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师范大学毕文胜教授做客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知行讲堂

日期: 2021-03-23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3月20日下午,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知行讲堂”系列讲座第十四讲在榆中校区第二教学楼A211举行。本次讲座由云南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哲学系副主任毕文胜教授主讲,邵永选副教授主持。

讲座正式开始之前,邵永选作了介绍性的发言,对西方知识论进行了简要的介绍。本次讲座围绕着“何谓知识?”这一问题展开。毕文胜教授首先从葛提尔案例入手,通过讲解葛提尔案例所蕴含的哲学问题,提出了“当代知识论应该是信念论”。

毕文胜对词源学进行考察,从古希腊词语episteme的解释入手,这个词汇不仅仅代表着知识,同时代表了认识活动——科学,两种意义密切相关,意味着科学是知识的前提。紧接着他回顾了认识论的发展历史,并将其开端追溯至古希腊哲学处。从古希腊时期现有的文献来看,在柏拉图的对话录中发现大量关于以“知识”为主题或与知识相关主题的旗帜鲜明的讨论。如《泰阿泰德篇》、《美诺篇》、《理想国》和《克拉底鲁篇》。但实际上这一点可以追溯到苏格拉底的身上。苏格拉底开辟了一个新的知识观念时代,即永恒不变的知识才是真正的知识,知识具有普遍性确定性的特点以及绝对的永恒的本质。

苏格拉底反对相对主义,这是他构成自己知识概念的一个直接动机,苏格拉底发现相对主义的感觉论的知识观源于自然哲学家们,他们讨论变动着的万物,因此他们认为知识总与运动有关,这就构成了苏格拉底的另一动机,他认为变化的背后有绝对不变的本质,必须通过理性,运用辩证的方法即苏格拉底辩证法。这也就形成了苏格拉底新知识概念的第二个特点:知识的方法是诉诸人的本质的理性能力的辩证法。

毕文胜通过阐述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中对于科学的说明,得出了亚里士多德对于知识的结论:一切知识都是证明的知识。这样的知识具有普遍性和必然性。这一结论划分了科学知识与非科学知识,这种划分标准体现了本体论与思维方式的双重内涵。适用于所有学科知识,自此之后,知道当代的知识论,西方知识都主要遵循着这一标准。

在回顾了古希腊哲学家的知识论后,毕文胜近代新知识观的证立——怀疑与康德的批判入手,在近代这一特殊的历史阶段,认识论发生转向。黑格尔认为,近代哲学的端部兴趣就在于和解存在与思维的对立,文德尔班说过“自此之后,认识论变成为哲学领域最使人感兴趣的课题。”罗素同样认为:“近现代世界与以前各世纪的区别的一件事几乎都可以归于科学“,知识论之所以成为这个时代的主题,最主要原因可以归功于匍匐在神的阴影下的主体意识的觉醒。毕文胜提出,近代认识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反对经院哲学,两者虽然在认识的来源问题上产生分歧,但其对知识的普遍性、必然性的本质特征上却是一致的,他们可以说得上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借着他从唯理论和经验论两方面入手。唯理论首言笛卡尔,笛卡尔将天赋观念作为其理论的核心,原因在于这些观念并非由感性而来,他们具有普遍性必然性。方法上笛卡尔重视数学方法,他对于数学方法为典范的演绎证明具有一以贯之的青睐。在唯理论之后的发展中,莱布尼兹和斯宾诺莎同样遵循了笛卡尔的方法论的路线和对知识的普遍必然强调,斯宾诺莎将知识分为四类,并指出只有后两种知识是从真观念出发,或是通过推理或通过直观所获的具有普遍必然性,从理性中产生的知识。紧接着从经验论角度分析,培根提出“人的知识和人的力量合二为一,因为只要不知道原因,就不能产生结果,要支配自然必须服从自然。”强调的知识是基于因果关系的具有普遍必然性的知识。而后经验论发展到洛克、休谟。洛克依据知识的可靠程度将知识划分为三类,直觉知识作为其中最高级,因为人能直接而不必凭借其他的观念立刻觉察带的一种知识“我们所能得到的光明,亦就以此为极限;我们所达到的确定性,亦就以此为最大。”然而,洛克对于感觉知识上存有矛盾的态度,为休谟的怀疑论埋下了线索。休谟对于必然性有所怀疑这启发了康德,他所要面对的是知识普遍必然性本质性特征的基础问题。因此他提出“先天综合判断是如何可能”这一问题,其所作出的贡献可以说得上是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

之后谈到当代新知识观的捍卫与心理主义的抗争,无论是胡塞尔所提出的现象学,这种为各门学科提供方法论和认识论基础的第一哲学,这种研究认识中的普遍结构的哲学;还是弗雷格的分析哲学,双方都有反对心理主义的这一动机。弗雷格的“三个世界”理论雏形最终在波普尔的思想中完成,波普尔对三个世界理论系统的最终阐释,目的在于强调第三世界的客观性,是要讲认识的心理活动,过程,与认识的内容区分开,这也贯彻了反对心理主义的路线,捍卫了传统客观普遍的“知识型”。

最后毕文胜教授得出结论,无论哲学先贤们的思想存在不同的分歧,其对于知识的本质特征的看法却出奇的一致,历史已经给出定义:知识是普遍的,客观的和必然的,是对食物产生变化的因果联系的正确反映,然而葛提尔问题并非在传统意义上界定知识,整个知识论领域似乎忘记了知识的本质及其所获得的条件,因此并非知识论,而更应该是信念论,这也许就是当代知识论最根本问题所在。

邵永选副教授总结了本次讲座的内容,对毕文胜教授的精彩讲授表示感谢,并希望在未来能够进行更多交流。

发现错误?报错
文:躺宇航
图:戴湘怡
视频:
编辑:卢晓庆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