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周奇:从追剧青年到科研达人

日期: 2021-05-2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7年,一个科研小白成为第12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获得者,是甘肃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学生;

7年,一个曾沉迷追剧的青年成长为一个收获颇丰的科研达人,成为兰大历史上第一个以学生身份在 《柳叶刀》发表文章的人;

7年,一个曾立志于医学的年轻兰大人在循证医学的道路上逐渐闪闪发光,新冠疫情期间参与10个国家共同制订的 《国际儿童新冠诊疗指南》编写。

他叫周奇,第一临床医学院2018级硕士研究生。一个幸运地在大一便找到了自己喜欢且愿意一直去奋斗的方向的兰大人。

和周奇的几次采访都在晚上8点以后,完成硕士毕业论文、准备申读博士所需材料、开展新冠指南第二版的修订工作,以及其他中心的课题压在周奇身上,近半个月他几乎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另一种可能

每当谈论到科研,周奇总是侃侃而谈、条理清晰,即使讲到生活中的事情也能罗列出一二三。

但在周奇读大一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科研看起来似乎遥不可及。大一的课程任务不重,周奇不打游戏、也没有参加社团,这让他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于是周奇迷上了追剧,《步步惊心》《步步惊情》这些当时正火的剧成了周奇打发时间的最佳选择,“有时一看就是十几集”。晚上11点宿舍熄灯断网,周奇就在熄灯前下载上好几集正在追的电视剧,熬夜追,直到电脑没电自动关机。

虽然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是周奇也意识到,他的大学生活太单调了。“改变”的想法在周奇脑海中盘旋了许久,正好当时校创开始报名,周奇决定作为负责人参加校创。决定做校创为周奇展现了大学的另一个赛道,也让周奇走出了改变的第一步。

周奇的校创并没有掀起浪花,反而是大一下学期的一场讲座改变了他的大学轨迹,为他的科研之路埋下伏笔。

那是一场关于循证医学的讲座,兰州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的老师、也是后来周奇研究生时期的导师陈耀龙教授作为主讲人带来了一场关于循证医学的科普讲座。陈耀龙教授在讲座上科普了很多和循证医学有关的知识,例如维C银翘片并不能治感冒,这种新奇的结论让周奇意识到真相可能与常识相悖。周奇印象很深的是陈耀龙教授说的一段话,“要通过一定的研究、一定的证据去证实它,在那之前,如果没有被科学研究证实,就不要过多的去盲目地听从。”

周奇萌发了对循证医学的兴趣。在讲座上周奇得知循证医学中心会招收本科生科研志愿者。成为中心的志愿者,近距离接触科研,显然是一个很诱人的机会。期末考完试后,周奇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中心做科研志愿者。

正是这个决定,给了周奇的大学生涯另一种可能性。

坚定科研道路

事实证明,周奇迈出的这一步对他的人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2019年10月,正在读研二的周奇在有着近200年历史的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TheLancet)发表了一篇论文,成为兰大首位以第一作者身份在《柳叶刀》发表文章的学生。

文章的思路来源于一次组会。周奇的导师陈耀龙教授每周日晚上都会召开组会。在组会上,研究生和蒲公英科普协会的本科生们经常会分享一些最近读的期刊上的文章。周奇分享了《柳叶刀》上的一篇最新文章,即关于22种药物干预措施治疗广泛性焦虑疗效比较的系统评价和网状Meta分析。在讨论中,周奇忽然意识到自己分享的文章部分观点可能存在不严谨的情况。

“该研究是针对Lancet已发表的一篇系统评价和网状Meta分析进行评论性地分析,系统评价和网状Meta分析纳入89篇随机对照试验进行数据合成,最终得出22种药物疗效之间排序的优先性,但其中16篇来自中国的随机对照试验大部分存在质量上的问题(真实性有待考究,因为之前有调查显示,中文期刊上发表的随机对照试验只有7%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随机对照试验)。”周奇介绍道。

很快,新的观点由此产生:系统评价是临床实践指南的基石,其结果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会影响临床医生的诊疗决策,因此,进行系统评价研究时,应对纳入的原始研究进行质量上的核查,联系原始研究的相关作者,确定原始研究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陈耀龙教授建议周奇可以把想法写下来,作为通讯类文章投稿。在导师的鼓励下,周奇花费了一周时间完成了一篇通讯类文章。

