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马曼丽教授:有求知、学习的机会就是幸福——忆与江隆基校长同上德语课的风雪之夜

日期: 2020-02-1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人世无常!当前,许多同胞面临生死关头。全民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这个特殊时刻,不禁勾起我对人生的回顾,反复体念到:风雨人生80年,年华一晃如云烟,庆幸当年争分秒,求知攀登未偷闲。也想借此和年轻的同学后生们共勉。

我虽不是大名家,但是绝对称得上是经历了一个风雨人生的“小名人”:从一个学俄语的大学生,不得不足足经历了五六次职业和工作专业的变动。从苏联专家翻译、大学和空军的俄文教师、工厂德语教师;到40岁自学历史,当高校历史学、民族学教授与研究人员,61岁退休,最终成为兰州大学文科第一位女博士生导师。这个人生定位的提升过程,没有你们今天年轻人那样,可以读硕士、博士来实现,我们那一代没有学位制,一切靠我自己求知自学,或者说是靠一生不断私下听老师们的课、研究阅读老师们的文章,孜孜不倦地写文章、写书来实现的,就是得“自学成才”。而真正进入我的学术研究领域历史学的那一年——1974年时,我已经是“风雨人生40年,年华已过到中年(不惑之年)的妇人”。40岁才开始从头走学术人生路:学历史,教历史,研究历史和少数民族,最后以“跨国民族研究领域创始人”“民族学家”的声誉进入世界名人录。这段人生路上,除了有自己无数次念叨“无限风光在险峰,不登险峰誓不休!”的含泪立志;自然还有即使特别累的时候,仍要强迫自己“争分夺秒”读书看书,多少年日日夜夜连续日伴图书、夜伴灯,没有节假日,没有休息日的坚持。个中有许多难忘的经历。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初,也就是江隆基老校长去世前他人生的最后一个冬天留给我的一个经历:那也是类似当前这样让我感受到人生无常的一个时刻。因为中苏关系决裂,国家已经基本停开俄语课,那年俄语人才只能纷纷转业。我工作的兰大外语系,一般只允许自由选择在本校转其他外语(转外地需单位批准给档案),所以我们大多数学俄语的人都转学英语,改当英语教师。因为父亲是香港大学毕业,加上我从小一直读教会学校直到高中,而且我大学的第二外语也是英语,所以我想多学一门外语,就选择了跟北京大学毕业的汤镇东老师(现仍健在)学德语。1966年时,我进入的这个德语班已经是三年级的毕业班了,几乎经常只有三四个人听课了,我因为眼睛有点近视,总是最早来坐在第一排,江隆基老校长经常坐在我右边隔几个位子的地方,那些天有几次就只剩下我和校长两个学生了,记得这天天特冷(当年兰州的气候不像现在变得越来越暖和了),大雪夹大风,我出来又回宿舍包了一条厚围巾,没想到校长这天居然来得比我还早,我照例想往第一排中间去坐,想从他身边走过去,我心目中平日严肃不语的老校长突然指指他身边的位子说:“坐!”“这个班看来就你坚持得好啦,嗯。”。我有点惊慌地立即听令坐下,我很实在地说“他们学只为查查资料,我是想转业当饭碗的,不光学一门外语知识。校长,你留日留德的,德语那么好,还学呀?”他随后拍了拍我肩上还有的一点雪,慈爱地说:“哎,不复习,就忘光喽!到我这个年龄,什么都得争分夺秒喽。要知道,有求知学习的时间和机会,那是多幸福的事!……”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们北大和兰大人刻骨铭心最崇拜的老校长。我那时成天埋头管自己有学不完的东西,连后来听说外面居然有人打斗了年已六十岁的江老校长,也一概不知,直到几个月后,这位被称为度过了他壮丽一生并给兰大送来一个黄金时代的大教育家突然去世,我才哭得眼睛红肿,想到原来再没有机会见到他——跟我一起学习的我们的老校长了,他那“得争分夺秒地学和有时间求知学习就是幸福”这番话竟成了留给我的遗言嘱咐!跟他一起学习听课的时间原来是那么珍贵,但是永远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一去不复返!……

同学们,生命里有些特殊的时刻,在当时觉得很平常,但是以后某个时候,才会明白它对你一生受益是如此良多,终生难忘,终生受益。原来只有在老校长离世后,我才正真深切体味到了:任何时间和机会,对于人都只有一次啊!多珍贵啊!所以,像现在,我们遇到了学习工作的特殊时刻,不同人的时间,在以不同的方式度过,你在怎样度过呢?!在麻痹、麻木地浪费吗?还是真正更懂得了要如何塑造自己更有益于人民大众的人生呢?还是会决心继承江隆基老校长的学风,争分夺秒求知不停,学习不止,攀登高峰,让自己的青春年华不留下遗憾呢?!希望你们不会因为错过现在向兰大这样的西部名校名师求知求索的大好机会,而将来悔恨一生。不会遇到像老校长给我的机会一样,一消失,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我是那个时候真懂了,于是我只争朝夕,与书为伴,不断求知求索,不断提升自己的人生定位。因为基础差,我没有你们那样能考硕士、博士那种高学历的机会,只能自己慢慢自学,慢慢攀登人生的高峰,所以我直到61岁退休那年,才有幸赶上我国改革开放建立博士点制度,才得以终于成为兰大文科第一个博士点的第一位女博导。一生经历过我这样五六次专业变化和职业变化折腾的人是不多的,而且现在健康地活到85岁后我还能搞点科研,可算是一部活的风雨人生之书,希望你们从中吸取一些值得你们思考的经验教训,无限风光在险峰,继承江隆基校长分秒必争求知求索的教诲,不断攀登,编织自己光辉的无悔人生!

(作者简介:马曼丽,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导。1957年毕业于北京外语学院,出版有译著四部,专著《外国考察家在中国西北》《跨国民族文化变异研究》《中国西北边疆发展史研究》《跨国民族理论问题综论》等十余部,主持过国家社科基金、国际问题项目等十来项,迄今退而不休,坚持科研。)

相关链接:

治学大家谈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