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蔺墨逸同学:历久弥新的东西

日期: 2020-02-14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这几日,在家中观父亲写字。父亲临的一直是《颜勤礼碑》。他的字笔力苍劲,稳而鲜活,带给人全新的思考与力量。孩提时代的我,也临摹过一段时间《颜勤礼碑》,觉得对自己掌握字体字形很有帮助。书法老师说《颜勤礼碑》是颜真卿年迈时候所作,那时他的功力已经内化,字形结构更清晰明了,方便初学者上手。而像《多宝塔碑》等青年时期的作品,不仅字的间架结构更加严谨紧凑,对于笔画的细节要求也很高,适合一些具有练字经验的人来体悟把握。我不解其意,怎么越年迈的时候写的东西越适合进行入门练习呢?父亲又为什么在入门之后还反复揣摩习练《颜勤礼碑》呢?

原来,我只是在用眼睛看字,并没有用心去体会其中的深意。我以为只要学习一段时间《颜勤礼碑》,走完打基础的这段路,就可以踏入新的进阶领域。可是父亲却说:“这本字帖非常有内涵,每一个字都很有味道。”人有品格,字有精魂。小时候的自己,更多是在“照猫画虎”,只会从字的样貌上观察,《颜勤礼碑》横平竖直,笔锋内敛,行笔温润,看起来确实更为轻松上手。而《多宝塔碑》字迹遒劲有力,点画比对鲜明,运笔时对腕力的要求极高。对于初学者而言,能拿好毛笔,写出一个基本端正的字已属不易,对细节的雕刻自然属于后面的事,但不代表着这一切就已大功告成。当我们走完最开始的路,学会了外表字形,更应该回头去磨炼字的精气神。这几天,我天天看父亲写字,突然从他的字中感知到很强的生命力,有一股冲劲从字形结构中渗透出来,仿佛那些字不是用柔软的毛笔写出来的,而是一位饱含上进之心的人用刻刀雕刻而出。《颜勤礼碑》在“拙重中见挺拔雄肆之气概”,父亲多年习练,开始体悟到这种气概,细软的白宣上挺立着他坚韧的字迹。

内化于心,方可外化于形。写字如做人,晚年的颜真卿历经一世沧桑,曾得罪权臣杨国忠,被贬为平原太守,却不改拳拳爱国之心。“安史之乱”时期,颜真卿率义军对抗叛军,对平定战乱有功。一生慷慨激昂,谥号“文忠”便是最好的写照。德才兼备、文武双全让颜真卿的心境手法极具个人色彩,宦海沉浮、多舛跌宕的人生经历使其愈发饱满大气。少年时一笔一划的努力成为他暮年学养更加包容厚重的基石,高尚的品格贯穿在颜真卿浑厚的字迹之间。作于71岁的《颜勤礼碑》笔力端庄遒劲,深蕴精神气概,既可以从字形结构层面接纳初学者的起步,又在更深的内核部分赋予提升者更难的体悟与考验。这不仅说明了好的东西历久弥新,更反映出学习者由浅入深、不断提高、反复打磨的过程。

鲜花之所以美丽,是因为经过了风霜雨打,虽然过程艰辛,但没有风雨的洗礼,绿植也不会开花结果。无论面对什么风雨考验,颜真卿从不曾停下修炼身心的脚步。千年以前,西去求经的玄奘曾在偷渡取水时遭遇危机,面对重重阻隔,他将生死置之度外,说出“必欲拘留,任即刑罚,玄奘终不东移一步以负先心”的震撼之语。鲁迅先生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文中写道:“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兰大校训亦云:“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疫情面前,不计其数的医护人员和相关工作者奔赴一线救援,纵有天灾人祸遮挡前行的路,却总有天使冲在前方。今天,我们不仅可以在历史书上看到舍身求法的“中国脊梁”,更可以从钟南山、李兰娟、张继先、张定宇等奋战在一线的人们身上感知到鲜活的当代正能量,他们在危难面前“自强不息”,在战疫路上“独树一帜”,是前行路上的引路人,是黑暗之中的照明灯,是未曾改变的愈加坚强的华夏儿女之血脉根基。

小时候只会从大致的字形结构上读帖,长大后更要从精神本质上学习领会,这样才能真正读懂经典的深厚含义,才能不断地成长与进步。行至坦途,当有忧患意识;面临挫折,更显珍贵品质。一种坚韧而又纯粹的精神内涵在风雨考验中历久弥新,不断鞭策和提醒着我们。

(作者简介:蔺墨逸,兰州大学文学院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热爱阅读、勤于思考、爱好写作,中国大学生在线网站“墨思”专栏作者。)

相关链接:

治学大家谈栏目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王倩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