开设“治学大家谈”栏目,我接到邀请,就治学方面讲讲经历,谈谈体会,供师生参考。看到各地的医护人员在夜以继日地与病毒战斗。而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既不懂病毒,也不懂医疗,更不懂是是非非的言论,也罢,读读自己的专业书,也借“治学大家谈”约稿之际,回头检视了一下自己大半生的学习工作经历。除写物理专业的文章外,很少写文字的我,竟然每日能写上两千来字的回忆,着实让自己吃了一惊。

让我们看看写了些什么。从“放牛娃的出身、小时候的淘气、小升初没考好、中考没考好、高考也没发挥好”写到1988年考入兰州大学,“本科生阶段没学习好(主要应付考试了)、硕士阶段不开窍、博士阶段的中德联合培养吃苦头”,再到后面的工作,“留校兰大、两届博士后、晋升职称、人才聘任、课题研究、研究体会、参与管理、教学改革、综合改革……”,哦,一堆流水账。

“哈哈,流水账就不听了,拣重点,说说研究体会的事吧。”

——好。这研究啊,跟课程学习还真不一样。课程学习,老师讲,我们学,记知识,记要点,做习题,应对考试,考过就完事(希望大家不要跟我学!)。而做研究,它难,难就难在它涉及好多环节,而每个环节都不能马虎。首先你得有兴趣吧,有研究的对象吧,得问问题吧。问题是啥,不知道;知道了问题,方法不会;方法会了,不知道解的对不对;知道解对了,还不知道别人做过没;别人没做过吧,不知道有多大意义;知道很有意义了吧,不知道有没有用或者文章能不能写好;文章写好了吧,还不知道能不能发表;发表了吧,还不知道读者喜不喜欢。

“嗯,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可这个对课程学习有什么帮助?我们课程学习,有个考试,考试就是要拿高分,以后推免啊,出国啊,都非常有用!”

——有帮助啊!磨刀不误砍柴工。先花点时间,转变一下学习观念。我自己在中学、大学,甚至研究生阶段,就是以考试为目的学习的(再次强调,希望大家不要跟我学!),记知识,记要点,但一门课程,一考完试,差不多很快就忘了,也不知道学了个啥,没物理图像。可后来做研究,才体会到,研究过的东西,多长时间都不会忘,而且,学习新东西也比以前快得多。

“嗯,明白,因为做研究,是把东西理解了,有物理图像了,所以记得牢,不容易忘。那如果你现在去学课程,你怎么学?”

——以研究的方式去学习。对一门课程,我尝试问以下问题:研究的对象是什么?怎么描述状态?状态是否变化?怎么变化?为什么这么变化?变化是否有规律?这些规律是否具有普适性?换一个研究对象或改变一下条件,结论怎么样?规律有没有改变?这些问题回答完,既学会了知识,也能进一步扩展应用。最重要的是学会了思考!

“哦,但听起来很麻烦,还要问这么多问题。”

——嫌麻烦的话,可以先从非常简单的例子学起啊。比如,我给2019级学生讲《力学基础l》,就从一个质点讲起,回答上面提到的那几个问题。再把研究对象变复杂,仍然回答那几个问题。一部分学生听明白了,学习观念也有所转变。

“嗯,这还实践了嘛,有点意思。看你写的流水账还提到管理、改革的事。这对你做管理有什么帮助啊?”

——有帮助!我个人也尝试把学院作为研究对象,问了类似的问题:学院的历史是什么?现状是什么?怎么描述目前的状况?状况是否有变化?怎么变化,变化的规律是什么?有没有问题,有的话,问题在哪?为什么,有没有办法解决?办法是什么,如何做到?这些问题一问完,我发现就能提出不少的思路供学院党政班子参考决策,剩下就是怎么执行的事了。

“你这是把管理当作一个课题在研究啊!”

——基本差不多。先贤教育家孔子曾教导他的弟子,考虑问题、做事情、理解事物,要“一以贯之”。我也就体会了一点点皮毛,但已发现很受益了。

(作者简介:罗洪刚,兰州大学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院长,萃英学者二级教授。)

相关链接:

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