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陶景侃教授:我的治学经历

日期: 2020-03-1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2016年12月,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陇上学人文存·陶景侃卷》,包括五编,依次为:从法律到逻辑,传统逻辑的数学化改造,规范逻辑引论与其法律评论,法律逻辑研究,辩证法逻辑。同在2016年,我又围绕世界五大古文明,开始阅读和研究全球史,迄今写了约40个《陶说》。看我像是搞逻辑的,其实是不得已。我1950年以备取第8名,勉强考入无锡辅仁中学,到初二上学期,还是个平均70分的中等偏下学生。初二下学期起,想怎么和功课好的同学比较比较了,开始用功,到初三毕业考高中时,我居然在录取的200多人中排第三名,考上已经改名为无锡市第二中学的辅仁中学。这次招考的前四名,再加另三名同学,1956年又一起考进了北京大学的人文学科各系。

我怎么能从中等以下冲到前列的呢?是数理化等科学类功课上去了。数学、物理有许多课后习题,同学回家就做习题。我的机械记忆力不好,有书说,理解记忆更为重要,所以我先要把数学、物理等科学类教科书,连同其例题,复习到理解其原理,才动手去做作业。高一时我自己总结:数理化就是要“理解”原理,“灵活”解题。有了这样“形而上”的认知,数理化就不难了,而且有时间到无锡市图书馆去借书,大看课外书籍。这又使我走向了反面:上大学报考了人文学科,进了北大法律系。法学家是应该“天文地理数理化,人类社会文史哲”,都全面发展的嘛。“全面发展”正是当时学校里的口号之一。这样就害了自己许多年,直到1978年40岁了,来到兰大刚成立的哲学系,才用上了我的“全面发展”。

在北大学法律,当年中国又没有几个法律,就让我们学苏联的东西。但该讲苏联民法、刑法时,中苏关系又破裂了,不学了,改学各类“政策”,那又不需要多少时间,就使劲用马恩列的哲学,以及他们关于国家与法律的理论来填补。加上一年级就学了两学期的政治经济学,其大部分就是《资本论》第一卷的通俗讲话,我们倒像是当时好像还没有的马列主义专业学生了。1957年以后再不宜读“杂书”,我也已经在读马恩列的著作了。1958年从苏联人写的《马克思“资本论”中的辩证法问题》,看到马克思的《资本论》竟是用“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写的,大为惊奇,引得我不仅读马、恩的著作,还延伸研读了贺麟先生翻译的黑格尔《小逻辑》,以及列宁读黑格尔逻辑的笔记(后来扩展出版为《哲学笔记》)。所以,我1978年到兰大哲学系,是准备教黑格尔哲学或辩证法的。结果是韩学本先生让我先去教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容易找接班人,我也就同意了。这一下可就改变了我的治学方向。

1979年,韩先生让我去参加全国的逻辑学术讨论会,才知道中国逻辑界正要“逻辑教育现代化”,就是要以教《数理逻辑》为主。兰大哲学系没有数理逻辑人才啊,怎么办?我想我既然接受了教逻辑的任务,就自己来啃吧,反正我中学的数理化很好,只要“理解加机灵”应该是可以啃下来的。我先啃王宪钧先生和金岳霖先生的数理逻辑教科书,似懂非懂;再啃H.Reichenbach:Elements of Symbolic Logic,我就理解了!数理逻辑确实就是传统逻辑的数学化改造和数学化表达,不难;而且又便于多个方向的扩展,很好。1991年我领头并主要撰写的《大学逻辑教程》,吸收了赖兴巴哈逻辑的优点,也体现了我对传统逻辑及其数学化改造和数学化表达的理解和心得,也体现了我对哲学系本科生和非逻辑专业研究生逻辑水平的要求。

到了这个时候,我得考虑自己怎么争取教授职称了。我只能在数理逻辑领域继续努力。于是结合我学法律的出身,研究道义逻辑,或叫行为规范的逻辑Deontic Logic,1991年就在《哲学研究》发表文章,并且获得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的资助。多少钱?1万2千元。现在听起来有点可笑。但这是继刘文英之后,哲学系得到的第二个国家级科研项目。有了这个,1993年才得以当教授。我早就写好了《法律规范逻辑》,但退休后另得资助,才出版成书。

数理逻辑仅仅是我的使命,我真正的爱好是科学,包括人文社会的科学,以及它们的“形而上”之学。要在退休后才能照自己的爱好去学习和研究,所以我一退休就不接受返聘。先是去了解和研究20世纪后半期科学界所谓的“复杂性研究”,即学科在交叉研究中的成就。气象用电脑研究着,化学用量子力学研究着,物理和生命又用化学研究着,激光还被类比于商业市场,数学也转向非线性,生长出分形几何、突变论,如此等等,这又引我“形而上”到1958年就有兴趣的黑格尔和马克思的辩证方法。2002年写了论文《自然的演进机制和历史样式的综合逻辑》,到清华大学的一次科技哲学讨论会上宣读了。我毕竟不是学自然科学出身的,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2003年后出国游览和居住了几次,思考着人类社会的“历史样式的综合逻辑”究竟是怎样的呢?《陶景侃卷》的最后一篇是《鸟瞰并诠释历史潮流的推演》,不太满意。2016年想到了开头说起的“文明”课题,现正在继续研究和撰写着。

(作者简介:陶景侃,兰州大学哲学系教授。 到学校任教前,曾先后在兰州市检察院、兰州市五七干校、兰州市红古区法院、兰州市委宣传部工作。著有《逻辑学问答》《大学逻辑教程》和《法律规范逻辑》,发表论文30余篇,它们中的重要篇章合集于《陇上学人文存·陶景侃卷》。

相关链接: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盈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