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兰大人】胡芳弟教授 从实验室走向田间让党参“火”出田外

日期: 2020-12-2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学通社记者 万家凝 本报记者 王耀辉

原创·首发·独家

2018年12月,兰州大学药学院胡芳弟教授团队以出色的表现,申请到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医药现代化研究重点专项”项目“党参产业关键技术研究及大健康产品研发”。

“胡芳弟是谁?从来没有听过她的名字。”项目结果公布后,大家议论纷纷。

然而,正是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兰大老师,针对党参种质混乱、种植及加工技术落后、产品开发能力弱、质量标准有待提升,核心功效作用机理不清的局面,系统提出了集种质资源保护、生产、加工、研究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全要素的党参大品种发展模式,极大助力了全省党参主产区临洮、渭源、漳县、岷县、首阳、文县的党参产业发展。随着项目的推进,药企和药农已经获得了较大的经济效益,对甘肃党参种植区的农民脱贫致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踏入药学

回忆之门打开,时间回到25年前。

1995年,胡芳弟报考了兰州医学院的药学专业,在大四时以优异的成绩留校并被分配到天然药化教研室。著名的“独一味”胶囊、烈香杜鹃片、九九康宝保健品等产品都与该教研室有关。看着这些已发挥重要作用的成果,胡芳弟认为自己选择对了道路,坚定地选择了中药及天然药物研究及教学这条道路。

然而,刚留校后迎接她的,却是在不少人眼中繁琐难做的五年助教工作。从打扫实验室的卫生、整理实验室的仪器,到需重复三遍的学生实验,胡芳弟都认真细致,不放过每一个细节,这对她后来从事该领域的研究起了重要的铺垫作用。

2001年,胡芳弟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取了兰州医学院的“生药学”硕士研究生,跟着导师封士兰教授开始了科学研究。除了书本上的理论积累和实验室的药学研究外,当时身材瘦弱、体重不足100斤的她,还自己背着药锄到漳县、岷县等地采集野生药材。“当地山坡地形陡峭、崎岖不平,有一次因没有站稳身体,从山坡上直接滑了下来。”这些在身边人的眼中看起来危险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胡芳弟看来却是不可多得的宝贵取样经验。

“采集回来的野生药材原料,后来用来开展了一系列实验研究,当时觉得自己好牛,有野生的药材做实验材料。”在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下,胡芳弟在硕士毕业时,发表了8篇中文核心论文。也正在那时,胡芳弟开启了甘肃六大道地药材的品种质量标准研究。“从无到有、一点一滴”积累出科研成果的历程,极大鼓舞着胡芳弟对药学研究的动力与信心,也使刚刚科研起步的她觉得“如鱼得水”。

2004年,硕士毕业的她决定继续读博。然而,“每一步都要等几年”的申请现状,让她推迟了3年才得以获得可以考博的机会,并在后来如期考上了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的博士研究生。“我在硕士毕业时就已经33岁了,其实已经过了一个人有最好创造力的阶段。”07年开始读博后,胡芳弟决定快马加鞭,为今后的发展提出一个个“五年计划”:在每个五年,就要完成一次蜕变。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4年兰州医学院与兰州大学合并后,胡芳弟成为兰大教师,也完成了最初定下的“在2001年到2006年间职称由讲师到副教授、学位从学士到硕士”的目标,同时在2011年也获得了博士学位。

“小胡,当你成为教授后,你就要重新思考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评上教授后,胡芳弟的博士生导师王春明教授语重心长地告诫她。王春明教授告诉胡芳弟,要保持工作的热情,也要学会生活,这样才能长久地坚持。“王老师教我学会了平衡工作与生活。”

2011年,胡芳弟在上海中医药大学开启博士后阶段的学习。在此期间,胡芳弟真正学会了该如何做中药研发,也从合作导师王峥涛教授凌晨三点给自己的申报书写评语、提出修改意见的认真态度,学到了做学术研究时的高尚品格、工作态度与身上所肩负的责任与使命。博士后在站期间,胡芳弟同时申请到了国家博士后基金和上海市博士后基金项目,2014年以优秀的成绩出站。

“从优秀的人身上所学习到的东西,能够让你受益终身。”

2.走向田间地头

甘肃省内现有中药资源2540种,人工种植养殖中药材220余种,规模化种植养殖中药材110余种,道地药材30余种。2019年全省中药材种植面积近465万亩,产量116万吨,居全国前列。然而,甘肃省是典型的资源大省、产业小省。

