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兰大人】国风女孩周煜桐:遇到喜欢的事是幸运的

日期: 2022-11-2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簪,又称笄,是古人用来插定发髻、连冠于发的一种长针形首饰。而除了实用之外,在古代,簪钗也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女子赠钗以示钟情,分钗寄意重逢……簪子虽小,却承载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反映着中国传统的审美情结。穿越千年时光,当女子用簪挽起青丝时,一缕东方神韵俨然流转其间。

在兰州大学的校园里,也不乏国风爱好者,他们或相约穿汉服出行,或以身作则宣扬国风文化。而有这样一位巧手的00后女生周煜桐,用两年时间制作了300多支发簪,她所制作的饰品栩栩生动、花样繁多,图片在网上一经传出,便吸引来很多老师同学的眼球。

周煜桐,是一名来自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0级的本科生,性格沉静内敛的她没有加入任何学生社团,在完成课程学习之外的时间里,她总是沉浸在发簪的世界里,少时每天做1-2小时,多时可以做6-7小时。虽然有些内向害羞,但在讲到自己的爱好时,她的眼里便会闪烁着动人的光亮。

穿越时空对话古人

“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当被问起为什么会想要自己制作发簪时,周煜桐首先向记者展示了以前穿汉服拍摄的写真。照片上的她身着一袭淡紫色齐胸襦裙端坐在青石板上,清雅的汉服与她发髻上精致的发冠相得益彰。

高中时,由于喜欢古风插画与诗词,周煜桐也喜欢上了汉服,闲暇时光里与三两好友换上汉服相约出游成了她单调的高中生活里少有的调味剂。“穿上汉服,做上古风造型,感觉自己就像在穿越时空对话古人一般,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周煜桐说道。

那时候,周煜桐总在网络上搜索汉服的信息,什么样的形制更加适合自己,什么样的造型搭配什么样的配饰……无论是古典庄重的曲裾,清丽秀气的褙子,还是灵动飘逸的齐胸襦裙,她都尝试过。而穿汉服时难免需要搭配一些配饰,久而久之,她便也开始逐渐了解国风发饰,绒花、琉璃、点翠……多种多样的发饰让她目不暇接。渐渐地,她发现自己对古风发饰的喜爱超越了对汉服的钟情,“有时候就坐在那里,对着满桌的发饰,摆弄一下午也不感觉累。”于是,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周煜桐买下了制作簪子的全套工具,打算自己尝试制作发簪。

起初,周煜桐买的多半是发簪材料包,材料包里会包含制作簪子的所有耗材。“一开始做的发饰比较简单,样式上也比较非主流。”周煜桐做的第一件饰品是一支淡蓝色的发钗,银色的发钗主体上排列着一排花瓣,可以明显看出,这时候她的珍珠配饰还缠得有些歪歪扭扭。“最初做的发簪手工痕迹特别明显。”随着制作次数的增加,她的技术也慢慢纯熟起来。在遇到制作瓶颈或需要探索更高难度的制作技巧时,周煜桐喜欢到网上求教。“有的网络博主不仅出制作教程,也会在私信中与新手交流,传授技巧。”有时候,视频博主的技巧讲解会让周煜桐有很大的收获:“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你自己摸索了很久也做不出来的东西,人家一说,你的困惑就解开了。”但在网上学习也有局限性,“有时候视频上博主就做了十多分钟,结果我自己做着做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也还没做好。”周煜桐无奈地说道。

于是,周煜桐开始思考自己和博主的手艺差距何在。在不断的尝试中,她也渐渐有了很多收获。做簪子是一个精细活儿,每支簪子都由几十个零部件组成,而其间的布局、连接等往往最考验技术。比如,用开口圈衔接各种部件是做簪子的基本功,想要把发饰的小配件连接起来往往需要使用钳子把2-3毫米直径的金属开口圈接合起来。一开始周煜桐总是无法很好地做到,“那时候要么是太用力把开口圈压瘪了,要么就是合上了但是开口的两头不能对齐。”周煜桐回忆道,“而一支发簪往往会用到十几个甚至几十个这样的开口圈,想把每一个开口圈都做的尽善尽美,不仅考验耐心,更加考验技术。”在日复一日的磨炼中,现在的周煜桐已经可以轻松地做好一支簪子上的几十个开口圈。

“喜欢自由发挥的私人定制”

