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兰大人】三千里外的坚守奋斗———专访我校中央第九批援疆干部、文学院教授杨建军

日期: 2020-11-20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本报记者 王耀辉   校报记者团 张径舟 张清禹

兰州大学到坐落于新疆昌吉州的昌吉学院直线距离约1700公里,是我校援疆干部在新疆最远的工作地点。1700公里之外,三千里路云月,对一个旅行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想象空间,但对于兰州大学文学院杨建军教授来说,是三年如一日的默默坚守,是一个人在远方的不懈奋斗。

作为我校中央第九批援疆干部,原定援疆工作期限只有一年半,但期满后他克服困难选择继续坚守,在三千里外的昌吉执着奋斗了三年。三千里外的三年,维稳定、建学科、立项目、争经费、培师资、促交流、助贫困、抗疫情,杨建军用实际行动讲述了一个兰大人坚守奋斗的故事。

抓学科建设:三专业努力创造新纪元

援疆期间,杨建军担任昌吉学院中文系副主任。“昌吉学院中文系虽然办学规模不大,但是学科专业跨汉语言文学、网络与新媒体、旅游管理三大方向,系里师资力量薄弱,高职称、高学历教师屈指可数。”如何立足实际抓住学科建设的突破点,是摆在杨建军面前的大难题。

好在杨建军援疆前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科班出身的教授,在北京大学从事艺术管理与文化产业访学时,接触过网络新媒体及旅游管理相关知识,这为他跨专业搞学科建设提供了相关知识储备。

如何推动昌吉学院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发展呢?他通过调研了解到昌吉学院生源中少数民族学生占比超过50%,通过汉语言文学专业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该专业需要承担的重要使命。“立足专业教师知识优势,为学院及社会推广学习普通话提供智力支持,该是这个专业学科建设的具体抓手。”杨建军说。

有了准确的建设定位后,他首先和同事们着力于昌吉学院的普通话推广工作,辅导少数民族学生提高普通话使用能力,在普通话推广中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知识。对接国家战略需求,协助申办国家语言文字推广基地,是该专业建设的另一重要举措。通过努力,昌吉学院的第一个“国字号”基地——国家语言文字推广基地获得批准,专业建设有了重要的依托平台。专业服务社会需求,是该专业建设迈出的第三步。教师有推广普通话的教学经验,工作有重要的支撑平台,中文系承担社会委托的普通话培训任务就顺理成章。学院第一个争取到的新疆县区教师培训项目,就带来了80多万的经费,推广普通话、申报发展平台、服务社会需求,让汉语言文学专业建设打开了新局面。

网络与新媒体的专业建设,同样瞄准新疆需求。杨建军首先致力于该专业建设舆情信息服务中心,为社会及学院的舆情研究工作服务。凝聚专业教师力量,指导获批该专业办学历史上第一个教育部级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既为专业争取经费也改善了办学条件。合作社会新闻媒体建设实习基地,又为该专业学生培养拓展了空间。

杨建军到中文系工作时,旅游管理专业刚开始招第一届学生,新办的专业该怎么办呢?修订完善人才培养方案、招聘完善师资队伍、打好教研科研基础、服务地方旅游部门是杨建军的专业建设思路。通过三年努力,该专业招生规模稳步增长,专业教师队伍委托培养了博士师资并招聘了新人,专业争取到的教科研项目经费大幅增长,学生还没有毕业,用人单位就争相前来洽谈安排实训实习,旅游管理专业成了昌吉学院办学的新亮点。

专业建设最让杨建军高兴的是创造了办学历史新纪元。“我们2018年顺利通过教育部本科教学审核性评估,2019年硕士点申报顺利通过教育部专家组检查,2020年昌吉学院中文系办学历史上第一个硕士点获准开始招生。”三年下来,中文系翻开了举办研究教育的新篇章,中文系的学科建设就此迈上了新台阶。

促教研科研:三年两翻番跨越式发展

“你的专业主要研究什么?毕业论文写的什么内容?将来有没有进一步报项目的想法?需要我做好什么服务工作?”这是杨建军和中文系每个青年教师座谈交流时都提到的问题。杨建军刚到昌吉学院工作时,中文系年度教科研经费只有2万元,教师们关注教研科研者寥寥无几。

学院师资力量不足,老师们大量的工作精力集中在教学,同时兼职负责学生管理任务,谁愿意为一个前途未卜的项目而劳心劳力呢?为了打破大家只关注教学不关心科研的思维定势,杨建军作为中文系副主任,从会议号召到逐一谈话,从晓之以理到动之以情,但最初的工作还是面临许多困局。“一圈谈过之后,部分老师一下课看见我在楼道里就跑开了,边跑还边说是不是又要谈科研!”