胡芳弟认为,要想改变这种局面,就必须真正了解产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然而,如何“以一个科技人员的身份服务到产业”,她决定到田间地头去了解。为了保证调研效率与质量、了解党参种植原汁原味的发展状态,下乡调研时胡芳弟喜欢单独行动。“自己开车,一路打听,既节约时间,又便于了解农户最真实的情况”。

在胡芳弟看来,农民在党参种植前端对种苗的处理、土地的选择和化肥的使用均至关重要。当她来到所要调研的村落,在下车问路时逢人会询问:“你们家种党参吗?”胡芳弟后来的不少农民朋友,也正是以这样“轻松交流”的方式结交到的。

这其中,不少被胡芳弟指导与帮助过的农户,深感这位来自兰大的专家给自家党参种植带来的巨大改变。

在渭源县会川镇,一位叫孙有良的农民给胡芳弟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次,胡芳弟来到孙有良的种植基地中,在田间地头观察他所种植的药材。恰好那天孙有良也在,看着这位陌生的来客,他毫不客气地说:“到我这田间地头来的专家太多了。去年来的北京专家,到现在也没能给个结果。”

听了这些话,胡芳弟了解了孙有良的失望心理,决定先从农户能够听懂的“移栽、育苗过程、药材的采收期,对药材的最终处理”等内容聊起,并提供了自己的个人经验与见解。听完后,孙有良的态度有了转变:“你这个专家还像个样子。”

孙有良此前流转了一些土地,并把自己所种植的中药材做了种质资源基地,多达三十多个品种。2018年,胡芳弟主动给孙有良打电话,让他把药材尽快送来以帮助他检测。在胡芳弟与团队为孙有良种植的药材提供检测后,出示了测定报告,明确告知孙有良药材不仅合格,且功效成分含量极高,这让孙有良吃了定心丸。有了“药材有效成分”的检测结果支持,孙有良种植的药材也开始有了效益,影响力逐渐增大。2020年,再次有几个大企业希望与他合作建立种植基地。在各方支持下,孙有良的中药材事业越来越红火,成为当地有名的致富带头人。

现如今,甘肃渭源县农业农村站的领导、当地农户与胡芳弟团队积极配合,渭源县的党参种植面积也在不断扩大。为了给予当地更好的种植引导,除了在已签订技术指导的基础上,胡芳弟团队还主动为农户讲课和做培训。“就想告诉农民不仅要会种药,而且要种好药,要发展高品质中药材种植。”

3.从“零”到国家重大专项

走在科研之路的胡芳弟,常常感慨做科研必须“坐得住冷板凳”的重要性。“研究生期间我从早晨7点到晚上11点,这期间的时间都在实验室。”在她的眼中,做科研的过程平淡如水,需耐得住性子。

“甘肃省的大品种道地药材种类丰富,而国家层面正支持布局大品种中药材,我能明显感觉到我们承担大项目是具备优势的。”从甘肃省来看,当地如黄芪、甘草、枸杞、当归等道地药材已有丰富、明确的相关研究。纵观其他省份,人参、三七、石斛等药材也被不少学术同行作为了项目研究对象。党参作为常用补益药,由于小分子成分含量较低,过去的检测技术难以检测,质量评价难,研究相对薄弱。

这样重要的药材,研究项目却几乎为“零”,似乎被“遗漏”了。胡芳弟便选择党参这个在甘肃具有绝对种植优势的品种,一研究就是10多年,并在这个过程中对科研产生了更大的兴趣,愈发觉得做科研很有意思。

然而,在确定要研究的项目后,又该如何组建团队?胡芳弟通过查阅资料,联系党参研究的相关学者,和他们交流经验,并成为好朋友,最终建了党参研究团队。

在漫长的科研路和申报该项目的十个月中,胡芳弟常常忙碌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当她深夜回家路上穿过空无一人的学校操场时,心中不免发怵。成功申请到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这对于胡芳弟而言是个重大激励。

党参药效物质的挖掘、组效关系研究、产地加工技术及核心功效作用机制研究……渐渐地,党参研究不断走向深入。从党参中大分子成分的结构到低聚糖活性的发现,从健脾养胃功效机制的阐明到党参系列大健康产品的开发,甘肃党参大品种的发展也活了起来。

