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杨红伟教授:心怀远大,勤慎为学

日期: 2020-02-27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我本学术道路上的蹒跚者,治学经验不敢妄谈。然长者所嘱,于此疫情刻不容缓之际,尤应以学生为怀。遂思“愚者千虑,亦有一得”,故谨以个人亲身体验,以为为学之镜鉴。

治学,必先学有所得,而后方能著书立说,成一家之言。治学的根本首在为学,一在学,二在问:学以广识,问以解惑。学习当然要下功夫,要有“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精神。这些都是苦功夫,来不得半点虚假。在我看来,学习是最真诚的,下多大功夫就会有多大的回报。功夫到了,自然就“知之为知之”;反之就是“不知为不知”。

苦读并不是死学,要以学为乐,以广知增才为乐趣、为享受,才能养成好的学习习惯与学习态度,才能持之以恒,才能得到学问之精髓。很多人怕向人求教,以为显示了自己的无知与浅薄,殊不知反而阻碍了自己的学习。这其中的根源就是没有把学习当做乐趣、当做享受。如能因为向别人求教,解决了自己的疑惑,增加了自己的知识,提高了自己的才能,不正是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吗?故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知之”则易满,“好之”未必知用,惟有“乐之”才能真正将所学转化为卓识,将所学转化为真知,转化为解决真问题的方法。其实,在现实中,能够做到“好之”已经不容易。以我而言,小时候并不知道学习有何用,曾经一度产生了厌学的情绪,以至于中考都名落孙山。出去转了一圈,打工小半年,觉得没有学问,特别是没有学历,在社会上缺乏上升的空间。这时候,回到家乡,插班到初二下学期重读。去的时候,刚好是第四周测验。结果,我只有一门课程勉强及格,代数最差,只考了8分。好在那时候,知道自己无知,也没有什么害臊的,一方面花大力气去补以前的课程,一方面不懂就问,问老师,问同学。等到期中考试的时候,成绩一下子提了起来,成为班级的第三名。这时候觉得了荣耀,知道了一些学习的好处,就从无知转变为“好之”。

“好之”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本科阶段。虽然成绩一直还不错,也拿过一等奖学金,甚至还读了不少经济学、社会学、哲学的学术专著,实际上并未达到“乐之”的地步。究其原因,那时候还不过是觉得已经实现了一个农村娃跃龙门的理想,学习不过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和对知识的饥渴。所以,有时候也会懈怠,我现在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研究,实际上我本科阶段的《中国现代史(下)》考试成绩虽然不曾不及格,也是很不理想。

等到上了研究生,开始接触导师王劲教授的课题,才知道如何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掌握的技能,去分析历史上的学术问题。可以说,一下子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很快就感到了自己所学的不足,面对纷纭复杂的社会现象,无从下手,难以甄别,提高认识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变得急切。这时候,再学习也就找到了方向,从“好之”转变为“乐之”。

虽然有了学习的乐趣,但刚开始时,还只是局限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并未意识到治学的根本。清代袁枚讲:“学如弓弩,才如箭镞。识以领之,方能中鹄。”如何在所学知识与技能的基础上,将之转化为“识”呢?总觉得有一层隔膜捅不透。后来读到章学诚论才学识德的关系:“才学识三者,得一不易,而兼三者为难,能具史识者,必知史德,德者何谓,著书者之心术也。”才知道,与自己的“德”有关。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与“三观”有关系。不知道为谁读书,为谁治学,也就没有了立场,自然无法做到真正的“乐之”,自然缺乏格调与是非的价值判断,难以形成“识”。

读书可以说是自己的事情,但治学却是关乎国家、民族的大事,正所谓“道德文章,国之重器”。读书不当,顶多在某个节点上,走走弯路,纠正过来,重新开始就是。但文章一旦发表,就会扩散开来,影响很多人。学问越大,名气越大,影响就越大。一个不当,就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所以,只有确立正确的价值观,将治学作为服务国家与民族的重器,而不是为自己稻粱谋的工具,才能够真正做到“识以领之,方能中鹄”,而不是走到偏路上、歪路上。这一点,封建社会的皇帝们都清楚,如康熙帝曾说:“读书以明理为要,理既明则中心有主,而是非邪正自判矣。”作为新时代的学子,我们更应该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惟有心怀远大,才能不斤斤计较,让自己哪怕经受各种挫折,依然能够坚持前行。正如范仲淹所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因个人短暂的得失,失去治学的动力。时而能听到有些博士生或硕士生临毕业的时候,因为不能通过答辩或论文丢失等,动辄轻生者。为何?关键还在于只是把治学当做了稻粱谋的工具,缺乏远大的抱负。我原来的主要研究领域是西北开发和开发思想史,曾为之辛苦工作了七年,摘抄了500余万字的资料,撰写了2部书稿和10余篇论文。不幸的是,随着一场入室盗窃事件,化为乌有,心血成空。这促使我转到现在的研究领域,目前来看,也还是取得了一些成绩。

因而,我分享的第一句话,就是“心怀远大”。第二句话则是“勤慎为学”。勤就是勤奋,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坚持学习,坚持笔耕。我现在是历史文化学院的院长,事务性的工作很多。但是,我仍然抽出时间来,每天加持读书,坚持写作。不然,恐怕自己就落伍了,就生锈了。正如蒲松龄所言:“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大家一定要保持对学问的“乐之”,尽些苦功夫。慎则是慎重,无论是教师之教,还是学生之学,都要求其有用。否则不如不教不学,正如王安石说:“苟不可以为天下国家之用,则不教也;苟可以为天下国家之用者,则无不在于学。”

是为治学经验之浅见。

(作者简介:杨红伟,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院长,萃英学者,兼任教育部历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史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现代史学会理事,获第十五届甘肃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第八届教育部高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三等奖。)

相关链接:

治学大家谈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