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丁文广教授:写作和语言表达能力成就我们的未来

日期: 2020-02-24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2020年的寒假和春节,注定会在每个人的内心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改变了我们多年的生活习俗,往日里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街景变得冷冷清清,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商业、餐饮和娱乐场所全都闭馆了,全国人民顿时都宅在家里,配合国家阻击疫情。许多人抱怨在家里宅得久了,无所事事,感觉烦闷,一时间各种无聊的段子和短视频在网络上飞速传播。这种现象正好折射出许多人缺乏一种良好的习惯——读书。于是,当喧嚣、浮躁的气氛被打破时,他们就不能静下来读书,或利用这个时机进行自我反思。我非常赞同最近网上传播很广的一篇热文的观点:全民族静下来,是一个国家深度思考的开始。正如苏轼所言:“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古人所言极是啊!可是,今天的我们,为什么就不读书、不静思了呢?

2月9日,我非常荣幸地受到了校长严纯华院士和副校长潘保田教授的邀请,让我为《治学大家谈》专栏投稿,以便与同学们分享我的读书心得、治学故事、成长经历,旨在让大家“身在家、心在校,思上进、求学问”,感受师长魅力,弘扬兰大精神。

2019年5月9日,“兰大档案”公众号(原“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微信公众)上刊登了我的一篇《师生成长教授说》的文章,能够很好地呼应“治学大家谈”,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查阅。我想在这篇文章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我的一个观点:写作和语言表达能力成就未来。

我先后当过大学助教、省级政府部门的处长、国际机构的中国区项目经理,后来又到兰大当老师,还创建了一个服务社会的公益机构——甘肃一山一水环境与社会发展中心,并担任理事长。我的人生经历告诉我:即使你没有任何背景,只要你的写作和语言表达能力足够优秀,你就可以驾轻就熟、左右逢源,水到渠成地实现人生的目标。

我在给本科生、研究生讲课的时候,都特别强调写作和语言表达的重要性,并应用“参与式”互动教学的方法,激励同学们关注写作和语言表达。为了了解同学们的写作能力,我曾先后以写《借据》等为命题测试过环境科学和自然地理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发现能正确书写《借据》的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包括博士研究生的比例分别不到5%和10%,这是令人吃惊的一个发现。说明在我们目前教育制度下培养的人才,绝大部分只会写一点学术论文,除此之外的各种公文写作能力非常令人担忧。而大学生和研究生走上工作岗位,除非是在教学和科研机构从事纯学术研究工作,在企业、社会团体、国际机构等工作,用的最多的是学术论文之外的各种公文的写作,例如行政公文(包括命令、决定、公告、通告、通知、通报、议案、报告、请示、批复、意见、函、纪要、公报、决议)和各类事务公文(包括计划、总结、调查报告、领导讲话稿、典型材料等)。这些种类繁多的写作不同于学术论文。许多同学遇到这样的写作就江郎才尽、黔驴技穷、抓耳挠腮、手足无措了,这种情况下如何写出高质量的文章?也许有同学认为公文写作是社会科学毕业的同学的事,学自然科学的同学无需学习公文写作。但实际情况是许多自然科学专业毕业的同学,他们就业的岗位往往是管理部门、企业、国际发展机构或社会组织,在这些部门工作,就离不开各种应用写作。不擅长写作,往往就会被用人单位看作是能力低下的人,他们的提升、加薪等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

《人文学科不该成为冷门》的作者克林肯博格指出:“没有人找得到一种为这种能力(写作)定价的方法……但每一个拥有它的人,不论如何,何时获得——都知道,写作是一种稀有而珍贵的财富。”

我更换过至少5种不同的工作,从大学助教到政府公务员,从普通公务员晋升到省级政府部门的处长,辞去处长到国际机构担任中国区项目经理,再到兰大当老师,几乎到每个机构都是从零开始,但在每个机构都晋升得比较快,这在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写作。例如:我在政府部门当处长时,是单位的“笔杆子”,曾经给主管国际合作项目的副省长写的报告,被省长称为“万言书”,改写了项目的管理格局,解决了项目急需的数亿元的配套资金;又如,上世纪90年代,我在甘肃省的一个省级政府部门工作,因写作能力突出,在33岁时就被提拔为副处长,成为当时机关最年轻的处长,因为那时处长的平均年龄都在50岁以上。可见,写作的力量不可低估。

正因为我有切身感受,我时常告诉我的研究生,要珍惜时间,练习写作,并创造机会让研究生参与各种项目和社会实践活动,培养研究生的写作能力和管理能力。到目前为止,我指导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近100名了,他们绝大部分都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并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他们走上工作岗位后的一个共同感受就是,当初老师反复强调的写作太重要了,不工作就不知道写作的重要性!

我的一个学生田莘冉硕士,在工作后给我这样写道:“一位合格的导师授予你知识,一位优良的导师教会你思考,一位潜心育人的导师将教导你如何运用所学的知识独立地思考并完美地输出,即:写作与语言表达。我在读研期间,丁文广老师曾不止一次地悉心教导我们:‘写作与语言表达将决定你们的未来’。懵懂的我们也在一次次的项目实践、科研学习中不断体会着丁老师这句教导中的深刻含义。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让我的工作有序且高效地进行着;出色的写作能力能让我清晰且准确地设计出大脑中构思的每一种方案。我想这可能就是丁老师的伟大,给予你一时的教导,授予你一世的‘可能’。”

