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陈小鼎教授:素面相见:我与榆中校区

日期: 2020-03-0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年近不惑却仍然困惑于人生的不可思议。一个从未踏足过北方的福建人来到了西北偏西的兰州大学,还赶上了榆中校区的开门红,毕业五年之后竟然又从南开回来任教,真是不可不信缘。特殊时期,静居在家,一想起2003年非典期间在榆中校区沉迷于武侠小说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心就定了,一切终将过去。严校长抬爱,邀请我与大家分享心得体会。治学心得实在不敢当,作为榆中校区的“老人”就聊点关于大学生活的体会,更多是自己虽不能达,心向往之的期许,惟愿后来者更上一层楼。

2001年9月7号暮雨潇潇,18岁的我与1岁的榆中校区素面相见,落泪如雨雨如泪,此情此景终生难忘。反差之大着实超出了所有想象,难道这就是我的大学?真的,当时榆中校区图书馆要敢叫昆仑堂,昆仑山都会特别生气,因为那只是两层小平房。或许自那时起,我就开始思索“读大学所谓何事”,直到从教10年后的今天。在我眼里,大学不仅仅只是知识教育,更多的应该是生命教育,养出一份好的生命质地,培育一生的志气、大气与喜气。

一、志气:锐意进取

青衿之志,贵在昂扬饱满,对自己、对未来有一份好意。从东南沿海到西北内陆,诸多不适应在所难免:暖气一来干得流鼻血;馒头大得像面包却一点也不甜;风沙天如期而至的鼻炎。但无论如何心有不甘,毕竟年轻,千里负笈,总希望有收获,当时想哪怕学个牛肉面回老家开个店也好。这样子,心慢慢地静下来了,开始站在地球仪旁思考家国天下(01级国际政治专业)。那时真静,萃英山下,孤光自照,明月千里好读书;那时真好,师友诸人,共同成长,结下了一生的友谊。

今天想来,兰大于我最大的财富便是这份始终不堕的志气。陇原大地月牙鸣沙、花开见佛;兰州大学自强不息、独树一帜;兰大学子脚踏实地、孜孜以求。越是苦难就越需要磨炼志气,越能自我超越。谁能想到曼妙飘逸的广袖飞天竟然诞生在漫漫黄沙之中。少年郎可以一无所有,但绝不能没有志气。想想《权力的游戏》中守夜人誓词给我们带来的震撼: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正是有此志气、有此担当,守夜人赢得了尊敬,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现在我带学生强调最多的便是“入门须正、立志须高”。自己也时常在榆中校区37号教工公寓(当年的宿舍楼)下漫步,感受当年那份初心、那份志气。志气向来讲不明,却明明白白开向一个值得欣喜的未来。

二、大气:君子不器

白马秋风塞上,杏花春雨江南,西北质朴大气,自有境界。读书人,活得精致不难,难的是那份大气。铜奔马穿越千年,让我们直面汉唐的雄浑大气,惊叹不已。当年在榆中校区,每次读起边塞诗感觉就很不一样,接地气啊。来兰大之前连雪都没见过,怎么能真正理解“青海长云暗雪山”呢?离开了男儿建功立业展雄才的河西走廊,汉魂唐魄黯然失色。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破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李白来了,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读书养人,养的是才气,更是大气,李白如此,你我也应如此。大气者,内敛谦和,对书本谦虚,对古人谦虚,敬天畏人;大气者,开放包容,对世界有善意,对人有情意,修己安人。兰大质朴大气,居一隅而雄天下;兰大学子安稳厚重,不卑于顶尖名校不亢于普通高校,尽心尽力做好分内事。因为我们深知偌大的中国需要一枝独秀,更需要百花齐放,兰大的独树一帜无可替代。人生实难,大道多歧,有此大气,生命就有别开生面的可能。君不见,京剧《华容道》,曹操赤壁惨败,前路未卜后有追兵,仿佛无事人似的大笑三声,三军振奋,终赢得一线生机。大气者,自觉觉他,自利利他,自有气象。

三、喜气:江山岁月亲

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美育是大学教育的灵魂所在。大学不仅在于学到什么,更在于感受到什么。风光无限少年心,我们无限渴求感知路上的景致、生命的风光。有此喜气,有此感知,才能对人有敬,对物有亲,才能相看两不厌,唯有萃英山!为什么中国的戏曲最后都是“落难书生中状元,百年好合结良缘”的圆满结局,不是中国人肤浅,而是哀而不伤,笑对人生。当年乃至今天,一旦心有郁结,一首《将进酒》,一阙《念奴娇·赤壁怀古》就能消解胸中块垒。这就是老祖宗留给我们五千年的底蕴,有此底蕴就能日月常新花长生。

今天,人手一机,无亲无敬,对自然的感知能力不断退化,落叶满天不知秋。殊不知,24节气之美就在于顺天应人,养出中华好性情。大学格物致知的背后在于感知天心人意,安身立命。遥想当年,刘邦、萧何、张良这些人饱受战国生灵涂炭之乱,又历经秦政暴虐之苦,却不见其伤,以“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光明喜气开创出简静清宁的汉家岁月,垂范后世。今天的我们还能有这份喜气吗?上了大学,读了那么多书,还不能让自身清安,过得还不如没上过大学的人,请问这有多大意义?

无论如何,大学所学应是立命之学,修身为本。四年求学路,无怨无悔。在兰大感受到了少年的志气、人生的大气、生命的喜气,足矣。榆中校区马上就20岁了,萃英山无语,迎来送往,一直默默地凝视、祝福着我们,愿我们早日成才。千秋翰墨千秋笔,一代风流一代歌。相信榆中校区的新一代必将继往开来,将学问打开,将自己打开,有志气,够大气,能喜气,花开彼岸天。还是那句话:以兰州之心问兰大之大,再问也只能问到兰州;以世界之心问兰大之大,方知兰大为美。关键是:兰大美了,你美了没有?

(作者简介:陈小鼎,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相关链接:

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