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大家谈】王希隆教授:居家抗击疫情,切莫虚度光阴荒废学业

日期: 2020-02-12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我是1980年考取兰州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的,那年兰大共录取了24名硕士研究生,同年的理科生有范先令、曾正志等人。我在读期间除了完成学位论文外,还完成了1篇译文和3篇论文,分别发表在《西北史地》《党史研究》《甘肃社会科学》《西北民族学院学报》等刊物上。读硕士研究生是我从事学术研究工作的起点,正是由于起点的基础工作做得比较扎实,也养成了比较良好的工作习惯,所以在后来从教的日月中受用无穷。

历史研究需要查阅大量的文献资料,在此基础上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写成论文。文献资料种类繁多,查找与阅读,辨别与认识文献的可靠程度,寻找最具价值的第一手文献资料,是我们在导师的指导下每天都在做的基本工作。读硕士期间,除了听课之外,就是查阅文献资料。当时的省图历史文献部位于白银路马家坡,这里收藏的西北文献之丰富仅次于北图历史文献部。我与高一级的汪受宽、王继光、汤开健,同级的王劲、关连吉,低一级的纪宗安、王尚达等同学,每周都有几天时间在那里查阅文献资料。暑假期间我们结伴赴北图历史文献部进一步查阅。那时的北图历史文献部在雍和宫旁的柏林寺,我和几位师兄住在人民大学招待所,早出晚归,往返乘公交车。在省图、北图及其他一些图书馆查阅文献资料,由于是连续多日工作,我们每人的座位基本上是固定的,伏案阅读,心无旁骛,只有思绪随阅读的文献内容而起伏,心潮随研究材料的发现与认识的深入而澎湃,晚间返回住处后抓紧时间对所做的笔记与卡片进行归纳整理,撰写论文稿。读硕士研究生期间,应该是我感到每天时间最不够用的一段时期,也是我感到每天最为充实的一段时期。

查阅历史文献资料,是研究工作的基础。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查阅文献资料的兴趣日趋浓厚。在我研究生毕业留校工作的初期,省图历史文献部、北图历史文献部、北大图书馆善本室、中央民大图书馆善本室、新疆社科院历史所和民族所资料室,各自收藏有哪些清代民国时期的新疆文献,我大体都了解。1983年我在北大图书馆善本室发现一部《新疆条例说略》,对我研究清代新疆遣屯问题很有帮助,因善本不允许复印,我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手抄全书。九十年代北京一位著名学者赴日本访学,写文章介绍东洋文库收藏有一部稀有文献《新疆条例说略》,后来他听我说北大图书馆善本室也有一部,甚感惊奇。近年来影印出版的《饶应琪奏稿》,原收存于中央民大图书馆善本室,我早在1982年就阅读摘抄了一部分,在研究成果中使用。八十年代末,美国学者米华健来华访学,到兰州我家中拜访,见到我收集的一些抄本、孤本,很是惊奇,征得我同意后复印了不少带回美国,在他出版的著作中引用并提及此事。国内外一些学者认为我的成果原创性强,这是对我所做文献资料基础工作比较扎实的肯定。

科学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不同时期的科研工作条件是有很大差距的。我读硕士研究生的那个年代科研基础工作全靠抄资料做卡片,而今天一般文献和重要的档案材料都能通过网络查找阅读,了解学术研究状况、梳理学术史则更是方便。今天,有些研究工作已经不需要再跑到各处去寻找文献资料,只要能坐得住,静下心来,充分利用网络资源,就会有成绩。不少人认为理科学生比文科学生要辛苦,但我认为文科要学好是不容易的。我经常告诉我的学生,文科学生如果感到自己每天的时间不够用,这才说明他对专业有了兴趣,才能学好,才能出好的成果。

此外,不断提高外语水平也很重要。我在中学就学俄语,考研究生也选的俄语。读硕士期间担心丢了俄语,就开始翻译俄国地理学家科兹洛夫的名著《蒙古、安多与死城哈拉浩特》,借此扩大词汇量,巩固俄语基础,这一工作坚持下来,也受益匪浅。以后这本书翻译出版了,同时,去俄罗斯、乌克兰及中亚国家访问考察,我的俄语还能发挥一些作用。去年我发表的一篇名为《中国建筑艺术风格在中亚的传播——以吉尔吉斯卡拉科尔为例》的论文,就是我翻译前年去中亚考察发现的俄文资料写成的。

目前,全国防控疫情,开学推迟,希望同学们充分利用居家抗疫的这一段时间,通过网络,查阅文献,研究问题,抓紧时间提高外语水平。一寸光阴一寸金,切莫无所事事,荒废学业,虚度光阴。与同学们共勉!

(作者简介:王希隆,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原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国家级教学名师,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规划评审组专家,中国民族学学会副会长,国家民委首届决策咨询委员会新疆组专家)

相关链接:

治学大家谈专栏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盈
责任编辑:许文艳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