我的另一个硕士研究生何莉,毕业后不到半年就晋升为碧桂园的部门经理,她给我的一封邮件里这样写道: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用这句话来描述丁老师,是我毕业至今最为深刻的一个感悟。我依然记得并不断汲取养分于他昔日的教诲,做人之品行,做事之原则。他曾不断重复‘写作与语言表达’的重要性,在他的教导下,我也格外重视自身写作与语言表达的能力发展,最终在毕业时让我获得世界五百强企业的青睐。出了校门走向社会,更能体会到丁老师的用心良苦。‘写作与语言表达的技巧’伴随一个人的一生、每一天、每一刻,拥有优秀写作与沟通能力的人,不惧怕任何艰难险阻,能够在人群中脱颖而出。这让我受益匪浅,也更加感谢丁老师曾经的谆谆教诲。”

可见,写作的确是一种稀有而珍贵的财富。

语言表达同样非常重要。虽然并非人人都要以文字为业,但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无论是你择业还是工作,都有助于你超越他人,成为优胜者。无论古代还是现代社会,语言表达是我们立足的一项必不可少的重要能力。正如《毛遂自荐》所言:一言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我给大家分享几个我因语言表达而获得项目资助的故事。数年前,北京的一个基金会有意从全国遴选几位学者,支持他们从事中国少数民族传统生态自然观的研究。我找到那家基金会的秘书长,告诉她我要做回族的生态自然观研究。她听说后惊讶地说:“我只听说过藏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有很好的环保理念,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回族有生态自然观!”我当即告诉她:“回族不仅也有生态自然观,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生态自然观还上升到了哲学层面。回族的谚语就说:假如世界末日来临了,你手里有一颗树苗,你要站起来将它置于大地!”没想到,那位秘书长听后,当即决定支持我50多万元的项目资金。还有一次,我受邀到某县做乡村振兴方面的报告。原计划讲解“善治是乡村振兴的有效途径”,但考虑到基层干部还不了解善治,他们更喜欢通俗易懂的观点。我在讲座前半个小时,临时对PPT的题目和内容做了修改:“农民参与是乡村振兴的有效途径”,没想到,报告结束后,获得政府领导的高度认可,他说:“我们现在的乡村振兴工作,面临的主要难题就是农民参与的问题。农民对我们缺乏信任了!丁教授的思路接地气,可操作。我们正好要实施一个与农民参与有关的项目。这样吧,我给你一个60万元的项目,请你帮我做农民参与的工作。”我也压根儿没想到,一次20分钟的讲座,为自己赢得了一个60万元的项目!这就是语言表达的魅力!

我对本科生、研究生也反复强调语言表达的重要性,并常常以卡耐基的名言引导学生:一个人的成功,约有15%取决于知识和技能,85%取决于表达和沟通。凡是按我的建议持之以恒练习表达和写作的研究生,后来都成为优秀的成功人士。例如,我的一个研究生陈东梅,她毕业后就到一个国际基金会工作。她写的一篇感言如下:

《那些年的读研日子》——离开大学校园,已然十年。依然记得研究生在读期间的第一次见面晚餐中,丁老师就对我们一众学子在求学态度、治学要求、职业规划等多方面、多维度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往后三年的事实证明,丁老师不但口头是这么要求的,也是以身作则这么示范的,更是严格要求学生们这么求学的。记忆最深刻的便是丁老师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情境中教导我们写作与语言沟通的重要性,不但如此教导,甚至在我们研究生在读期间留下了大量的“作业”去写,写论文、写项目申请书、甚至在写基金申请……师门开会要求我们每一个人必须发表自己的意见,在参加城市不同行业的参与式培训时我们要去参与、去表达,下乡调研农村时我们要进行农民的访谈,向乡政府官员提出倡议等等。直至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才真正意义上明白丁老师的良苦用心以及长远考虑。在这样的锻炼下,我们走向工作岗位,面对不同的情况时,不但不会怯场,更会灵活切换不同的沟通方式,从而有效地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从而让自己在理性思考与感性表达之间游刃有余,拥有饱满而丰富的人生体验。

蓦然回首,我的成长经历告诉大家:写作和语言表达决定我们的未来。建议同学们珍惜大学的学习时光,尽可能少玩手机,大幅压缩碎片化的阅读,将宝贵的时间用于磨炼写作和语言表达方面。我相信,你的写作和语言表达能力越强,成功的道路就越宽广。

我的学生陈利珍这样说道:“在认识老师之前,我对写作和语言表达,仅限于多年在语文课上得来的理解和感受。写作就是写作文,语言表达就是一般简单直白的对话,对它们的理解都是比较空泛和笼统。后来在兰大读研期间在丁老师的教导下,不断加深了对写作和语言表达的认识和感受,感觉写作不仅仅是简单的一句话和几个词语,而是生活和学习中必不可少的素养和技能。语言表达不再是笼统的描述和混乱的述说,而是一种准确的陈述和高效的交流。这在我成为省级示范高中教师的经历中显得尤为突出,17年在考教师事业编时,我顶着笔试末位入围,面试不突出即淘汰的压力。凭借三年来在师门下学习和锻炼的语言表达能力,以面试第一名的成绩入编。写作不再是简单的堆砌和直白的表述,而是一种思考的呈现和思想的传达,它迫使我不断寻找更加贴切的词语,不断精简过长的篇幅、不断锤炼修饰的词藻,这在我教学过程中体会更为深刻,通过教案写作我能更多地思考,课堂上如何更简单、更生动、更透彻在将知识点讲出来,学生更能接受怎么样的呈现方式,同事们怎么样更能深入理解和交流。这些都得益于在兰大学习期间老师谆谆教导和潜心培养,那时看似不起眼的细枝末节,现在才发现受益终生。”

附《师生成长教授说》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B_jVmxPb88XOYmkrrX0QMg

作者简介:丁文广,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博导,主要研究方向为环境社会学、国家公园管理等,出版著作12部,发表SCI及中文核心期刊论文100多篇,先后荣获20多项荣誉和奖项。

相关链接: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盈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