3个月后,好消息传来。

当看到自己的通信类文章出现在《柳叶刀》上时,周奇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胡思乱想了很多。对周奇来说,那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

文章发表之后,周奇这个名字开始被更多人知道,随之而来的是很多荣誉,国家奖学金、省三好学生、优秀研究生标兵……包括获得第十二届青少年科技创新奖,这些都离不开这篇文章的发表。

最重要的是,周奇开始相信他在循证医学领域、在科研的道路上是有能力的。在这之前,周奇也向《柳叶刀》投过几次文章,无一例外被拒之门外,这篇文章的发表就像一个定心丸,给了周奇很大的鼓舞。

在这之前,周奇一直在科研的路上不断前进,慢慢地确定了要走这条路,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相对别人来说,可能没有很突出”,他很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在循证医学领域有所建树的人,但到底能走多远周奇并没有答案。

“我觉得可能你要真的想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只要尽力去做,虽然第一次失败了第二次失败了,但是你会慢慢地接近它。”周奇说。

科研背后的平衡

周奇坦言,在科研的路上还算顺利。

现在的周奇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被科研占据。早上八点开始工作,十一点半休息,下午两点继续工作,晚上六点结束后还要学习六个小时。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任务,偶尔师门一起团建的时候周奇才能放松一下。

刚进兰大循证医学中心时,周奇特别忙。从每天有大把空闲时间到后来连睡觉时间都很少,周奇经历了一段很长的时间适应。中心里学长学姐都有各自的课题,为了更快打好基础,学长学姐的项目只要有需要,周奇就愿意去参加。文献检索、文献评价、数据提取与统计分析等等,每一个课题组都有很多任务,周奇一边学习本专业知识,一边在中心的各个课题组“打杂”。

“又要做b又要做c,每天身上扛的课题可能就有四五个”,每一个项目也都有截止日期,常常好几个项目提交任务的截止日期都邻近。既要完成课业,也要把各个项目组的学长学姐发布的任务完成,周奇一度感到压力特别大,“甚至有一天可能熬夜不能睡,第二天还要去上课”。

大二的课程很多,期末考试前周奇要同时复习所有的课程,既要忙科研,也要忙学习,即使认真复习,周奇也觉得时间不够用。期末考试成绩出来后,周奇发现部分课程的成绩并不理想。如何平衡和学习和科研的关系成了周奇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

周奇开始更努力地去平衡学习和科研,他想要继续留在循证医学中心做科研,也希望在学业上能够保持大一时的名次,甚至更进一步。大学毕业计算前四年的综合测评时,周奇位列专业第二。

现在,忙碌和长时间持续工作对于周奇来说已经成为日常。周奇已经学会安排好每一件事情,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解决问题。哪怕是听音乐时也很讲效率,他不会自己去选择音乐,而是直接点开排行榜播放热门歌曲———周奇相信多数人喜欢的音乐不会太难听。

周奇在科研和学习上投注的时间和精力都在后来有所回报,那些辛苦但充实的日子为他的科研之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唯一遗憾的是,周奇陪伴父母的时间很少。从大一开始,周奇每个暑假都在兰州大学循证医学中心学习,一年中父母只有在寒假才能见到他。

在面对周奇时,父母总是报喜不报忧,打电话也常常是嘘寒问暖,言语中总是表露出欣慰和肯定,默默支持周奇。周奇很感激父母给予的无条件支持,无论是高中选校区、高考后选专业、还是读研究生……周奇的父母信任周奇所做出的决定,也为此自豪着。虽然不能一直陪在父母身边,但即使再忙,周奇也坚持每周和父母通一次电话,通过电话来了解父母最近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烦心事,也和父母分享每一份喜悦。

循证医学梦

高考那年,周奇对医学的了解并不多,只是坚定地想学医。每一个志愿里,周奇填写的都是医学相关的专业,临床医学、医学检验……

一开始报医学专业,

周奇希望能帮助到身边的亲戚朋友。如果不是在大一时遇见了循证医学,周奇大概率会成为一名医院里的临床检验医师,当然他相信自己在临床上也能够做得不错。

在接触科研后,周奇意识到原来有另一种方式,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制订循证临床实践指南,为临床医生提供建议。相比之下,周奇喜欢在循证医学领域做研究,制订临床指南,帮助更多的人。