但从长远来看,“要成为一个有发展潜力的高校,必须要靠科研”。杨建军决定,转变思路继续动员,抓住有教科研潜力的人,手把手教加鼓励激励并举。他首先重点动员几位有教科研申报潜力的人,拿出他们曾经申报失败的项目本子,逐一商讨分析问题出在哪里,逐字逐句给老师们修改项目文本。同时,他又自己拿出上万元,设立教科研项目申报资助体系,对写教科研项目申报书的老师进行资助,无论项目申报结果如何,只要申报教科研项目都给予不同级别的资助。“这一方面是鼓励,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表达对肩负繁重教学任务而挤出时间搞教科研的人的尊重。”

渐渐地,老师们明白了教科研项目该如何着手准备,越来越多的人会积极地“打扰”他,在教科研方面有想法后也开始主动找他交流。这一系列变化,带来了中文系风生水起的教科研项目研究发展态势。2017年度立项2项,2018年度立项4项,2019年度立项11项,连续两个年度实现立项数翻番。2020年教育部及昌吉州两个标志性大项目立项,又为中文系新增了65万的经费。

截止2020年9月,他动员中文系教师申报获批各级各类教科项目19项,累计争取到教科研相关经费230余万元。杨建军说:“现在我离开了,二百多万的经费全部留在中文系,老师们会真切感到搞教科研给他们带来的变化。有了科研经验和手头项目打下的底子,可以逐步巩固自己的研究方向,职业生涯的路会越走越宽。”

2019年昌吉学院试行学院各单位绩效考核,中文系各项工作赋分评价总体排名全校第一,杨建军的辛苦付出获得了公认。在旁人看来,援疆也许是“扶贫”,但对于杨建军来说,它更像是一次“扶智”,他将学科发展理念及教科研方法带给昌吉学院的教师,坚持“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让师生们找到了自信,看到了希望。

扶贫助师生:走进离祖国最近的三天

“去国外的朋友常说,远离祖国后,祖国会在心中倍感亲近。当你日夜奔忙在祖国某个角落,可曾有离祖国很近的感觉?我是有这种感觉的,不是在生活的城市,而是在远赴边疆的岁月。”2020年初,中国作协选编的《2019年中国随笔精选》出版,杨建军的援疆工作纪实随笔《离祖国最近的四天》也是入选其中的文章之一。杨建军在文中深情忆写援疆工作生活,让他觉得自己离祖国最近的四天,其中三天就是他和帮扶的贫困乡亲及困难学生在一起,这三天正是他在边疆长期扶贫助困的缩影。

2017年国庆前夕,刚来援疆的杨建军,牵挂着家里生病住院刚做完手术的母亲,牵挂着家里一岁的孩子,他早早谋划准备假期回家,但临行前接到消息要坚守岗位。爱人决定从兰州过来看他,两人共度的日子也只有短短一天,杨建军要在国庆节去南疆开展结亲扶贫工作。由于时间紧张,他和爱人一起坐车从昌吉到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爱人由此向东返回家里,他要由此向西去靠近国境线的一个小村庄。“别人中秋节都是家人在一起,我们却在车站各奔东西。她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也有些小情绪。”杨建军说道。

杨建军乘火车彻夜颠簸一路向西,他要前往千里之外南疆阿克苏感受另一份亲情。时至今日,他还能流畅地说出这家人的住址:新疆阿克苏市柯坪县阿恰勒镇吐拉村,月尔尼沙汗老奶奶家。回忆首次去结亲的场景,刚进家门还没有见到人影,房间里就远远传来了一句“亚克西木(意为您好)”,见面看到老人眉宇之间的宁静与慈祥,打消了杨建军对语言不通的困扰。在翻译帮助下,他和老人从家里农活聊到家里小孩。谈笑间,老奶奶的大孙子蹦跶着回来了,看到杨建军之后也丝毫不认生,握着他的手边摇边跳,不停地说着“你好,你好……”

从此,杨建军在远方又多了一份牵挂,操心怎么帮助自己的“亲戚”成了他新疆生活的重要部分。看到

家里的小孙子有皮肤病,买来药并耐心地告诉怎么使用;看见天气转凉了,给在外劳作的一家人添够保暖衣物;看到家里有学生,购买学习用品;看到家里黑夜没有路灯,动手安装照明灯具;看到家里热水管道坏了,买来龙头软管自己动手维修安装。

来来往往之间,彼此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的亲情用言语已不足以表达。每次他千里迢迢来看望“亲戚”时,小孩子早早在家里等着,拿到零食和玩具后就跑到院子里“炫耀”:“结亲爸爸来了!这是结亲爸爸给我的!”闻声赶来的孩子你争我抢,小院子会热闹异常。最让杨建军高兴的是,亲戚的孙子在用药后皮肤病有明显好转,家里人提起孩子紧缩的眉头能够舒缓了。援疆住村期间,收拾棉花、拌草喂牛、搭建棚子、辅导学生等件件落到实处的事情,让边疆乡亲们真正认识了这个兰州来的“亲戚”。

