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对话全国科普工作先进工作者赵序茅:如何平衡科研与科普?

日期: 2020-12-2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本报记者 许文艳

12月18日,兰州大学生态学创新研究院青年研究员赵序茅荣获“全国科普工作先进工作者”称号。就如何平衡科研与科普工作这一问题,新闻中心记者(以下简称“记”)采访了赵序茅(以下简称“赵”)。

1.记:请简要介绍下您的科研和科普工作。

赵:我从事动物地理和保护生物学的相关研究,在BiologicalConser鄄vation,DiversityandDistribution,中国科学院院刊等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学术文章10余篇。做好科研的同时致力于向社会大众尤其是青少年普及自己的研究工作,目前已出版19部科普著作,在全国各地中小学、科技馆等进行科普讲座200余场,多次获省部级一等奖。所著书目中,《西域寻金雕》获得第五届梁希科普奖一等奖,《鸟国:动物学者的自然笔记》被上海教委推荐为中学生课外阅读书目,《动物知道人性的答案》入围“2017年度中国好书”、重庆市优秀科普奖,《红唇美猴传奇》获得“2018年度中国好书”、中国科学院优秀图书奖,《雪豹———雪山之巅的神秘王者》及《滇金丝猴———高山秘境的红唇精灵》获得第33届华东地区科技出版社优秀图书一等奖,十一届优秀科普作品二等奖。工作多次受到《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国科学报》、《经济日报》等媒体的采访和报道。

2.记:您认为科普与科研是什么关系呢?

赵:我认为科普和科研不仅不矛盾反而是相辅相成的,科研是科普的源,科普是科研的流,源远才能流长。一方面,科研可以为科普提供素材,几乎所有的科普内容都来源于我在野外科考和研究的对象。古往今来,很多国际上知名的大科学家都将科研工作与科普工作很好的结合了起来,比如爱德华·威尔逊(EdwardO.Wilson)、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Dawkins)、康拉德·柴卡里阿斯·洛伦茨(KonradLorenz)等,这些科学巨匠不仅在科研领域有着令人称道的杰出贡献,同时也创作了有世界影响力的科普著作。

另外一方面,科普又进一步拓宽了科研的视野,可供不同研究领域的研究者们互相学习,在此过程中产生思维的碰撞,为进行更多交叉研究提供新的可能,甚至有时在科普报告或科普文章的反馈中能够找到以前从未被大家关注过的研究点。但科普对于科研的影响是大家关注比较少的。比如,我于2018年在 DiversityandDistribution上发表的文章“Impactsofhumanactivityandclimatechangeonthedistribu鄄tionofsnub-nosedmonkeysinChinaduringthepast2000years”讲述中国2000多年来,仰鼻猴属(金丝猴)的分布变化趋势以及影响因素。这篇文章的启示就是来自于科普,在进行一次科普讲座之时,我在博物馆发现中国东部地区历史时期也有过金丝猴的存在。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它们在东部消失不见?正是这一次偶然的思考成为了这篇学术论文的主要切入点,文章发表后还受到了美国国家地理的采访。

科普离不开科研,科学是科普的基础,科普是科学的外延。当然,我们要明白科普与科研想要协同发展也会受到许多限制,比如,“很多科学家科研做得很好,但却不懂如何普及,而一些科学研究能力平平的研究者却具备极高的普及天赋,知道公众的兴趣点,能将科普工作做得很好。”

3.记:当前的考核是否有利于科研人员从事科普工作?

赵:坦诚说,当前中国的科研人员尤其是年轻科研人员大多不愿意做科普,主要原因在于这不纳入考核评价体系。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光电研究院研究员徐颖坦言:“要是有谁在评职称时把科普工作写得太多,评委反而会对他打个问号。‘你做的科普这么浅显,我怎么能相信你做的研究是有深度的呢?’”徐颖研究员的话一语中的,我也多次面临类似的窘境,当前的社会大环境对于年轻人做科普并不那么友好。

4.记:您在工作中如何平衡科研与科普之间的关系?

赵:虽然社会及考核体制上存在一些不利于科研人员做科普的因素,我依然积极探寻一条科普与科研兼容的道路。就像我前面说的,科普和科研是完全可以兼容且相辅相成的。首先,科研需要阅读大量的文献,同样做科普也离不开文献的支持,从工作属性上,科研与科普并不是对立的。如果只做科研的话,容易困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而做科普需要阅读的文献更加多元化,有益于拓宽科研的视野。其次,要掌握好科研和科普的比重。我认为年轻科研人员分配在科研和科普的时间上保持7:3,7分时间用在科研上,3分时间用在科普上。对我来说,做科普的时间并没有挤压科研的时间,科普是个人的兴趣爱好,做科普的时间更多是个人休息、娱乐的时间,做科普就是最好的休息。因此,只要自己协调好科研与科普工作的时间,科研与科普完全不冲突。最后,科研工作者的科普付出也正在得到国家的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中国科普工作提出了“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的要求。最近第五轮学科评估中的社会服务一项就专门提到了“科普工作”,虽然目前可能还没有从考核评价中体现出来,但是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我们要坚信,不久的将来,科普的春天一定会到来。

5.记:您下一步的科研和科普计划是什么?

赵:今后,我希望能够在立足科研的同时做出一些有世界影响力的科普。当前,市场上有影响力的科普著作多是引进版,国产原创的有影响力的科普著作不是很多。科普需要引进来也需要走出去。我希望用自己一生的努力,能够创作一部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普著作。除了科普创作外,我也会立足于中国西部,为青少年和政府公务员做好科普。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我希望可以在他们的内心播下一颗科学的种子,为祖国培养一批未来科技界的领军者。公务员是社会管理和国家政策的主要实施者,对他们进行科普,可以更进一步提高公务员群体的科学素养,对于社会进步具有特别的意义。

(《兰州大学报》2020年12月25日 总第978期 第02版:教学科研)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