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大梦敦煌咏矢志永生吟

日期: 2021-01-23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校报记者团 王文钰 李卫杰

原创·首发·独家

2020年10月11日,一组表现敦煌的乐曲从兰州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大礼堂袅袅飘出。纷呈的舞台演绎、交融的音乐元素、悠扬的大漠声音,令人神往而沉醉。“和声鸣盛”,蔚为大观,这组声乐套曲的创作历时三年,中华诗乐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艺术学院刘桂珍教授及其研究团队倾心、倾情、倾力的付出,只为让古老的敦煌文化焕发新的生机,让悠扬的绕梁之音慰藉现世的浮躁,让中国的故事讲得更好、传得更远。

“古诗新唱”需抓住核心灵魂

从《诗经》到汉乐府诗,再到唐诗宋词,早在10多年前,刘桂珍就开始关注古诗词歌曲。边塞诗以乐曲形式呈现的想法,源于她对一组极具爱国热情的边塞诗的喜爱。

后来,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入,刘桂珍了解到在陇右丝绸之路上,很多怀有报国之志的唐代文人都曾到过敦煌,并将大量的用来入乐歌唱的歌辞———敦煌曲子词留在了敦煌藏经洞。也正是因为这些发现,她遇到了佚名的《敦煌廿咏》。

2017年,在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朱晓峰博士的提议下,她和团队成员尝试对《敦煌廿咏》第三首词《莫高窟咏》进行了校对和创作,并参加了由敦煌研究院、上海艺术学院、腾讯公司举办的“觉计划”(古曲新创)比赛。比赛现场,这首《莫高窟咏》饱受赞誉并荣获金奖,他们也因此备受鼓舞,并开始着手二十首诗词的校对工作,进入创作阶段。

在创作过程中,二十首敦煌的古迹、五言律诗相隔一千多年。要抓住它的魂尚属不易,要用现代意识和当下审美进行创作更是难上加难,如何寻找二者间的平衡点成为了摆在团队面前的难题。一千多年看似遥远漫长,但将它放进历史长河里也不过是匆匆一瞬。刘桂珍认为抓住诗歌的魂最重要的是以人为本,“我们是一千多年前古人的子孙,同属一个民族,同一种文化基因在我们身上沉淀,我们具有同样的文化背景。我们要想深入了解历史,就要抓住人的情志。”诗本身就是情志的表达,刘桂珍教授及其团队抓住这个关键点,尽量与古人同感同调,在此基础上加入现代人的理解,最后用现代人可接受的方式让诗词自己来发声。

《敦煌廿咏》的核心内容是描写历史人物。第四首《贰师泉咏》是对李广利将军的赞颂,第十六首《贺拔堂咏》是对无德之人的讽刺,第二十首《分流泉咏》则表达了对和谐盛世的向往。二十首乐曲的演绎形式虽各有其妙,但刘桂珍从始至终一直秉持着“以人为本”的核心思想。她将诗词的意韵与歌唱者的个性特点相结合,然后去寻找合适的歌唱家和演绎方式。

如《三危山咏》这首诗描绘了三危山雄伟耸立、雄踞群山之上的轩昂之势,刘桂珍结合兰州大学艺术学院校友、现为甘肃省歌剧院男中音歌唱家的孙立忠为人正直、声音颇有分量的特点,分配其演唱《三危山咏》;《渥洼天马咏》的灵动自如恰与气度翩翩、声音柔美、崇尚自由的上海歌舞团男高音歌唱家梁彬相契合,由此便邀请了他来演唱此诗。《玉女泉咏》和《三攒草》由艺术学院美丽温婉、善良贤淑的秦缘老师来演绎。刘桂珍教授亲自演绎了其中的《莫高窟咏》《水精堂咏》《阳关戍咏》等。

刘桂珍认为,以人为本要做到的就是从诗境入手,人物的品性、情志、性格跟诗词、音乐完全寻求协调,达到两者的统一,才能准确契合诗词的精神。虽说因人定曲,但曲也同样陶冶着歌唱者的心性,两者相辅相成,互相转化。“歌唱者唱之前要静下来,要把自己带入其中,静才能生境。”刘桂珍教授说。

融汇四学要领,吸收多元文化

兰州大学是距离敦煌最近的“双一流”建设(A类)高校,在敦煌学研究方面起步早、积淀深,在世界享有盛誉。多年来,兰州大学在敦煌的研究上不断开拓新的视角、新的研究领域,几代兰大敦煌学人用他们的坚守和奋斗鲜活地诠释着“莫高精神”。敦煌学的研究成果为刘桂珍教授及其团队创作敦煌音乐、艺术作品奠定了非常深厚的学术基础。

在兰大,“萃英学者”一级教授郑炳林和他的团队通过多年的努力丰富了敦煌学的研究,在此基础上进行史学、哲学和艺术学的跨学科交流,以“学”代“术”、学术结合,由此产生了《敦煌廿咏》这样优秀的作品。在进行创作的顶层设计时,郑炳林主张把敦煌学变成声音一定要有可听性,“一定要老百姓说好。”还要把文、史、哲、艺四科打通,唱出每首诗词的气质,让听者明白诗词中的文化内涵。

