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奔跑的青春———兰大跑团追梦记

日期: 2021-01-01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学通社记者 李由 田雨 杨荣琪

2020年对兰州大学马孔多战队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结束长达一年的艰苦备战,终于迎来了崭露头角的机会,11月28日,在全国高校百英里总决赛中马孔多战队夺得亚军。登上总决赛领奖台,身前是掌声鲜花的拥簇,身后是艰辛汗水的凝聚。

其实这支队伍的故事并不长,从组建到获得前三甲不过三年,但却是风雨兼程、硕果累累的三年。回顾三年的历程,艰辛和快乐交织成一幅斑斓画卷。红白相间的橡胶跑道,站在起跑线前的心跳和发令枪声,赛道旁摇旗呐喊的队员,橱窗里日渐增多的奖杯……这些画面填满了马孔多战队队员们的大学时光。

相聚,因为同一个梦想

2018年,那是兰大战队首次参加高校百英里比赛。“最先联系我的,是校友王士新,可能是因为我认识的喜欢跑步的人比较多,那时离比赛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战队的第一位成员张宗林回忆起组队伊始,依然激动无比,那是他梦想的开始。

张宗林是马拉松爱好者,平时就有坚持跑步、锻炼体能的习惯,也在校运会长跑项目上取得过好成绩,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去更大的马拉松舞台看看。在得知兰大要去参加高百赛事,自己还有幸还收到了组队邀请时,他感觉一切是如此的梦幻。

但张宗林还是很快醒过神来,积极在校内宣传,为战队招募成员。因为在马孔多跑步品牌合伙人团队中有两位毕业于兰州大学,这也促成了兰州大学长跑队与马孔多的合作,队伍组建之初便取名“马孔多战队”。好故事的开头总是特别的,队伍组建迅速得不可思议,有校田径队的优秀人才直接被纳入战队,也有学校跑步社团里有热情有能力的同学积极参加,相识、相知,再到训练备赛,像风一样,马孔多战队开始书写自己的故事。

这是一支高质量的队伍,30名队员平均年龄22岁。三年来队员更替,有人离开,也有新鲜血液的注入,但不变的是,战队里的每个人都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王魁良被称为兰大跑神,是兰州大学5000米、10000米、半程马拉松、全程马拉松记录保持者;黄和俊是学校10000、20000米竞走记录保持者。队伍中还有后来在高百总决赛获女子第四的陶丹,2019年校运会1500米冠军的李正芬,校女子1500米记录保持者王亭亭等等。

这也是一支敢闯敢拼的队伍,肯吃苦的劲头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来自土木工程与力学学院2018级研究生王魁良在这次高百比赛中获得男子组冠军,是兰大跑步界的“老人”了。“大一时我就进入了校田径队,因为我在校运会表现都很好,所以就直接被叫去参加高百比赛。”

热爱跑步的王魁良,为了向专业中长跑运动员看齐,常年坚持晨跑,校园操场上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一个默默跑步的身影。清晨的操场空旷又安静,但王魁良的背影沉默又坚毅。“全年都要训练,冬天跑步穿得少,跑10公里下来手脚全部冻麻了,手脚被冻伤还是常事儿。”到了备赛前的几个月,更是通过增加训练强度来提高成绩,教练在前面按照王魁良最好成绩的速度骑车引导,他在后面紧紧追着,跑到最后摇摇晃晃,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时才停下,“这20圈跑得特别费劲,这次真的到极限了。”

队员们加入战队有因为跑步天赋,有因为对马拉松的喜爱,也有想为母校挣得荣誉,原因各不相同,但都怀着热爱,都揣着梦想,所以战队里有许多个“王魁良”,圈数一圈圈增多,公里数一公里一公里的累积着,时光里印刻着努力的痕迹,他们的每一步都走得踏实又坚定。

追逐,凭着一腔热血奋勇向前

马孔多战队的队员们不是专职运动员,还背负着课业的压力,上课、考试是不可缺席的,所以战队的训练一般以周为训练周期。每周的固定跑量大概在50-80公里,会在周一、四、六时一起训练,进行强度跑,其余四天队员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慢跑,自我监督,天晴时在操场上跑,下雨刮风时就转战体育馆,在室内兜着圈跑。

训练的量要达到,但质也是重点。战队集训时常常可以看到操场边站着穿着运动服的男人,双手抱臂在胸前,眼神紧盯跑道上跑步的人,他是马孔多战队的教练丁督前。“每位队员的特点不同,需要提高的方面也不一样,所以必须制定有针对性的训练方案。”

丁督前会在训练时默默观察着队员们,纠正他们跑步时的错误,同时给他们确定下一阶段自主训练的目标,帮助他们解决短板,提高成绩。队员张宗林说:“最喜欢教练在旁边看着训练的时候,他给我们指出问题,提供解决方法,让我觉得自己是在进步的,不像无头苍蝇一样盲目乱撞。”训练时间长了,脚底磨出了厚厚的茧,皮肤也在大西北的风吹日晒下变成小麦色,疼痛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被打磨得平平整整。

