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在兰大】文学院网络教学大家谈(二)

日期: 2020-03-0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根据学校教务处、研究生院在疫情防控期间的统一教学安排,文学院认真部署落实学校要求,广大教师牢记立德树人使命,树立责任担当意识,利用直播授课、录播授课、研讨授课、视频会议、微信群等网络教学方式,灵活开展课堂讲授、答疑辅导与学术研讨,在网络教学中主动学习,教学相长,积极交流,认真反思,努力提高教学质量。本期摘录田广、张建民、曾芳、王垚、张春燕等五位教师的网络教学体会,以供大家交流分享。

田广:虚拟课堂中的教学相长

田广老师为本科生、研究生讲授《戏剧影视艺术概论》《悲剧艺术研究》课程

一场席卷全球的凶猛疫情不但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网络教学于我而言是一件陌生事物,虽然也认真学习了培训教程,但刚开始上网课的时候还是有点手足无措,心中不免有些惶恐。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从学习通到微信群到腾讯会议试验了一圈,在同学们的帮助和自己的尝试下,逐渐掌握了这些网络教学工具的主要功能和操作方法,同时还初步总结出了它们各自的一些优点和缺点,心里终于有点底了。几周实践下来,感触良多,收获不少,最大的感受是:网络教学促进了师生互动、教学相长。

在虚拟空间里,大家少了很多拘束,思维更加活跃,交流更加频繁,在师与生以及生与生的互动中,不仅加深了对很多问题的认识,而且有时还能碰撞出思想的火花,达到了超预期的教学效果。在与学生的网络交流中,他们提出的一些在平时课堂上可能不会提的问题,让我对他们刮目相看,同时还发现了自己教学内容当中的一些不足甚至错误,令我既深感惭愧,又心怀感激。这段时间的网络教学初体验,使我体会到了网络教学的优越性,也发现了它的缺陷,并且让我对教学这件事有了新的认识和思考。在今后的实体教学中,我将不断强化自己的互联网思维,吸收网络教学的优长之处,采取更加丰富灵活的教学方法和手段,加强与学生的课堂互动和课外交流,在教与学的相互激励中与学生们一道共同成长。

张建民:线上教学的苦与乐

张建民老师为本科生讲授《古代汉语》课程

昊天不傭,降此鞠訩。冠状病毒席卷全国,旷日持久。全国人民在习近平总书记的英明领导下,精准施策,群策群力,支援疫区;医疗战线的英雄们不怕牺牲,忘我劳动,奋战武汉。开不成学了,学校决定响应党中央和教育部的号召,停课不停学,线上教学了。

线上教学对我而言有困难的一面。我的网络知识远远不及一个小学生。其一是自己年龄偏老,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较差;二是长期的文科专业学习,总认为网上得来终觉浅,厚重权威的纸质书籍终究踏实可信。职是之故,学院说要进行线上教学,在什么软件的什么地方推送给学生教学资料,时间节点又紧张,我就非常焦虑,只怕完不成任务影响了学生的学习。好在我们文学院的教学秘书解圆圆老师反复尝试,给大家指引了一种简单易行的方法,总算暂时解决了这个问题,这真得感谢解老师。

其次是直播的具体过程。开始也出现了只见自己不见学生的尴尬,平时课堂上同学们居然还一直抬头看我,恐怕很大程度上是喜欢传统语言文字的缘故吧。后来感谢文学院院长李利芳,微信群里说调转镜头可以免乎此。直播开始,也颇为忙碌:左手举着手机,右手点着鼠标,上下其手,口里要不断地说解,手下要适时地翻动;眼睛有时须直勾勾地看着屏幕,有时却要左顾右盼,忙得不亦乐乎。由于手眼口器官同时并举,所以难免有时顾此失彼。每次直播完毕后,再晚自己也要偷偷回看一遍,尽管该说的问题算是基本上明白了,但问题较多,主要是口误多,重复拖沓,比如把“把”念成“bia”(普通话中没有这个音节,我的方言音中经常出现)。不一而足,大抵由于紧张所致。还有一些,比如知识点没有强调清楚,线下的话,会立马反身当场给学生们重新解释之,但线上直播结束,一切盖棺论定,悔之莫及也。

为了弥这些不足,我建了古汉语交流学习群。随时可以向同学们发送学习要求,辅导材料,方法指导,难点答疑,作业点评,阅读拓展等等。有的同学不愿意在群里问问题,便私信之。若觉得所问为大家的共同难题,则公开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以引起同学们的共同注意。

