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那方土地

日期: 2020-10-1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原创·首发·独家

很多人将生命画成一道笔直的线,带着寻找永恒的执念,通往日升之处的地平面,只知前行,不曾回首。直到他们老去,面向黄昏,抱怨岁月无情、流光易逝,自己终生寻求的永恒不过是镜花水月、黄粱幻影。于是我们怅然,我们迷茫,何为永恒之物?游离于时光的罅隙,我寻到了那方永恒的土地。

那方土地温柔敦厚。我熟悉它清新纯净的空气和澄明灿烂的日光,熟悉它午后斑驳的树影和夜空璀璨的星星。还有那座高山,静默地矗立在那方土地。黄土给予它厚重的气息,远看好似万片碎金跌落碧空万里。

在我生命的点点滴滴,万般风景匆匆而过,万般人影幢幢远去,我却从未忘记那方土地。就像它在生生不息的轮回里孕育出更多的欢欣与生命,却也从未抹去我的痕迹。

在那方土地过往的故事里,有这样一片花海,在代代学子的心田上栽种了许多年月。它拥有最纯粹清亮的淡紫,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旭日东升,它迎风绽放,似谦虚的智者低垂身姿,与朝阳拥个满怀。艳阳高照,它浪漫的色彩点染了灰沉的大地,引起了少年无限的情思与遐想。他们或是蹲在花海旁,安静的注视这美丽的生灵,看阳光镶上柔美的边,品凉风滞留醉人的香。他们或是漫步长廊间,拿一本晦涩难懂的书籍,佯装埋头苦读的模样,相机记录下少年青涩的脸庞。夜幕低垂,校园归于宁静,唯有花海不曾败落,它依旧释放着生命的能量,将自己的芳香永远的留在春日的余温,永远地留在学子的梦乡。

在那方土地过往的故事里,有这样一片星空,在生生不息的轮回里流转了数度春秋。它不似花海那样拥有为之动容的浪漫,却自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夏夜的榆中,随意信步在校园的任意一处角落,地上是细碎的树影,天上是璀璨的繁星。墨蓝的天穹,斑驳的灯影、静谧的空气,在微凉的夜风里不时夹杂夏虫的呢喃絮语。抬头仰望,星河慢慢旋转铺展,散落成漫天辉煌,勾勒出层层金色弧光。它穿越千载岁月,携着古老的记忆,最后化作一汪清澈深邃的泉,流淌在众生眼中,暗淡周围万般浮光。

而如今,我们终将离开那方土地,就像一场大风扬起,吹去了万千曾归于土地的尘。在回忆过往的点点滴滴,我们开始分辨不清现在是悬浮于辽阔的星空,还是沉落在深爱的土地。

人们总是习惯失去之后才懂得过往的珍惜。但鲜有人明了,那些失去的并非远离。相反,它们会在未来的某处烙下时光的专属印记。就像一场大风吹不尽那方土地上所有紧紧附着的尘,暂时的别离也带不走那方土地上学子记忆深处镌刻的魂。总有一些尘被一场一场的风吹散,但又有一些尘携着远方的气息降落在那方土地。

当我迷失远方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丛花海、那片星空,那方土地。这和一粒尘土于风平之日落下、一地落红于春生之时化泥,是一样的道理。

我们在那方土地上别离,又在那方土地上相遇,恰似一个圆,兜兜转转,回归初心。任时光荏苒、白驹过隙,那方土地始终安落在往昔与未来的永恒交界,云蒸霞蔚,熠熠生辉。

(兰州大学报总第966期,2020年9月25日,第四版)

发现错误?报错
文:任婕
图:
视频:
编辑:江桥月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