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杨肃昌教授:难忘的留学经历

日期: 2020-03-11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疫情期间,待家里的时间多,正好可静静梳理一下我的治学之路,也好与同学们一起交流与分享。

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就一直在忙忙碌碌地工作和不断地上学,到2002年从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毕业时已经38岁了。这段时间在学术上可以说没什么建树,顶多就是在拓领域打基础。不过,也是有价值的,毕竟对于社会科学研究来说,认识社会和提炼思想是需要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过程。要说这段时间最大的收获,或许就是总结和聚焦了一个具有挑战性和前瞻性的研究方向——审计体制问题研究,这一横跨政治学和审计学领域的多学科研究在当时是无人问津的。不像现在,自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改革审计管理体制”之后,审计体制问题研究成为目前学术界的热门话题。

2002年我博士一毕业即申请到了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访问学者资格。英国Cardiff大学商学院英籍华人肖泽忠(Jason)教授不仅同意接受我的访学申请,而且还认可了我的研究方向,更有幸的是从一开始他就积极指导并参与了这一研究的全过程。在出国前半年他就直接问我,来英国后如何研究?我就按照当时在国内博士学习时期的研究方法回答肖教授,就是通过大量的英文文献阅读和资料收集,在吸收和综合中外文献基础上形成自己的思想和观点。当时他的一番话震惊了我,“若仅仅是阅读,那么在英国读书和在中国读书有什么区别?我可以把书寄给你”“你研究的数据在哪里?科学研究就是应用有效的研究方法不断挖掘数据与分析和利用数据的过程”。说老实话,当时听完顿感惭愧啊,因为在我以前的研究中对数据与研究方法是没怎么重视过。那么,该如何弥补这一短板呢?

在肖教授的指导下,根据研究目标和中国国家审计体制问题的特殊性,我们设计了两种数据挖掘方法:访谈法和问卷调查法。现在看来,这都是社会科学研究常见的研究方法,可在当时我却不经意间成为国家审计研究领域中田野调查的第一人。记得那时是2002年5—7月盛夏季节,我用三个月时间从福建到内蒙古自费跑了许多省市,实地采访了三十多位当时审计界的“大咖”,历尽辛苦完成了这项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些被采访者中,有著名会计审计学者郭道扬和蔡春教授,有后来的审计署副审计长孙宝厚和石爱中先生,有后来的四川省副省长陈文华先生。看着这近二十万字的录音记录,就觉得那简直就是凝结了许多审计人思想和智慧的宝藏啊。对于社会科学研究而言,这是多么珍贵的研究数据。

到Cardiff大学之后,我便在肖教授全程指导下对大量的问卷调查数据和实地采访数据进行系统的整理消化和综合,同时又看了大量的相关英文书籍,做了不少读书笔记以不断夯实理论基础。说是英国留学只有一年时间,但投入的研究时间可以说相当于之前国内三、四年。每天都是在办公室和图书馆度过,往往到晚上八九点才离开回去吃饭。我和肖教授可能是每天最晚离开办公楼的。在国内搞实地采访调查时受的是劳躯之困,在这搞研究却还要受费心之苦。特别是在国外学术环境中锤炼出来的肖教授的严加“看管”下,不吃苦是不可能的。肖教授每年都有论文在顶级会计审计学术刊物上发表,自然他的研究方法和风格具有独特之处。我是在2003年初完成《论宪法思想对审计制度的影响》一文初稿的,当时自我感觉还挺好,这可能最多再改一、两遍就投稿了。但肖教授看后说差的还很远,他是从高水准论文的研究和要求来衡量的。随后他就论文结构、研究思路、素材等方面与我一一深谈。让我吃惊的是他从书架上拿出《邓小平理论概论》和《毛泽东思想概论》等书让我先好好通读,说这对深化和修改论文有好处。他一个多年在国外求学和工作的中国人竟然对这类书还很感兴趣?其实,伟人的思想对我们任何工作的促进都有异工同曲之妙用,而对于宪法思想这样的研究来说意义就更大了。从此论文就一直在我们之间反复讨论与修改着,当时我们还请北大法学院两位法学教授和中国审计学会副会长张以宽教授对论文进行了指正,论文的修改直到8月份才基本止笔(该文最后发表在《审计研究》上),与第一稿相比早已改得面目全非。期间我因政治学和法律学知识欠缺而常常感到力不从心,也因需要不断充电而多次感到烦躁甚而失去耐心。实际上这篇不到2万字的论文要比我完成十多万字的博士论文还费时间、费精力,可以说是费尽脑汁啊。

想一想我还是很幸运的。国内搞调查时有那么多朋友帮忙,广大被调查者给了我那么多素材和启发。国外又遇到严格的肖教授和热心的Maurice Pendlebury教授。Cardiff大学提供了宽敞明亮的独立办公室,没人吵没人闹,不愁吃不愁喝,一天到晚没有手机叫,楼下就是图书馆,电子图书更是伸手可及,不出点东西,焉能说过去?

留学快结束时,终于完成了一部二十多万字的中英文研究报告——《中国国家审计:问题与改革》,形成了自己有关审计体制问题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与研究体系。当这份报告呈现给商学院Rogil院长之时,他眼前一亮,毫不犹豫地签发了一份博士后研究证书-----这可是商学院破天荒的第一例。根据这一研究报告形成的论文《Government Auditing in China: Problems and Reform》最后发表在国际期刊《Advances in International Accounting》上,系国内学者在国际刊物发表的首篇有关中国国家审计问题的论文。这一研究报告2004年在国内出版后,成为国内研究审计体制问题的首部学术专著,即引起中国审计学术界广泛关注,“以前就没听说过你,你简直是横空出世”——中国审计学会副会长、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张立民教授在2004年一次学术会议上这样给我说。后来该书荣获甘肃省第九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同时被中山大学等高校列为公共财政预算方向博士入学考试、期中考核必读书目。更重要的是,书中的一些观点还体现在此后新修改的《监督法》中。

如果说这本书从此让我在中国审计学术界占有了一席之地,不如说是真正开启了我学术研究生涯的黄金时期,此后我围绕审计体制问题研究出了一系列学术成果。而后来的成果也无不与这本书的研究息息相关。比如此后与中外多名教授历时六年合作完成的论文《Institutional Arrangements and Government Audit Independence in China》也可从中发现该书的影子。如此看来,我的学术生涯其实就是一心一意的研究了一个主题,那就是审计体制问题。

最后,我想说,对于一位从事科研教学工作的大学老师来说,学术研究是一辈子的事,但真正出科研成果的黄金时期往往只有十几年甚至几年,也就是说科研的巅峰期总是很有限的,这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而其中清晰明确的研究主题、充分的研究数据、独特的研究方法与持之以恒的坚守、付出是成功必备的五个要素。除此,没有捷径。

(作者简介:杨肃昌,兰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我国首位研究国家审计问题的海外博士后,甘肃省第一层次领军人才,研究方向为审计体制、区域经济发展和“三农”问题。)

相关链接:治学大家谈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盈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