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别和:中国共产党是而且必须是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领导核心

日期: 2021-09-30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我今年已八十有四,幸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我的思绪万千,国家记忆在我脑海中一幕幕出现,近代中国的历史画面使我日夜难眠,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和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是而且必须是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领导核心。

近代以来的中国革命具有明显的阶段性,即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以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两个革命阶段的结点。

从晚清到民国,亦即1840年以后近70年的近代中国,西方列强不断侵略,中国领土主权遭到瓜分,经济文化遭受掠夺,民族危机不断加深,一大批民主革命的先驱者,无数的爱国志士和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流血牺牲,百折不挠,向着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冲锋陷阵,终于迎来了民主共和的曙光,以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宣告了封建帝制的破产,中华民国的诞生。

然而,辛亥革命的成果被窃国大盗袁世凯篡夺。他所霸持的中华民国政府,所谓北洋政府时期,南北中国一片混乱。一幕幕丑剧,一庄庄卖国不断上演,军阀林立,混战不止,民不聊生,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更加沉重地压在中国人民的头上。

在唯物论者看来,人类社会历史的运行有其自身的必然规律,而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英雄叱咤,固然可令风云突变,伟大的巨手,也能推动一个时代,但若与历史潮流相抗,仍无异于螳臂挡车。英雄既然不能创造历史,大盗何能窃国?一批忧国忧民、思想进步的知识分子仍在寻找中国的出路、救中国的“良药”,号召人们再造中华。

“雄鸡一唱天下白”。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马克思列宁主义,李大钊、陈独秀等人最先接受了这一革命思想,促成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

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像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升起,开始了中国革命的新纪元,是庶民的胜利。她高举彻底的、毫不妥协的反对三大敌人的大旗,一步一步由秘密到公开,从弱小到强大,跨过了一个个惊涛骇浪,经受了一次次艰难险阻,为中国的政治革命、经济革命和文化革命而斗争,彻底推翻了蒋家王朝的反动统治,夺取了除台湾之外的全部大陆政权,驱走了一切外国在华势力,建立起一个完全独立的新型国家。

夺取全国政权后的中国共产党,在几乎与西方发达国家处于隔绝状态的情形下,领导了对中国进行的天翻地覆的改造,这些改造虽然出现过反复,走了不少弯路,但毕竟使一个古老落后的东方大国成为西方不敢忽视的强大力量。我坚信,中国共产党将继续对中国历史的发展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历史的车辆滚滚向前,“顺之者昌,逆之者亡”。100年以来的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为基础,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党。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新中国。”这已是全国人民的共识。

为了党的千秋大业,我有以下感悟:

一、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政治体制”。中国的各民主党派之所以存在,有其历史渊源。他们是中国共产党的朋友,而非敌人,他们是参政党,而非执政党。在中国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一个创举,是广泛实行人民民主政治的重大举措,是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发展革命统一战线力量,保证国家政治局面长期稳定,提高治国理政效率的法宝。坚决反对在中国实行西方式的多党制和轮流座庄。

二、坚持党内反腐创廉的斗争。党内出现贪污腐化,甚至出现特殊阶层,会引起人民的极大不满,削弱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和支持,甚至造成亡党亡国的根源,所以决不能心慈手软,掉以轻心。全党同志必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举党一致,同心同德,矢志推进,驰而不息,保持先锋带头作用,使中国共产党永远成为中国人民的主心骨。

三、再论“周期律”。1949年有人问毛泽东主席,共产党执政能否避免“周期律”,毛主席的回答是肯定的。传统的历史观,所谓王道必然成功,霸道终归失败,暴君必定亡国,仁者当然无敌。接下来便是“五百年必有王兴者”,历史似乎就是这样的周而复始。为了避免周期律在中国再现,不仅要实行最广泛的人民民主、依法治国,而且还必须“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子,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事实胜于雄辩,建国后70多年以来的历史证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确确实实在中国已经实行了最广泛的人民民主,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全心全意的为人民谋福祉,人民成为国家真正的主人。所以“周期律”成了无稽之谈。

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际,我的心情十分激动。我还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英明领导下,坚决贯彻“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精神,坚定不移走高质量发展之路,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简介:

孙别和,民革党员。教授、博士生导师。1962年7月从兰州大学现代物理系原子核物理专业毕业后留校工作至今,享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政府津贴。曾任第四、第五届甘肃省核学会理事,第六、第七届中国粒子加速器学会理事会理事,甘肃省专家协会专家,纽约科学院国际院士。长期负责现代物理系加速器研究室的工作。在带电粒子加速器各种类型离子源方面、加速器的小型化方面,进行了系统的物理、技术及其应用的研究。发表论文 60余篇。荣获1978年甘肃省科学大会重大科研成果奖、1986年国防科工委战略武器及尖端科技成果三等奖、1990年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级科技进步三等奖、1996年国家科委、国家计委和国家财政部联合签署的“八五”科技攻关重大成果奖、兰州大学教师科研工作优秀奖等奖项。

10
点赞
文:
图:
视频:
编辑:郭敏杰
责任编辑:许文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