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黑暗中的点点微光——评《安妮日记》

日期: 2020-11-27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梁子怡(马克思主义学院2019级本科生)

原创·首发·独家

还记得第一次捧起这本《安妮日记》,还是十年前。十年,好像弹指一挥间。其间,我曾无数次在黑暗无助之时翻开这本书以求得些许慰藉,甚至也像模像样地开始写日记,用给日记“写信”的方法倾诉着和她类似的烦恼与幸福。如今,我已出落为十八岁的姑娘,安妮,还是那个正值豆蔻之年的安妮。2020年初,在被疫情笼罩的无助中,我又一次与安妮邂逅。

你能否想象25个月都身处阴暗潮湿的小屋中的生活?在这漫长的岁月中,甚至只有晚上才能隔着窗帘窥探外面的世界,时常因为一阵脚步声而惊慌失措,面临着随时被发现的恐惧。而这些,真实刻骨地发生在身为犹太人的安妮身上。身处纳粹党统治时期,德国国内种族歧视严重,纳粹党以犹太人群为打击对象发动战争。安妮每天犹如戴着枷锁生活着,在封闭的密室里度过了飞速成长的两年。

她的脸上总挂着微笑,她把心里的一切都告诉了自己的红格子日记本。在青春期少女成长和战争伤痛间的交织中,安妮的日记记录着日常的琐事,却折射出一个少女如何在自然成长被战争强行打断之后继续成长,并不断追问生活的意义。

1944年7月21日,听闻有人刺杀希特勒,安妮激动不已:“我满怀希望,形势终于看好!是的,真的,形势很好!”和平的曙光就在前方,安妮从未怀疑过这一点。她喜欢透过客厅厚重的遮光窗帘偷看白天的街道运河,想象着战乱结束后走在阳光下的美好生活。她想出版日记,想当记者和作家,想收获甜蜜的爱情。但命运跟她开了天大的玩笑,她终究没能撑到最后。

她的幸福,终究没能亲眼目睹。

仿佛做了好久的梦睡醒了,所有对和平的向往、对活着的庆幸、对未来的幻想,所有这些安妮勾勒出的美好,在她离开这个世间的那一刻,烟消云散。我无法想象安妮走出小屋的时刻是怎样的心情,也不敢去想象她和父母朋友分别时是何种画面,更不能想象在漫长而残酷的人间炼狱里那些翘首企盼光明的灵魂是如何在绝望中死去的。

“有信念的人们永远不惧怕苦难,快乐的心情可以感染其他人”安妮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最勇敢的事情,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并继续热爱着它。孩子视角的呐喊与质问,似乎更令人们动容。这本日记的存在,让世人看见在残酷战争的角落里,有人曾经那么热烈却无助地活过。就算他们无法反抗、一无所有,失去所有做人的权利,他们仍然如此义无反顾地热爱着这个世界。但似乎也恰恰因为如此,这个世界对于他们的伤害才更加的凶残。

安妮在她的日记里完整地保存了自己的灵魂,每当我翻看这部日记,我好像就变成了安妮,在日常琐事之中切身体验全人类黑暗悲怆的集体记忆。这让我不可能置身事外。加缪曾在《鼠疫》里写道:“鼠疫杆菌永远不死不灭,它能沉睡在家具和衣服中历时几十年耐心地潜伏,也许有朝一日,人们又遭厄运……”永远存在的不仅仅是病毒,每一场席卷世界的灾难都会留下恶的种子,藏在我们琐碎生活的温床中。没有一种恶是能够成为过去的。每一次屠杀、每一场战争、每一个劫难,都是在制造全世界共同承担的创伤。受难者就是我们。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切,完全有可能在我们身上重演。

这是警醒,这是呐喊,这是忠言。

身处肺炎疫情爆发的2020,我躲在家窥见那黑暗岁月中的微光。只愿少些灾难,少些哭泣,少些疼痛。

(《兰州大学报》2020年11月27日 总第974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