在一段时间的摸索后,与一开始的茫然不同,周煜桐已经掌握了饰品的基本制作技巧,什么样的花片适合哪种类型的簪子,什么样的材料搭配出来会比较协调,甚至怎么去设计出一款自己想要的发簪样式她都渐渐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在学习制作发簪一年多之后,她也逐步开始尝试上网卖出一些自己制作的首饰,并接私人定制发簪的单。

2021年,依托网络的宣传以及一年以来制作的精美作品,在完成了几笔小额的饰品交易订单后,周煜桐收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笔“大单”———私人定制一套成人礼使用的发簪。定制时,客人只说了两个关键词:仙鹤、绿色系,而其他的一切都交由周煜桐设计。“这是我第一次接到价格如此高昂的私人定制单子,所以我也特别重视,虽然之前也做过几单定制的饰品,但这次的客人给出的预算很充裕,所以我也尽可能地选择质量更高的配件,不想让客人失望。”周煜桐说。

结合客人的定制需求,在考量了饰品的价格以及实用性之后,周煜桐选择了蝶贝材质的仙鹤作为簪子的主体造型。仙鹤素朴纯洁、飘逸雅致,寓意着健康、长寿,再搭配上淡绿色的东陵玉便更加出彩。簪子主体部分由四层材料构成:底层为亭台状的花片,第二层则是层叠的祥云状花片,这使画面有一种云雾缭绕的感觉,第三层则是桂枝花片,其蜿蜒流畅的树枝形态为整支发簪增添了画面的丰富性,最上层的便是蝶贝质地的仙鹤与祥云。簪子上还搭配了一条珍珠流苏,由于担心组合后的重量过大,周煜桐便将流苏末端使用扣子连接,当使用者不想用流苏时,便可以将它从发簪上取下,扣在汉服的系带上作为压襟使用。最后再配上发夹与一字夹,这套成人礼发簪便制作完成了。

最开始,客人并没有对发簪的定制提出太多要求,而在与客人的不断交流中,周煜桐综合考虑之下,将最初计划的一支发簪设计成了能够完整搭配的一套发饰组合,这作为周煜桐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之一,客人也感到很满意。“我很喜欢这种相互信任的感觉,喜欢做这种没有太多限制的私人定制单子。”

倾注着情感的物件

于周煜桐而言,制作发簪是源于兴趣,而能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制作出三百多件国风饰品,是因为热爱。这些饰品,很多都倾注了她大量的情感。有时,周煜桐会为自己喜欢的影视明星制作饰品,她曾结合偶像的个人特质等因素专门制作了一个淡蓝色的玉佩,也曾在影视剧《东宫》热播时,以女主角小枫为灵感,制作了一支手镯……在回忆这些饰品的创作灵感时,周煜桐也不忘向记者展示制作的成品。手镯主体选用了镂空的金属配件,再搭配一圈白色珍珠,镯子最前端嵌着一颗淡粉色的珍珠,手镯的周围点缀着红色的玛瑙珠,三条星星链连接着指环,戴上之后让她爱不释手。

在沉迷发簪制作的同时,购买精美的发簪和拍摄汉服写真也是周煜桐喜欢的事情。有时,光是看着所购买来的饰品都能让周煜桐感觉到心里特别满足,而在拍摄汉服写真时,周煜桐也会尽最大可能把这些饰品都用上。“有时候在确定出镜造型时,我恨不得能把这些好看的发簪都用上,造型师也很无奈,因为实在是戴不下了,但我总觉得还不满足,拍一次写真不容易,我就希望这些发簪都别浪费了……”周煜桐开心地回忆道。

有一次,周煜桐意外得知成都要办国风大展,并且摊位费全免,于是她便兴奋地前去参加。“小时候就想去尝试摆摊,感觉很有意思,那次也算圆梦了。”在两天的摆摊过程中,周煜桐和朋友一起,将自己制作好的饰品在摊位上展出,吸引了不少人驻足欣赏。直到现在,那天的经历仍然让周煜桐印象深刻。“这些饰品吸引了不少小朋友的兴趣,她们觉得很好看,最后还有小部分爱好者购买了。”周煜桐说。虽然这次摆摊卖出的饰品不多,但却让周煜桐乐在其中。

在未来,周煜桐也会将自己的这个爱好坚持下去,或是制作出更精美、更多样的饰品,或是拥有自己的发簪小店,总之,找到了热爱所向的她,一定可抵岁月漫长。正如她在采访中所说:“人生中能遇到喜欢的事,是幸运的。”

发现错误?报错
文:孔亚男,李晓源
图:
视频:
编辑:王曈
责任编辑:彭倩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