住吐拉村期间时,杨建军经历了一次特殊的升旗仪式。村民早早聚集在村里的广场,一只音箱的乐队,三名村警的护旗队,三名村干部的领队,组成了简易而庄严的升旗队。升旗准备一丝不苟,国歌乐曲一响百应,国旗迎着朝阳猎猎而舞,就在那一刻,杨建军深深觉得自己和边疆群众离祖国很近很近。

帮助困难学生,也是杨建军新疆工作的一部分,课余时间与自己联系的大学生吃饭聊天,辅导学生学业,资助解决生活困难,让杨建军成为了苏麦热姆等学生眼中的知心朋友,即使在寒暑假期间,学生们都经常给杨老师发信息交流自己学习成长道路上遇到的问题。

三年援疆期间,杨建军累计个人捐款捐物2.6万元,资助教师19人次,资助学生20人次,帮扶贫困群众1户5人。将心比心地真心交流,杨建军不但收获了感动人心的好文章,更把民族团结的大文章写在了边疆土地上。

担责任使命:零下二十度燃烧的热情

零下二十度的严寒,是新疆冬天的常态。2018年的冬天,原定一年半的援疆任务即将到期,身边中文系师生多次表达希望他继续援疆的强烈意愿,远方妻儿老母殷切盼望他能尽快平安回家。是去是留?2018年隆冬寒冷的雪地上,留下了他左右为难的脚印。

难言出门援疆时,患病在家老母的牵挂;难言身在远方时,刚学说话的幼女对着视频喊“爸爸,抱抱”的心酸;更难言新疆师生们热切期盼的目光。当继续援疆的念头逐渐坚定时,他在心里深埋了对家人的愧疚,毅然背起行囊远行,继续他在边疆舍家报国的岁月。

学校对援疆工作的重视,对他的关心,让杨建军十分感激,也是他在边疆能够坚守奋斗的动力之源。“但凡工作有困难,回来之后给学校汇报,学校都会支持”。有了学校的支持,杨建军谋划的校级合作迅速得以落实。为了提升昌吉学院教师队伍素质,兰大资助教师组团赴昌吉学院交流;两校启动联合培养本科生,三年间累计接纳18人来兰大学习;兰大支持昌吉学院青年教师赴兰短期培训,并在培训期间减免学费;兰大给昌吉学院委托培养博士师资,为其师资队伍建设服务。通过发挥自身的桥梁纽带作用,致力推动两校合作交流,杨建军的援疆工作结下了累累硕果。

2020年的新冠疫情给援疆工作又带来了新考验。春节期间疫情发生时,杨建军正在休假,得知昌吉学院购置防疫物资遇到困难,他设法购买紧缺的防疫物资,在疫情影响邮路不畅的情况下,多方联系友人,辗转广州白云、浙江永康、甘肃兰州、新疆乌鲁木齐等多地,完成接力邮寄捐赠。他还积极参加援疆干部捐助抗疫活动,为新疆医院捐款购买防疫物资。

七月,在援疆即将结束返回前夕,新疆又遭遇第二波疫情,他服从安排再次延期返回,坚守在援疆单位,疫情期间继续坚持线上辅导新疆师生。当日历翻到2020年9月援疆正式结束之时,不经意间他已经六个月没有踏入家门了。只有千里之外的家人深深明白,疫情袭来重山阻隔,孤身在远方坚守岗位的他,担负了怎样的责任与牵挂。

“新疆不单是我们需要援助的,更是我们将来搞科研的一块富矿。”杨建军曾经做过一个调研,兰大人文社科的国家重大项目,多多少少都和新疆有联系。他认为,通过援疆建立的长效沟通机制,可让我们未来和新疆的高校、科研院所进一步合作,兰大人发挥自己的科研能力优势,新疆老师们发挥自己熟悉文化资源的优势,共同推动西部学术研究的繁荣。“新疆发展节奏没有其他地区快,但我们西部高校的老师,可以有一分光发一分热,对西部发展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虽然三年援疆经历的甘苦不计其数,但杨建军觉得能够参与援疆工作,他走过人生最有意义的三年。援疆工作期间,杨建军相继被评为昌吉学院优秀共产党员、先进教育工作者、优秀教师,授予中央单位“优秀援疆干部”并记功一次。

“西行下天山,只身赴边关,塞外风万里,援疆情满天。”援疆期间杨建军曾这样写诗自勉,这二十个字也正是一名兰大共产党员立足边疆坚守奋斗故事的真实写照。

(《兰州大学报》2020年11月20日 总第973期 第02版:教学科研)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