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陈熙萌教授:目标催人奋进  氛围消灭懈怠

日期: 2020-02-1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早晨起床后,看了微信上一个人这几天憋在家里的感慨:“以前的梦想是过上猪一样的生活,吃了睡,睡醒了吃,我才过了1天猪的生活,就深深体会到了其实猪过得不容易呀”。琢磨了好半天,触动还是蛮大的。人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回想了几十年的成长经历,很多镜头浮现在眼前,总结出两个词“目标”“氛围”,与大家分享。

目标。从记事起懵懵懂懂感觉到“听话、乖”能得到好处:一颗糖果、一颗枣等等。上小学后,知道“听话、乖”还不够,学习好才能延续夸奖。上初中后慢慢有了点理想:干大事让更多人夸自己。要能干大事先要上个好大学。于是拼命(不敢用勤奋这个词)学习。高中毕业,虽然没有进入第一志愿报考的清华大学,但是到了我一辈子也不后悔的兰州大学,而且进入了当时只知道高精尖而具体干啥不清楚的原子核物理专业。进入大学,第一感觉就是高中学的东西太浅显,大学老师好像啥都知道,于是就想成为啥都知道的人——大学老师。在这个目标激励下,把涉猎知识提高能力变成几乎生活的全部,学士、硕士、博士接踵而来。大学毕业如愿留校任教,才知道当大学老师很难,不仅要知识渊博,而且要在科研某一方面走在别人前头。不仅要自己明白,还要让学生明白。不仅要教书,还要育人。在大学,要扎稳根教学必须过关,要成长快科研必须过关。刚开始做科研时,目标仅仅是职称快快提升,头上光环越来越亮。但慢慢地随着年龄增长,年轻时“干大事”的念头和“提职称挣大钱养家糊口”不断冲突,“干大事”成了目标。所谓“干大事”,个人理解是“将来别人想起我的时候,会说这个人干了不少有益的事”。这可能就是先贤说的“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这个目标达到了吗?远远没有!虽然教书得到了学生的认可,科研得到了同行和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但是为了不让人说“虎头蛇尾”,为了不让人说后半生出溜下来,还需更加努力!

氛围。说到氛围,我庆幸自己遇到了一批好同学、一批好老师、一批好学生。举几个例子说明一下。大学和研究生宿舍是我记忆最深刻的“另一个家”。当时媒体没现在发达,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宿舍熄灯后干什么?天南海北聊天!既有插科打诨,又有嬉笑怒骂,但更多的是对某一个未知问题的激烈争吵。这种氛围促使我思考,让我学会找证据,让我学会说服别人。上研究生后,我的导师刘兆远老师从来不批评我,但他每天第一个到实验室,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实验室,我哪敢懈怠?当大学老师后,学生经常和我讨论课程之外的问题,我不敢每次都说不清楚呀!有个本科生(现在在美国)经常半夜打电话“老师,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想和你讨论一下”。我敢拒绝?我敢说“我一无所知”?只能是默默地补课充实自己。做了研究生导师之后,责任和压力更大。学生经常打电话直接问“你啥时到办公室?”“你啥时到实验室?”我不敢停歇!一路走来,这种氛围促使我不停地奋斗。当然,我的导师敏锐的思考、学生好的想法思路对我的成长帮助就更大了,在此不一一赘述。

当前正值疫情防控期间,我和我的同事、学生不能面对面交流,更不能面对面监督。如何延续良好的学习、工作氛围?我在我的团队微信群(包括老师、研究生)里说了一段话,也许能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各位,最近这段时间大家安心待在家里,有课的老师做好网上授课,今年要毕业的研究生抓紧写论文,及时将论文初稿发给老师修改完善;其他研究生好好看文献,梳理分析前期数据,做好返校后学习研究计划。可以关注疫情发展,但是主要心思不要用在这上面”。

“闲”在家里,有感而发!不一定合适。

(作者简介:陈熙萌,兰州大学核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研究生院执行院长。)

相关链接:

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王倩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