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程金城教授:回望与前行:非常时期话为学

日期: 2020-03-03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人类面临一次大考。感恩于冲锋在前英勇无畏的白衣战士,感谢为这场特殊战争付出心血甚至生命的各路英雄,我们还能比较正常地生活、学习和工作,则更应该珍惜时光。对大学来说,疫情过后,还得回归教育,还要治学。然而,学无止境,学海无涯,学问无穷,而光阴有限,于是治学方法就显得尤为重要。特殊时期,如果学人能静下来想想一些问题,老师、学生各自回望一下自己的为学之路,或许有利于之后的前行。

关于治学方法,历来探讨很多,古代、现代和当代类似的论述不少,都可作参考。俗话说,学无定法,贵在得法,就是说,治学方法因人、因学而异,适合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那么,现在我们需要什么治学方法?或者说,在网络化、智能化、大数据背景下,怎样的治学才是能解决问题的好方法?或者换一种思路来想想这些问题:我们当下在治学方面遇到了哪些具有普遍性的问题?或者说,哪些教育的难题、学术的难题与治学方法相关?自然,这也还不会有统一的答案,因为各种学问的特点不一样,面临的问题也不一样。

这里以我个人从事文学教学和研究的体会,谈几点粗浅的感想和看法。一己之见,抛砖引玉,意在引发相关思考。

第一,了解学科特性,把握好学习和治学的着力点。别的学科不敢说,就中国语言文学学科来说,有一些现象我个人认为值得深思。比如读概论很多,读原著太少;知识点很多,创造性不足;信息泛滥,智慧阙如;接受知识很快,原创性却不够。有的课程学完了,但是有可能只掌握了学科骨架,没有把握具体内容,没有血肉,舍本逐末。这虽不能一概而论却并不少见。这不是说文学史、概论不重要——它们固然重要,但是,文学不仅仅是这些,大量的基础的是文学创作现象、作品和理论原著,本应相得益彰,却往往顾此失彼。原因是什么?除了个体的原因,极端的原因,也许与对学科特性把握的程度相关,与学习和研究的着力点相关。文学专业是以作品和理论原著为本的,但从学科和课程设置来说,要考虑到知识结构和覆盖面,而文学经典中感性知识的获得要靠我们在学习过程灵活调整和弥补,要大量读作品,读经典原作。原作是最重要的,却是最容易被轻视的,因为文学史和概论有课程设置和考试等制度机制来要求和保证,而作品和原著的大量阅读则变成了自主自愿的行为,没有硬性要求,容易放任自流。这既是方法问题,也与对学科特点认知有关,更与学习过程中知、情、意的共同作用有关,老师有责任引导学生处理好诸类问题。“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礼记》)这是说教学相长,也可以延伸为学研相长。学问无穷,光阴有限,无价值的研究、重复研究累见不鲜,说明书没有白读的,但有些所谓学问可能是白做的。因此,要时时回望自己的治学之路,把有限的精力用在有价值的命题上,不做无用功,才能真正学有专长。

第二,博与专,不是界限分明的两端,而是基础与塔尖的关系。从本科到博士,每个阶段博和专的重点不同。葛兆光先生说,给本科生常识,给硕士生方法,给博士生视野;“学贵通,只知其一,则一无所知”。我极赞赏。真正的大家都是特定领域的通才。在一定意义上,创新基于融通。触类旁通才能站到学术制高点,才能找到新的学术生长点,才能接近原创,才不至于在别人走过的治学路上徘徊。同时,要破除过细的学科壁垒。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文史哲不分,此后的很长时期,好的文章,都是可以作为文学作品来赏析的。现代意义上的文学,尤其狭义文学,是受了西方文学艺术分类的影响,在学科中更有具体时段和方向的细分,这自有它的道理和好处,但是,推向极端,就可能出现隔膜。文学的特点决定了它在许多方面的模糊性、共融性,硬性分类,就有损害文学特质整体性的可能,而多年来形成的学术体制机制,使得学科分类过细过多,专业领域狭窄,造成森严的学科壁垒,一方面鼓励学科交叉,另一方面在管理和考核上却十分“严谨”,如有“越界”,就有可能被视为“不务正业”。长此以往,以过分“专才”的老师来培养“通才”的学生,常常捉襟见肘。所以,学科分类与博和专有关系,是个历久弥新的命题。如何有智慧地破除壁垒,是新时代新条件新环境下学人需要继续思考的问题。

第三,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把握知识的系统性和学术制高点。入乎其内,需要潜心专业,从小处做起,深入堂奥,掌握系统的基础知识;出乎其外,需要开阔的视野,反观专业,站到新的学术高度,审视甚至俯瞰,以找到自己的出发点和目标。可供尝试的具体方法有:其一,广泛阅读,取宏用精。书要多读,开卷有益,涉猎要广,但不要太依赖“概论”之类,要多读经典原作。每一次学术拓展,每一个项目,甚至每一篇文章,都需要对相关知识体系做充分了解和扩展,都需要大量的阅读和消化,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给自己提供创化的营养,才能验证自己的学术研究有多大价值,才好判断是接着往下走,还是另辟蹊径。读书随学术研究而不断扩大和深化,道理简单,践行重要。其二,写读书笔记,重视阅读体验和感悟,通过分析归纳将其学理化,这是基础工作,具体而微却对治学至为重要。其三,学会写高质量的学术综述。硕士生、博士生的学习,包括教师申报项目,要充分重视学术史的梳理。经由一篇好的学术综述,可以了解相关学术领域的研究历史和前沿水平。

第四,守正创新,与时俱进,处理好诸种关系。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学科都非常重要,对人类都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也都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人文学科勿需简单认为自己被挤压。中国语言文学与其他学科一样,面临当前现实需要和未来发展的挑战,出现一些需要妥善处理的关系,比如,学科专业要求与适应社会需要,传统基础知识与现代信息手段,与时俱进与厚积薄发,锐意创新与严谨治学,等等,这些大致都可以概括为守正创新的问题。这些问题,与教师的教研有关,与管理者的决策和执行有关,也与学生的研学有关,各方都应该积极展开思考。在当前,还不能脱离“就业”来谈大学的教育,学生在校园的“诗意”学习并不能够保证他们走向社会之后“诗意的栖居”,但是,从长时段来看,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大学教育具有长效功能,特别是“无用之大用”。有专业而不限于专业,其普遍意义在人的全面发展。风物长宜放眼量,就会少些焦虑和浮躁。高等教育的内涵紧随时代发展而变化,大学人文教育绝不仅是专业问题,还在于要营造一种氛围,坚守一种精神,创造一种文化。

为学之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前面的路多半是未知的,而回望走过的路则本应是很清晰的,然而,我们常常乐于浪漫地前瞻而不习惯于冷静地回望。其实,回望是十分重要的,回望可以助力更好的前行。可惜,我们大都没有停下来的时间,待到真正停下来回溯“我走过的道路”时,可能难免会有些遗憾和惘然。所以,为学之路也罢,人生过程也罢,在前行的过程中能有停下来回望“来时路”的机会,或许是别一种机遇。以此,让我们静心以回望,去浮躁之气,成严谨之学。

(作者简介:程金城,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评审组专家,甘肃省文联副主席。在研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丝绸之路中外艺术交流图志”。)

相关链接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卢晓庆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