4.纹党参“火”了

胡芳弟很早就关注到文县的纹党参药材种植情况,纹党参是党参的一种,作为文县特产,因其品质佳而被认为是党参中的佼佼者。

绵延山路十八弯,坡急路陡行进难。为了更加深入研究“最好的”党参种植情况,胡芳弟就和同行的年轻同事坐上了前往文县陡峭山路的皮卡车。

文县山路难走是出了名的,到达种植纹党参的地往往没有直接可以开车到的路,需要步行经过陡峭的山路,有时甚至要连爬带走才能到地里,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当时还很瘦弱的胡芳弟被同事称为女汉子。“是啊,走到田地里我就是个女汉子!”就这样把采好的党参再带出来,这些党参成了她团队的研究对象。

在文县采纹党参过程中,胡芳弟结识了文县纹党参种植户田永平。为了推动党参产业的发展,胡芳弟开始给他做详细介绍,给他提供纹党参药效优质的证明,并在各种场合推介他种的纹党参。胡芳弟也通过撰写学术论文,让更多人了解了文县的纹党参。

在胡芳弟的帮助下,田永平种植的纹党参“火了”!

2019年10月,胡芳弟联系田永平,希望得到一些纹党参做研究。“胡老师,纹党参都没有了!上个月广州人开着车,把纹党参全都买走了。我原先想留一点,但是都被买得精光了。”田永平对胡芳弟笑着说。

以田永平为代表的文县纹党参种植户,他们的产品在市场上达到了供不应求的效果。文县科技局工作人员戴进平也感叹:“胡老师,因为你的帮助,我们的纹党参现在好出名啊!”纹党参的知名度不断提高,也带动了一批药农致富。

如今,胡芳弟作为国家重大专项首席科学家,目前已在甘肃临洮、渭源、漳县、岷县、首阳、陇西、宕昌、文县等8个县均布局了党参标准化种植基地,部分地区已经开始规模化示范。这些作为,让当地药农实实在在获得了效益,带动了脱贫致富。

5.农企们的“高参”

除了与农户们建立了良好友谊,胡芳弟也是党参农企们的“高参”。

在文县,蒋巧娥夫妇靠着采摘销售文县当地的山野菜逐渐发家致富,积累了一定资本。当他们将新目标投向纹党参时,却发现没有技术扶持,不知道该如何推动企业发展。蒋巧娥夫妇找到了胡芳弟,请求帮助。

2019年底,胡芳弟将自己实验室的纹党参饮料专利转让给了他们。得到“高参”支持的蒋巧娥夫妇干劲十足,立刻热情投入企业建设阶段。

2020年疫情期间,两人不愿休息,火速盖起了三层楼厂房,将所需购置的设备运进了厂房内。8月,当胡芳弟来到蒋巧娥厂房调研时发现,党参饮料生产线已经建好。“胡老师,我们后续还需要一系列合作!”蒋巧娥热情地说道。今年疫情期间,这对夫妇得到了科技部科技助力企业发展的项目,工信部也表示大力支持推动党参饮料生产线的发展,企业发展蒸蒸日上。

还有一些农企在和胡芳弟交流合作时,意愿十分“急迫”。礼县春天药业的张董事长,主动给兰州大学账号打了30万元。三个月后他告诉胡芳弟:“胡老师,钱早就打给你了,我们快签个协议,你来帮我们做技术指导。”

2019年,在胡芳弟的技术支持下,岷县九州天润中药产业有限公司拿下了国家重点专项;2020年,甘南百草药业与胡芳弟合作,建成了人社部专家服务基地———甘南州中藏药产业发展国家级专家服务基地,这是甘肃的第四个国家级专家服务基地。

要持续推进纹党参特优农产品的评价,为农户企业谋福利、谋发展,希望通过科研力量与相关科研成果,把纹党参的成果带到一个新高度。

在从事中药研究的25年里,胡芳弟团队系统研究过的中药材品种有甘肃著名的五朵金花———当归、党参、黄芪、甘草、大黄,也有红芪、淫羊藿、肉苁蓉、黄芩、柴胡等。许多研究成果已经有所推广,让种植户和销售企业获得了良好的收益。团队构建的质量评价方法也已被多个省份的地方标准收录。目前,胡芳弟已推动一些制药企业在甘肃岷县、陇西、漳县三个主产区实现区域性专业化党参饮片产地加工炮制一体化生产。

“我觉得这些本身都是我该做的,也都是特别普通的事情。一个人不论做什么,只有当踏踏实实做了后,才能明白这个事情是值得付出的。”胡芳弟说,今后她将继续通过个人与团队的力量助力党参“火”下去,推动农户农企踏上稳步向前的致富路。

(《兰州大学报》2020年12月25日 总第978期 第02版:教学科研)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