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萃英先锋之入党志愿书——共产党员许自诚

日期: 2021-07-1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图为《人民日报》刊发的许自诚先生的脏腑论汇报

许自诚,中共党员,我国第一代中西医结合著名专家,甘肃省中西医结合事业的先行者和创始人之一,教授,主任医师。1924年生于甘肃临洮,1950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医学院,是新中国成立后兰州大学的第一届毕业生。1984年6月15日入党,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70周年纪念章”获得者。

入党志愿书

我是一个年已花甲的知识分子。我想起旧社会,因家境贫寒,祖辈三代无人识字,都以小摊贩卖菜为生,朝不保夕,哪有钱还供给我上学读书?我只得利用节假日休息天,当家庭教师、技术员、临时工,干些脏活累活而换来的一点微薄的钱作学习费用,我饱尝了旧中国的辛酸苦辣。解放后,我的一家,如同千万劳苦人民一样,从政治、经济等方面都彻底地翻了身,这一切的变化,使我深刻地认识到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新中国的诞生,也没有我这个穷孩子穷学生翻身之日。

……党经受了60多年的锻炼直至目前已发展成为一个更加成熟的工人阶级的政党。这一切,使我认识到党所以能具有伟大的不可战胜的力量,就在于它能在革命的关键时刻,深入总结历史经验,实事求是地纠正错误,克服缺点,这是其它任何政党所办不到的。另一方面,是因它有严格的组织纪律,有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锐利武器,更重要的是,自党建立起,就以马列主义作为思想指导。把马列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的毛泽东思想作为思想指导,正因为有了这个科学思想的指导,中国就能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不仅领导和完成了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而且依然能领导和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胜利,使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康庄大道,完成党在现阶段的总任务,达到最终目的,实现共产主义的社会制度。

为了表达我内心对党的热爱,解放三十四年来,在党的长期的不断教育下,我坚持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从事教学、医疗和科学研究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忠于党的教育事业,为培养新中国的一代新人,付出了自己的心血,也解除了不少人民疾病的痛苦,特别是自1958年,我决然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志向,服从党的安排,在武汉学习了中医三年,从此我走上了中西医结合的道路,为了继承和发扬祖国医学遗产,挖掘这一伟大的宝库,二十多年来不知经历了多少坎坷不平的道路,我都坚定不移地走到现在,我任何时候也没有忘记党,远离党,任何环境也没磨灭我对党的热爱,因为我感到党所指定的中医政策和中西医结合的方针是十分正确的,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我所以能坚持到如今,为的是把我国的医学科学走出一条新的路子来,为创造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医学贡献力量。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给全国人民和知识分子带来了光明和希望。党有步骤地提出和执行了一系列重大决策,从根本上扭转了左倾错误倾向,完成了拨乱反正的巨大任务,实施了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等政策,解决了农民的吃饭问题,党又重新审查和确定了知识分子政策,认为知识分子是我国工人阶级的组成部分之一,与工人、农民一样,是社会主义事业的依靠力量,这一决定鼓舞着我,激发了我更好地为党的教育、卫生事业做贡献的信心和力量,我患过敏性哮喘十几年,我克服病魔忍受病痛,坚持工作,几年来在教学、医疗、科研以及中西医结合事业上,做了点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是三中全会以来党对知识分子的关怀、教育的结果……

1984年6月

许自诚同志访谈实录

“永远跟着党走,党的宏伟蓝图一定能实现”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兰州大学第一届毕业生,许自诚于1956年写下第一封入党申请书,直到1984年6月15日才入党。他先后受业于湖北名医洪子云教授及甘肃省名中医张汉祥主任医师,善用经方,是中国第一代中西医结合领域专家之一,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保护项目“中医脏腑辨证诊疗法”传承人,提出“脏腑理论是中医理论体系的核心”,在全国首创微型胃温度计诊断胃寒热证,治病60余年,重点从事胃肠病和皮肤病等的中西医结合诊疗工作,尤其对慢性萎缩性胃炎及胃癌前期病变的防治有深入的研究,疗效显著,并证明中医药有良好的逆转作用。正值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之际,我们在兰大一院他的住所对许自诚同志做了采访。(2021年4月12日)

1.记:可以介绍一下您入党前的经历吗?

许:家里孩子四个,排行老三,哥哥小学5年级辍学和妈妈一起担起了家庭生活重担,我自己勤工俭学最终成为了家里最大的知识分子。1942年,我直接从临洮初级中学考上了西北医学专科学校。之所以考虑这个学校,是因为它管吃管穿,我才有机会上这个学校,如果不管吃,我根本就上不了学。我就争取考,考了最后一名。

初中进去专科六年毕业。我在西北医学专科学校读到四年级的时候,兰州大学就成立了。当时叫国立兰州大学,把西北医专给合并进来了。合并过来了以后学校有两个规定,一个是直接专科毕业,另一个是再加两年即八年,读出来就是本科学历。我怎么想的呢?因为当时旧社会出来以后就业比现在更困难,没有后台,你就更困难。我若是再读两年,再艰苦两年,就比较好找工作,所以我在学校学了八年。到1950年,我成了解放后兰州大学第一届毕业生。

2.记:为什么60岁了还要坚持入党?

