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大学吕鹏教授做客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知行讲堂

日期: 2020-12-07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应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邀请,12月5日上午,中南大学社会计算研究中心主任吕鹏教授于齐云楼349会议室开展主题为“帝国兴衰演化动力学与ABM智能体仿真模拟:中国(前221-1912)和越南(907-1945)”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周亚平教授主持。

吕鹏教授首先介绍ABM智能体仿真模拟是智能化的,它可以用来去发现一种行为规律,发现微观个体行为如何导致宏观的现象。王朝的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从开始的人多地少的现象,会有划分土地、奖励耕战等一系列政策让人附着在土地上。个体会以家庭为单位向国家交税,由此会慢慢的达到一个最优点。但是逐渐的会出现一个问题,即土地兼并问题。土体兼并主要是豪强向小农的土地兼并,因为国家不向豪强征税,只向小农征税。此时小农会选择投靠豪强,即把土地放在豪强名下,豪强只向小农征很少的稅。长此以往导致国家税基萎缩,国家行政能力下降,慢慢走向衰败。国家税收减少,但是又要维持高消费,由此产生了矛盾。国家必然走向崩溃,崩溃之后又会有新的国家建立,这便是生命周期的规律。中国在历史上绝大部分时间向四夷(周围)保持压制与优势,但在乱世则相反。生命周期理论在国家层面适用于国家的兴衰进程和态势预测,追求可重复、可解释、可预测、可扩展。由此可以提出一个问题,社会是否存在一个自动化的过程?周期律存在两种观点:是超稳定结构说VS自组织临界性。超稳定结构说有其局限性,纵观中国的历史,并不存在完全稳定的王朝,王朝是存在更替的。自组织临界性的解释力更强,正所谓水既能载舟亦能覆舟,帝国也会更替。

吕鹏教授研究帝国兴衰主要运用到了三个模型。模型一:生命周期模型。生命周期模型是用来研究群体事件的,群体事件和帝国发展存在相似性。人们做出某个行为常常是因为觉得它有利可图,当觉得这个行为带给自己的利益不达预期甚至是有损害时,便会选择退出。模型二:社会物理学视角。社会科学与从自然科学中有些方法是通用的。可以用沙堆模型预测社会动荡(社会公共安全)。沙堆模型是指通过装置让沙子一次一粒均匀地落在桌上,形成逐渐增高的一小堆,借助慢速录像和计算机模仿等手段精确地计算沙堆顶部落下一粒沙会带动多少沙粒移动;初始阶段,沙子下落对沙堆整体的影响不大;当沙堆的高度达到一定程度以后,一颗沙子的落下可能引发整个沙堆的崩塌。实验结果产生了“自组织临界”理论(Self-Organized Criticality):沙堆达到“临界”状态后,所有沙都处于一个整体的状态,新下落的沙子会在周围产生扰动,这些扰动虽微细,却能够在整个沙堆中传递,使得沙堆的结构产生变化,沙堆的结构将随每粒新沙落下而变得愈加脆弱,最终发生沙堆的崩塌。沙堆模型和帝国发展存在结构的相似性和过程的相似性。结构的相似性在于沙堆的形状和帝国阶层的分布是相似的;沙堆的不断加压和帝国不断的向上级阶层进行财富的输送存在过程的相似性。当不能承受时,帝国便会崩塌。社会的发展导致社会成本不断向下级追加,超过阙值具有必然性。模型三:虎狼羊模型思路(参数化约):该模型不仅仅适用于自然系统,同样适用于帝国。吕鹏教授将模型用于帝国兴衰的推算,发现中国(前221-1912)与越南(907-1945)王朝兴衰历史均符合模型所展示的规律,三个模型(背靠背)都可以实现王朝寿命的高精度匹配与大历史轨迹还原。吕鹏教授以其广阔的学术视野、硬核的模型方法,为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交叉树立了研究典范。

最后,在交流讨论环节,老师和同学们对讲座的相关内容进行了提问,对此吕鹏教授一一给予回应。讲座在双方的探索交流中圆满结束,本次活动为师生们带来一场生动精彩的学术盛宴,同时也期待着吕鹏教授能为哲学社会学院带来更多精彩的讲座。

发现错误?报错
文:赵晨阳
图:赵晨阳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