历史方面的研究对《敦煌廿咏》的创作助益颇多。现任兰大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的主创人员杨昆在编曲时融入了中亚、印度和阿拉伯国家的一些音乐元素,这就正得益于对丝绸之路历史的认识。丝绸之路本身就是多民族融合的道路,不同民族的商旅在这条路上互通贸易,异域的文化、音乐进入中原,中原文化带去西域,在这种双向的文化流动中,形成了多元的文化特色,而这种独特的多元性在音乐上体现时,显得尤为强烈。刘桂珍教授及其团队用当时沿途各国的音乐元素,实现了与历史对话,体现出敦煌音乐的多元性。

《敦煌廿咏》的创作初衷是传播敦煌文化,使远古的声音在当下广为传唱,这就需要结合现代人的审美进行创作。作品的成熟不是一蹴而就的,刘桂珍教授及其团队从敦煌学前辈对古谱的翻译、对音乐的解译中找到一些富有个性的音乐元素,将之与现在的审美相结合进行创作。“各种音乐元素的加入体现了音乐形象的多元化和文化的包容性,我们用多元的形式承载文化精神,也是为了让世界人民更容易接受和喜爱我们的音乐作品。”

目前,音乐界倾向于参考西方音乐的形式进行演唱,为了打破曲目形式单一的问题,刘桂珍教授与其团队成员曾有过多次“师生争吵”。朱晓峰博士曾经是刘桂珍教授的学生,他是一个性格非常直爽的学者。在创作过程中他细致认真、一丝不苟,具体到诗词里的每一个字,若在校对过程中发现与大家的意见有出入,他都会坚持自己的观点,并拿出很多文献来对峙。“一点都不给我‘面子’,大家争得面红耳赤,直到争辩出一个所有人满意的结果出来。”刘桂珍说,也正是学术面前这种实事求是的严谨态度,问题和异议也都在思想之花和灵感的碰撞中得以解决,才缔造出最贴切一千多年前敦煌诗词文化内涵的原创声乐套曲。

顺应时代潮流,弘扬敦煌精神

提起敦煌,大多数人都会肃然起敬。这座古老又神圣的敦煌莫高窟,被一辈辈敦煌学人精心守护着。与此同时,有一只名叫“乐乐”的小狗也在风雨无阻地守护这座古老的东方艺术宝库。无论刮风下雨,它每天清晨都会去莫高窟巡视一圈,被网友们亲切地称为“乐乐大王”。

在莫高窟的官方微博中,“乐乐大王”拥有高居不下的人气,还有属于自己的世界各国的“乐粉”。刘桂珍教授及其团队在敦煌考察期间,在“乐乐咖啡馆”见到了这只超级网红小狗。了解过乐乐的事迹后,他们即兴在咖啡桌上为乐乐谱了一首曲子,现场修改,大家哼唱时并加入乐乐的叫声,一曲《乐乐之歌》就完成了。刘桂珍认为,“‘网红文化’是一种新生的文化,它既然产生了,我们就要用一种健康、阳光的态度去面对它,也可以借助它传播中国好的文化,这种好的文化,不仅要为我所用,而且应该为世界所用。”

《敦煌廿咏》已经取得了不凡的成绩,从小孩到老人都对它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青少年尤其喜欢插入音频形式的歌曲创作形式。之所以能够产生这样好的效果,刘桂珍认为是源于主创团队对不同受众特点的分析和喜好的兼顾,在作品中加入的音频、舞蹈、小乐队等元素,使得古老的敦煌文化更能适应新时代的发展。

2019年,《莫高窟咏》已经被维也纳的华人合唱团改编成四声部的合唱曲,并在多地演唱;2020年9月,《敦煌廿咏》作品发布会结束后,百度百科产生了关于中国古典音乐《敦煌廿咏》的新词条,这也是世界艺术史上新的一笔;2020年10月,在看到《敦煌廿咏》的宣传后,武汉音乐学院、浙江音乐学院等高校纷纷邀请刘桂珍教授及其团队前往演出。在未来,随着《敦煌廿咏》声乐套曲的出版,各地巡演也将陆续安排。

在刘桂珍看来,包括敦煌文化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都有着海纳百川的大胸怀、体现着和而不同的理念。要让敦煌文化发声,才能把敦煌莫高窟精神传递出去。《敦煌廿咏》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代表,它在温润人心的同时也传递着对和平的祈愿。“对传统文化进行创新大改造,用现代的方式演绎传统,‘旧词新唱’,是保护好、传承好敦煌文化很好的一种方式。”

“敦煌莫高窟就是一个富矿,还有待我们好好挖掘,声乐套曲《敦煌廿咏》刚刚揭开了我们传递中国声音的序幕,我相信后面的作品会更好。”采访中,刘老师对作品充满了自信。“我们早已从鲜花和掌声中走出来,现在已经进入新作品的创作。”刘桂珍相信在敦煌文化艺术的海洋里,她和她的团队会为世界带来更加精彩的音乐作品。

(《兰州大学报》 第979期 2021年1月1日 第2版) 

发现错误?报错
文:王文钰,李卫杰
图:
视频:
编辑:韩晶晶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