许:入党是我的初心,是长久以来的心愿。

1935年,长征过程里面的第四方面军进攻我们临洮县经历了一个月,国民党的势力很强,没攻开我们的城池就走了。我那时候11岁左右,第二天早上,小孩好奇心强嘛,我们几个娃娃就一起上城墙,(在城墙上)转的过程中,就看到城墙底下很多尸体,红军牺牲的很多,很可怜,很悲惨,这个时候我的心里边就不好受,这么残忍,尸横遍野,尸骨堆山,看到这种悲惨状况,看到有那么多红军牺牲很可怜。

解放前,我是兰州大学的学生,解放前夕,兰大地下党被国民党特务破坏了,把很多的进步学生也就是共产党员逮捕了。(学生们)被捕以后被活埋到沙沟里,兰大七烈士陈仙洲、魏郁这些人都是我的老乡。平常我们有一个学生会,老乡会聚会的时候他们慷慨激昂地反抗国民党的统治,这对我们的教育很大。当时,敢于和国民党斗争这是切切实实的教育,我看到了他们这种状况,有了想法。我逐步看到了光明,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光明。因为他们这些人,陈仙洲、魏郁这些人的理想是建立一个新中国。他们的这种理想,我是受这种教育的。

解放以后,我就参军了。1949年8月16日,临洮县和平解放。解放以后,我因病在家里休养。有解放军跑到我家里来了,王部长那时候是第一兵团(王震兵团)二军卫生部的部长。他动员我说,我家庭出身好,又是临洮县第一个学医的大学生。我们党现在非常的需要军医。我们党现在的目标,第一要解放青海,第二要解放新疆,所以非常需要军医,希望我参军。我听了毫不犹豫地答应参军了。几天后我就到解放军那里报到了,我在那工作了一段时期。当时没有伤员,我就帮助招收临洮县上新疆、上青海的新兵,那一次招收了2000多人。因为身体不好不能长途跋涉去新疆,所以王部长把我留到中共临洮县委宣传部。临洮县的宣传部部长叫做张惠林,他又把我调到临洮联合师范学校教书,并兼任校医。1950年就回到兰州大学附属医院边工作边实习了。

1956年我就想入党,也写了入党申请书,因为种种客观原因没有批准。直到1984年,经张俊莉同志的介绍入党。

3.记:您作为党员是如何践行的?

许:我始终跟着党的路线走,党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指哪里我走到哪里。”我原本是学西医的,党让我那个时候学中医,我就去学中医。党让我参加全国的什么学术会议,我就去参加什么学术会议。党派我去编教材,我就出去编全国中医学院的教材。

毛泽东主席在50年代提出西医要学习中医,要创建有中国特色的新医学、新药学。此后我去湖北中医学院(现为湖北中医药大学)系统学习了三年中医,开始研究中西医结合,发挥中医防治疾病的优势,并突破了过去中医立足于哲学的阴阳五行学说指导的核心观点,提出了以“脏腑”为核心的学说。中医以前主要以阴阳五行的哲学指导的,1960年左右在卫生部考察西医学习中医班的学习会上,我提出了“脏腑学说”,它是以脏腑为核心的一个理论体系,脏腑学说是中医理论体系的核心。那么何为“脏”,何为“腑”呢?中医把像心、肝、脾、肺、肾这样的实质器官,叫做“脏”,像大肠小肠这样中间空的器官叫做“腑”。西医治病以“病”为诊断依据,中医治病以“证”为依据。中医根据病人的自觉症状、脉舌变化和体质等因素确定是什么“证”再去治疗。换句话说,中医治病是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讲究个体化。我根据中医药防治疾病的特点,发挥中医的优势。

在上世纪60年代我学中医的时候,根据“系统学习、全面掌握、整理提高”的学习原则,陆续编了十本书,就是起到了“整理提高”的作用。《医学百科全书》是解放以后中国编写的第一部医学百科全书。《医学百科全书》的《中医基础理论》我是副主编,就把我所提出的“脏腑学说”就贯穿进去了,成为西医综合医院及全国中医学院研究中西医结合的主要参考依据,我根据脏腑学说研制出的胃康胶囊,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有显著疗效,至今还在兰大一院临床应用,还将凝聚心血和经验的 “消滞胃安丸”“温胃胆汁返流丸”“清胃胆汁返流丸”“食管返流丸”“痤疮净”“皮炎宁(片)”等经验良方无偿地赠与兰大一院,以便今后进一步应用和发展。

4.记:您是1984年6月再次写的入党志愿书,为什么花甲之年还坚持入党呢?