成功的背后是汗

水,优异成绩的背后是坎坷多磨。队员们既是学生又是长跑运动员,兼顾着两重身份,平衡着天秤的两端,风雨无阻地艰苦训练,将自己的休息、娱乐时间都悉数奉献,既有身体的疲累,更有精神上的自我角逐。

队员江宁经常要出野外做科研考察,为了保持体力,同时不耽误科研队伍的进度,他常常清晨在崎岖的田间道路上跑十几二十公里。兰州的早晨,气温低于零度,寒风刺骨,“但咬咬牙,再辛苦也坚持下来了”。

“当得知自己要参赛时,还是有些慌张的。”战队的女队员陶丹说。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她,突然被通知参加今年的高百比赛,“毕竟跑量100km左右,自己也有段时间没训练了,就只能临时抱佛脚。”备赛的那一个月,她坚持上班前在公园跑10至16千米,一周跑两次间歇。“如果努力不能解决问题,那就更努力一点”,这是她在坚持训练时一直鼓励自己的话。

同时做两件事不容易,同时做好两件事更是困难。但马孔多战队的队员们一直在创造着不可能,他们既是“跑霸”,又有很多“学霸”。王亭亭连续三年获得国家奖学金,队长吴思睿今年获得数学建模国赛甘肃省一等奖,还顺利保研至中山大学天文专业。他们在赛场上狂奔,也在自己的学业上奋进。

齐心,胜利由我们共同创造

“我们是一个团队”,这是马孔多战队的队员们最常说的话。高校百英里接力赛是长跑接力,由队伍的10人每人跑10英里传递绶带接力,总距离100英里。比赛时马孔多战队分为两组同时出发,最终所有人的成绩加起来就是团队的总成绩。“没有人会在训练时偷懒,因为心里清楚这是集体的比赛,每个人的成绩都影响着最终的排名,谁都不愿意成为拖累团队的人。”张宗林说。

每次下一个接力的队员得默默计算着前面队员的时间,要是慢了就得加快自己的速度,帮忙把战队总体的时间补回来。“所以我们训练时总会一起跑,彼此熟悉对方的体能和速度,能够更好的配合。”

队员们之间培养默契,也从对方身上获取力量。平时队伍集体训练时的强度最大,跑到最后体力不济,队员们会大喊着激励人心的话语,互相鼓励、互相支撑。张宗林每次看到旁边和他一起气喘吁吁,累得不行了还要说声“兄弟加油”的队友时,就觉得不管怎样都能坚持下去了。

大家训练完后,做肌肉拉伸,一个人趴着,另一个人用脚去踩大腿和小腿的肌肉,紧绷的肌肉酸痛难耐,被踩的队员往往疼的叫喊,此起彼伏的叫唤声使这场面显得心酸又搞笑,疼痛却又欢乐,笑笑闹闹,训练后的疲惫也消散了不少。

队长吴思睿说:“今年比赛之前我们真的做了很充足的准备,本以为万无一失,结果还是出了很多意外情况。”队里的实力战将朱咸龙在训练中过量运动,导致深层肌肉损伤,最终没法参赛;赛前一周正是兰州初雪,天气骤冷,有队员发烧了;比赛当天,坐车前往赛场的路上,队员李正芬晕车,可没有时间给她调节身体的不适,她只好坚持着昏昏沉沉地跑完全程……虽然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那么友好,但逆境催人爆发,“那时候我想着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训练,想着队友们,无论怎样都得胜利。”

整个战队拧成一股绳,朝着丁督前教练出发前给他们定下的“保八争五夺三”的目标奋进,最终自我超越,获得了亚军,创西北地区高校战绩新高,打破了多年来东部高校对赛事前三名的垄断。

“冬天操场上的风真的很冷,训练也真的很辛苦,但那些回忆却是温暖又珍贵的。”作为战队的队长,吴思睿在肩负着责任的同时,也更能体会到团队的力量。队员们在赛道上是战友,眼神坚毅,相互鼓劲,帮助战队一直向前挺进。从2018年初参赛夺得第八,成为高百战场上最大的黑马,再到2019年的第六名、2020年夺得亚军。在私下里是伙伴、更是家人,互相陪伴、共同支撑,战队和兰大成了他们第二个家。

2020年高百接力赛的亚军奖杯才刚拿到手,马孔多战队就规划好了明年的训练重点,定下了夺冠的目标。在寒冷天气中,仍然炽热的是那颗自强不息的进取之心。张宗林说:“每次上场比赛前,我们都会时刻提醒自己兰大人的身份,想着是为母校争光添彩,就更有动力了。”

少年自有凌云志,不负黄河万古流。马孔多战队的队员们用青春书写华章,身体力行着兰大“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的校训。这是百年兰大的底蕴,也是属于兰大人的不竭精神源泉。

(《兰州大学报》2021年1月1日 总第979期 第03版:校园师生)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