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兰大人-2】张曙光:从西北角走出的创新人才

日期: 2015-05-04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制图:学通社记者 吴来庆

■文:学通社记者 沈橦

  1990年,张曙光在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走出了祖国西北角,南下打拼25年,再次回到母校,他已是奥迪威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山不在高,水不在深。一个好的企业不仅在于现有规模之大、覆盖行业之广,更在于能否有创新的精神与文化助力企业发展,张曙光深谙其道。创业与创新,是这位优秀校友反哺母校的主题。                       

创新是种游戏

  “专利是对产品和技术出于你不同的理解而表达出来的东西。”忆及自己第一个专利,张曙光却觉得是机缘巧合。1993年是毛主席诞辰100周年,时兴送礼品。当时公司积压了些报废的蜂鸣片,他便开始琢磨如何把报废品转化为礼品。灵机一动,张曙光想到了把它们做成音乐盒。经过一晚上的琢磨,终于制成了第一个成品。之后再历经找集成电路,购买原材料,编写图纸与指导书,培训工人等流程,终于交了第一批产品。可是再接第二笔订单时,对方厂家却要压价。“没办法,只好跑去申请专利了。这还源于大二时选修了《专利法》这门课。”张曙光笑道。

  很多人认为,产品研发和技术的创新,需要在逻辑的基础上,一步步进行推导论证和实验。但张曙光却认为创新更需要人文素养的积淀,是艺术的感觉。论及理由时,他说到:“中国14亿人里,其中有7千万名初级工程师。各个行业都有很多人在做(研发)。通过正常的逻辑,推导出来某一项创新的几率越来越小。而类比和联想却是很好的方法。”由此,他极力的鼓励学理科的同学要学会培养自己的人文素养,学文科的同学要了解相关的科学常识,开阔视野、融会贯通,如此方能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走得更长远。

兢兢业业一辈子

  当初张曙光走出兰大的校园,南下打拼时,在学校,做过物理老师,化学实验员,甚至是英语代课教师;在厂里,做过计件工人,车间技术员和没有底薪的推销员。出于偶然的机会,他才进入了现在所从事的领域:压电陶瓷的应用。一干就是23年。讲到公司的发展,他总是说到:“评价成绩还为时尚早,只是可以肯定努力没有白费。”

  有人问这么多年为什么都专注于压电陶瓷这个狭窄的行业,他的回答是:“这件事一天没有做好就一天都不想离开。”这个回答是有感于此行业国内与国外的差距,而他也一直在苦苦摸索着迎头赶上甚至超越国外同行的方法。他常说:“在一个好时代,努力而真诚地做好一件值得做的事,我的人生就没有虚度。”

抹不掉的兰大印迹

  “时间越长,越意识到这几年在兰大留下的印迹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回到母校,张曙光反复叨念。

  言及师尊,张曙光提到了兰大理论物理界的泰斗钱伯初老先生对自己的影响。忆起钱老时,张曙光谈到了老先生对科学的理解——科学呢,也许你不必从正确的门走进去,就能从正确的门走出来;科学没有对错,只有精度的不同。当时的张曙光仍是低年级的学生,懵懵懂懂之间又觉得发人深省。“这成为我日后冒险时所参考的相对真理。”张曙光如此说道。踌躇时、迷茫时,钱老的一席言无疑一次次使他坚定了信念——不惧犯错,敢于探索,有勇气迈出第一步。

  念及同窗,张曙光不禁感慨:“当年兰大的风气非常好,物理系里,至少每个男生书桌上都摆着那些五角丛书,介绍各个哲学流派。包括结构主义和尼采的超人哲学等。否则,你聊天的时候就落伍了。”他把庞杂的书籍比喻成酿造人生这杯美酒的原料。时间愈长,原料愈多,就愈是醇香。

  名师的点拨和开阔的视野助力张曙光在工业制造这条道路上渐行渐远,而他也不忘用自己多年打拼的经验鼓舞兰大学子,去发挥兰大人踏实肯干的本色。四年的春风化雨,兰大精神就这样融入了他的血液中,永远解不开,也化不掉。

■本期融媒体产品策划:学通社首席记者 沙莎、柯溢能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张敏
责任编辑: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