许:永远跟着党走,我坚信党的宏伟蓝图一定能实现。

我看到国家强盛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翻身了,人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了,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优势,别人谁也办不到的。我是看到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而坚持要入党。

党指出的蓝图我们还得奋斗下去,特别是作为一个党员,我的想法是永远跟党走,我的想法不变,而且我们党的宏伟蓝图一定能实现,我信心充足,一定能实现。当然我自己看不到了,但我们的后代都能看到。不忘初心,就是为了共产主义奋斗。

5.记:您从医多年,有没有印象深刻的看病经历?

许:我一辈子做了两件事,“教书”和“看病”。教好学生,带好徒弟,再就是在医院看病,看病一直看到了95岁。后来我眼睛不成,耳朵也不成,写字也困难,就不看病了。但是还有人到我家里来看病的话,我没有推脱,认真为来诊的患者治病,现在依然坚持。1969年,定西漳县农民来看病,我一分钱都没收,还给他出了医药费。1984年去甘肃陇南下乡,一个农民老太太到我们住的旅馆门口,她说“我是来找省上的大夫看病的。”她要求我只开一付药,我当时很困惑,为什么只要一付药?问了当地的老乡才知道人家是先让医生只开一付药,有效才再去找医生看,过了几天又来门口找我看病,我问她为什么中间隔了这么久,她说一付药煎服了5天,吃了有效,所以才又来找我了。我深深地觉得人家那么贫穷,对我启发很大,教育了我。所以我一贯主张给人开药要有效,副作用少,药价还得便宜。我印象中还有个“硬皮病”,这个病我知道第一阶段皮肤发红,第二阶段皮肤开始萎缩。病人曾在北京、上海都跑了,四处找西医没办法治,然后我用中医给病人全身调理,重点突出。因病人要去美国,就每次开20付中药由同事带去美国或邮寄到美国,吃完之后再开20付药带走或邮寄。病情控制住后病人去美国费城的皮肤中心检查,美国的医生取了一块肉活检,看病人的病情控制得这么好,就问病人是怎么治的,病人说是中医治好的,美国医生说“no,no,no”,那个医生给病人又开了西药,结果病情控制不住,恶化了。我的经验是中西医结合是我国的创举,防治疾病及养生等优势很多,我们要坚定不移地相信中医,还要应用中医,某些疾病西医治不好,用中医治疗可能治好。

近70年教学生涯,许自诚手把手在临床上带学生。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学习的张炜和许自诚中医工作室的负责人孙其斌都是许自诚的徒弟。

以下为许自诚同志的学生对他的入党志愿书的感悟:

张炜:读了老师的入党志愿书,我受益匪浅,倍受鼓舞。在我眼里,老师先教做人、再教看病,生活中对学生关怀备至,学术上却非常严格。

能当他的学生,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他不仅教给了我医学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教给了我研究问题的方法和做人的方向。老师治学严谨,做人坦荡无私,他的身上充满了探索精神。多年来,他在行医看病、医学教学和研究中从没有私心,读什么经典、用什么方剂,他都倾囊相授,就怕我们学不精。他常害怕我们学不会,担心中医诊疗技术传承不下去……老师总是说“我的这点儿经验,希望你们都能学去,好给人家瞧病”。

许老是我的老师,也是我学习的榜样。他的言行举止深深地影响着我,做一个像他一样,为党为人民忠诚服务的人就是我的追求。

(张炜简介:1977年出生,中共党员,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医生,副主任医师,2002年毕业于兰州医学院临床医学系。)

孙其斌:读了老师的入党志愿书,让我对他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起初跟着许老师学习,是因为他是我们甘肃的名中医,想让他给我在专业上予以指导。跟着老师学习的过程中才真实地了解到许老师不仅医术精湛,更有一颗善良的心。他对每一位患者都尽心尽责,尤其是他那“我们从事的是人命关天的工作,要不得半点马虎”的口头禅,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老师始终坚守在自己的中西医结合事业上,这也体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坚定信念,在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来临之前,老师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编写成了《脏腑论—中医理论核心》一书。老师当时已经95岁高龄,他的视力仅为0.1,自己几乎没办法写字了,每天下午由我陪着老师,他口述我帮他记录,一写就是一下午。我常常劝他不要太累了,但老师一直坚持。因此我对老师更加钦佩,如果没有坚定信念,如此高龄怎么能坚持的下来呢?老师的一言一行都体现出了一个中国共产党员的优良作风,他是我学习和做人的榜样!也是我们广大青年学子推崇学习的标杆!

(孙其斌简介:孙其斌,2003年7月毕业于兰州医学院,全科主治医师,兰州大学第一医院许自诚名中医工作室的负责人。)

文:许文艳 王瑛 杨可欣

感谢兰州大学人力资源部提供部分资料支持

《兰州大学报》 第996期 2021年6月25日 第六版 

发现错误?报错
文:许文艳,王瑛,杨可欣
图:
视频:
编辑:侯牧晨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