周奇真正参与更多循证临床实践指南的制订是在读研究生以后。大四,周奇决定留在兰大读研,继续在科研的路上走下去,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也是在大四,周奇正式成为一名党员,这也让他多了一份责任感。从大一提交入党申请书到大四最终入党,周奇也在不断改变,努力向着大一时所期望的 “起到良好带头作用”的共产党员迈进。周奇认为,作为一名党员,在做科研的时候要为国家、为医学的进步努力,“带有一些责任去回馈社会”,循证临床实践指南给了周奇广阔的空间———把责任感转化成一部又一部循证临床实践指南。

周奇参加过许多循证临床实践指南的制订,最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参与的首部 《国际儿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管理快速建议指南》。

2020年1月,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1月底,首部《国际儿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管理快速建议指南》由国家儿童健康与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牵头发起,10个国家的67名成员迅速组成团队,除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等单位的人员,兰州大学循证医学中心也派出了以周奇为小组长的10余人小分队。

受疫情影响,所有团队成员都居家办公,在线上协调完成了指南的制订。收集数据、联系邀请国际相关领域专家、对医院项目组成员做培训……周奇全程参与了这项指南的制订,从2月1日到3月7日,“几乎每周都紧锣密鼓地开展在线会议”,做一个指南规范标准一般要1至2年,但这项指南仅用了100天就完成了从制订到投稿再到发表的过程。

周奇记录下的数据里,整个指南制订期间,总共召开21次线上会议,花费48小时,平均每次2.3小时。制订指南期间,67人的团队共完成了15篇左右的论文,周奇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完成了SCI论文两到三篇,合作多篇。最近,周奇又参与了《国际儿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管理快速建议指南》更新版的修订工作。

周奇对自己的定义很清晰,就是一个研究者的角色,他希望自己能在循证医学领域走得更远,也希望自己能够帮助更多的人,“我觉得这是作为一个兰大人的一种责任。”

得遇引路人

进入循证医学中心以来,周奇遇到的许多人都在科研上给予他很多帮助。

他很感恩遇到的每个人。无论是遇到的老师还是遇到的学长学姐,他们都对周奇走上科研道路有着很大的影响。

刚开始是学长学姐带他入门,给予他肯定。“事情结束后得到别人一个肯定,哪怕是再辛苦,你也是觉得是值得的,”周奇说,“对这个领域对这个方向,你会给足够多的热爱和激情,或者准备足够多的时间去做。”那些肯定给了周奇莫大的鼓励,也让周奇觉得自己有能力去做这份事业。

是在学长学姐的帮助下,周奇打稳了基础,对科研有了更大的兴趣,有机会发表人生中的第一篇论文。

周奇有两位导师,一位是基础医学院循证医学中心的主任杨克虎教授,一位是基础医学院的陈耀龙教授,那篇在《柳叶刀》上发表的文章就是在两位导师的共同指导下完成的。

对于两位导师,周奇心存感激。研究生刚入学没多久,在一次年终总结上,周奇给自己定下了未来一年的目标,其中一个就是希望能主要推进一项循证医学指南的制订。

不久后,陈耀龙教授就把一项循证指南的制订工作交给了周奇负责推进。在那之前,周奇对如何完成一项指南有一些了解,但这是他第一次自己主要参与推进的一项指南的制订。周奇记得很清楚,那部指南是 《中国系统性红斑狼疮诊疗指南》。

周奇第一次统筹协调学术会议也和陈耀龙教授有关。陈耀龙教授指定周奇来负责在兰大举办的学术会议,协调专家接送,背景墙设计以及各种会议材料都需要周奇自己做初步决定。这些对周奇来说不仅锻炼了科研能力,也影响着周奇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方式。

未来,周奇希望能够以研究者的身份,在科研的路上走得更远。这是一个兰大人的责任,也是一名青年党员的担当。他一直记得杨克虎教授讲过的一番话,也以此提醒自己能够不忘初心,“我们作为‘双一流’大学的学生,应该肩负起国家对于我们的要求和重任。既然国家给了我们这么好的学习条件和平台,各种各样资源上的支持,那我们就更应该要去回馈和建设我们的国家。”

《兰州大学报》 第990期 2021年5月14日 第三版 

发现错误?报错
文:田希霞
图:
视频:
编辑:杨可欣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