值得感谢的是学生们的包容与勤奋。本周的一次直播,事后听了很不自是,加上直播平台时好时坏,不稳定,连夜问同学能否看到直播。几秒后,便有一个同学回复道:“老师,可以了,现在都可以看到了。老师您直播课讲得很好,内容也很丰富,谢谢老师,您辛苦了!”明知道是学生见我不精此道的鼓励话,但我很高兴。只要我提出学习任务,发送资料,同学们都会在很短时间里回复我。为了避免信息覆盖,一再要求免回,但大家还固执地回复我,我再一次感到学生们对知识的渴求和做人的可爱。个别同学有点焦虑,我也常常安慰他们:“冠状犹逞虐,居家好读书”。

线上教学有苦也有乐,为了践行初心,我们只有用心,才能备尝之。

曾芳:发挥线上教学的优势

曾芳老师为本科生讲授《大学写作》《大学语文》课程

受疫情影响,学校不能正常开学,要求利用网络教学平台展开工作。说实话,一开始对于线上教学我是有顾虑的,总觉得隔着电脑屏幕的教学太过冰冷和虚拟。经过几周的摸索,我对线上教学有了新的认识。

我的课在下午和晚上,刚好避开了网络平台的高峰期,因此,我主要采用直播的形式上课。第一次直播时还是有些忙乱,忘了给学生发邀请码,在学生的短信提醒下重新开始。熟练以后,对着电脑讲解ppt,常常情不自禁地带上手势。直播的视频可以回看,方便学生补学,非常灵活。此外,正常课堂上的提问或练习可以提前布置在讨论区,部分学生或许羞于在课堂上当众回答问题,通过网络却更加积极地参与讨论;课后有其他问题,也可以通过群聊沟通。师生虽不在一个空间,交流却比正常教学时更多了。在我看来,在正常上课后也可以将线上教学作为一种辅助手段,发挥其优势。

王垚:认真备课,细化讲义,精心录制

王垚老师为本科生讲授《文学概论》《文艺美学》《审美文化导论》课程

我本学期讲授三门课程,包括汉语言文学专业必修课《文学概论》和选修课《文艺美学》,全校人文通识课《审美文化导论》。由于我的课程排在周一,而学习通平台经常在周一调试系统,为了不影响课程进度,我采取了提前录制讲课音频的方式。上课流程是提前一周上传课件、教材和其他阅读资料,讲课音频制作好之后按课表规定的上课时间上传,在线组织学生签到、学习、讨论。课程内容的重点要点、阅读要求、平时作业我发布在“通知”和“讨论”板块里面。近四周的网络授课我的感受是只要做到认真备课,逐字细化讲义,精心录制,网络授课这种新形式并不影响课程总体进度,反而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有次系统调试后前几次课的音频打不开了,学生反映想要复习让我再发一遍,这让我意识到,音频文件占用的流量小,学生下载保存之后可以自主学习,随时复习。这次“小事故”也让我坚定信心,不断改进,继续录制好今后的音频课程。再比如每次课程前后我都会放一小段音乐,这本来只是当下互联网播客录制的通用流程,没想到课后有很多同学留言求歌单分享,意外地增强了互动性和趣味性,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为今后活跃课堂气氛,组织课堂讨论打下情感基础。

张春燕:教师授课、全班互动和个别释疑相结合

张春燕老师为本科生讲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研读》课程

我疫情期间线上上通识课《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研读》,采用的是PPT+音频讲解、讨论区进行讨论、群聊答疑的方式。发布在讨论区的题目都是音频讲解中的内容,这样能够确保学生认真听音频,然后参与话题互动。从讨论区和答疑群都能够发现孩子们非常认真,非常有想法。我觉得这种方式修补了线下课堂中的一些缺漏点。因为对于动辄百人以上的通识课课堂来说,互动很难做到全覆盖,而线上的讨论让每一个同学的想法都得到呈现,虽然大家都不是文学专业,但对文学的理解往往很鲜活,别有会心之处。另外,很多同学通过答疑群和私信的方式提问,也都很活跃。我在讨论区和学习群通过纠偏、答疑、点出发言中的闪光点、延伸引导等方式与学生互动,我觉得效果很好,也感觉很快乐。而且看同学们的发言,以及他们在讨论区的互动(这些发言和互动往往写得极长,而且相当有深度),有点在知乎、豆瓣中看帖子的感觉——这种发帖表达的方式正是学生们的日常,它往往更自由活泼。这点对我启发很大,我想我会把这种教师授课、全班互动和个别释疑相结合的课堂模式延续到之后的教学中。

特殊时段,教育也可创新。疫期教学,线上亦很精彩。中国高等教育已进入新时代,教育教学理念、师生互动模式、网络媒介技术、信息资源平台等不断地刷新高校教师的教学观念。疫情防控给高校的课堂教学带来了挑战,也给诸多教师反思传统课堂教学提供了契机。目前,文学院网络在线授课正在顺利进行,任课教师将在今后的教学中不断探索,不断提升教学水平。“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文学院将会有更多的教师参与到在线教学经验的交流中来。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盈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