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午餐

日期: 2020-11-27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肖志强(管理学院2019级本科生)

原创·首发·独家

不记得是几月的一个中午,由于某个原因,没有吃午餐的我,在天猫校园店买了牛奶、火腿肠和面包。

可能那天是周末,也可能是下午没课,总之我是没有去午睡,而是很悠闲地带着我的午餐,来到了图书馆附近的一条马路,沿着路牙子走,直到遇见一排树木,从树底下的空隙里钻了过去,抵达了一块油绿色的草坪,草坪上泛着白色的光,不知闪亮着谁人的静。

正值晌午,路上人迹稀少,只有挂在天上的阳斜斜地注视着大地。没有人,嗯,正合心意。

于是我开始享用我的午餐,先是打开一条方形黄面包,丢进嘴中咀嚼,又拆开一袋纯白色的牛奶,不用吸管,直接往口里灌,好不畅快!用完午餐后,我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继续待在原地,任由阳往身上蹭。

此时此刻,心里是没有声音的,只是偶尔有草上的小虫会碰见这个大块头,把它当做一座高山,来举办虫界攀岩大赛。此时此刻,虫选手们一个个的都很兴奋,却又有点迷惑,为什么有两条比赛路径呢?不管这么多了,大家便争先恐后地往山上爬。有的是从比较瘦峭的一侧上路,也有的是从更厚实的一侧开始,总之是谁也不让谁,都想拿个好成绩,以免被对象嘲笑。虽然在比赛过程中,这座高山有时竟会抖动片刻,不过总体来说攀爬过程还算顺利。

当阳又往西边靠近了三百六十五分之一个角度时,终于,一位勇士从一条路径爬到了顶峰,他发现对面还有一条路可以下山,正打算顺路回府时,发现那里来了位虫选手,正气喘吁吁地往山顶上赶,不曾想竟碰上了另一个虫选手。

当勇士正打算炫耀一下自己的傲人成绩时,那位后来的选手却直呼“不公”,认为那个家伙的路径比自己短,所以才先到达,这太不公平了!当两虫正争吵不休时,从另一个高处又传来登顶者的欢呼声。这下可愁死举办方了,竟然有三只虫称自己是第一名。没办法,只好请来了虫界攀岩专家———休德伯大师来分析原因。

休德伯大师来自东边,就是阳开始上路那个地方。他有着一把长长的白胡子,到底有多长呢?据说,他家里从来不用买拖把。拖着白胡子,休德伯来到比赛现场,看到那座高山,惊呼道:“高也!”感叹完后,他便召集各方人士来到山底开会。

会议还没开始,就有一位面色黑黝黝的虫先生高嚷道:“我看那位黑小伙才是真的第一名!”黑小伙就是前面最先提到的勇士。话刚落下,坐对面的一位长着一副黄花菜一样面孔的虫先生就瞪大了眼睛,突然站起来,指着那黑黝黝先生骂道:“放你的虫屁!怎么可能是那只黑小子,分明是我家的黄孩儿得了第一的!竟然胡说八道!哼!”黄孩儿就是与黑小子争吵的那位虫选手。

“诶呀,依我看呢,你们俩个老家伙也别争了,其实我觉得吧,比赛第二,友谊第一嘛,第一名?都是浮云!”因为少了一张凳子,而蹲在桌角的一位有着蓝眉毛的虫先生松了松眉头,笑道,“当然,名次还是得分,至于第一名,我看,那个蓝裤子挺不错的!”蓝裤子就是那还未谋面的高处封顶者,据说他从小到大都是穿着一条蓝色的裤子。

本来听到前面觉得还有几分道理,可一听要把第一给蓝裤子,黑黝黝和黄花菜就急了,刚想要站起来给那蓝眉毛一顿臭骂,就听到了白胡子休德伯说到,“都打住,各位,听我老爷子讲几句话吧,这大老远请我过来干啥来了?这茶水也不端,饼子也没有,就净听你们仨在这里嚷嚷,真让人无奈!”休德伯的话里透着的那股不满的气,三位精明的虫先生哪里闻不到,于是马上要去找茶水和饼子。“不用了不用了,我只是说说而已,不当真不当真,”休德伯摆了摆手,将长长的白胡子从地上一提,再往后一扬,胡子就稳当当地披在了肩上,变成了披风。

作罢,他又开口到:“今天我们主要是来分析这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为什么会出现三个第一名的问题,而不是你们争论的谁是第一的说法。依我看,这问题的关键所在,就是———”休德伯话还没说完,突然那座高山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嗖”的一下,两条路径只剩下了一条,又“嗖”的一下,诶呀,山到哪里去了?

虫儿们吃惊地发现,那座高山竟然不见了!高山的消失对虫界思想观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因为,这不科学!当虫儿们正急忙忙寻找山时,休德伯盯着天上正慢吞吞地赶路的阳,突然大笑道:“高也!”

不知明细的我,此时正在赶回寝室的路上,因为我才想起来,室友托了我给他买午餐,我居然给忘了!荒谬!

(《兰州大学报》2020年11月27日 总第974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