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语言文学专家伏俊琏教授应邀来兰州大学作学术讲座

日期: 2020-01-21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1月16日下午,应文学院邀请,敦煌学专家伏俊琏教授在兰州大学一分部逸夫楼315室作了题为《中国早期文学研究的一点思考》的学术讲座。文学院魏宏远教授、陈晓强教授、白宪娟副教授等教授以及部分硕博士参加了讲座。讲座由魏宏远教授主持。

伏俊琏教授从如何借鉴西方写本学理论推进敦煌文献研究展开本次讲座。他认为,当前敦煌意识、敦煌文献、敦煌文学研究面临转型,引入西方写本学理论,从物质层面关注写本创作的整体性与个体化,探究“单元写本”所载不同文献之间的关系,还原写本生产的历史语境,有助于扩展当前敦煌学研究的路径。为了说明这个问题,他援引大量实例,为大家详细阐述了写本的自身属性及其与刻本的区别。他表示,写本涵盖范围广泛,简牍、帛书、纸本等都属于写本。不同写本、同类写本的形制往往存在差异,以竹书为例,一个写本单位的竹简数量、长度、文字不尽相同。我们应将记载于单元写本上的多个文本看成一个整体,探究不同文本之间的关联性,而不是将它们割裂开来。即使是那些看似内容随意混乱,前后无法衔接的单元写本,也是个体创作情境的真实反映。相较刻本,写本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它的再创作性。写本时代的读者兼有作者的身份,他们通常会摘录于己有用的知识,在抄写中加入自己的论赞或评点,如此便造成了写本的个体性与随意性,研究者不应将其与具有定本性质的刻本等量齐观。

在讲座的交流环节中,张同胜教授认为写本学可以为解剖中国早期文学文献提供一种新视角,伏俊琏教授的讲座极具启发性与创新性。陈晓强教授就写本的完整性、随意性与伏教授进行讨论,他指出学者普遍无法得见写本原貌,只能根据整理后的印本加以想象,这是写本研究有可能存在的一个问题。白宪娟副教授认为讲座丰富了她对写本文献的理解,推进了她对文学的认识。在提问环节中,谢一丹博士生提问:“写本的随意性是否影响其校勘价值?”伏教授回应说,具有私人痕迹、为我们所用的写本与官藏典籍有很大不同,官藏典籍尤其是帛书具备定本价值,需要依据具体写本进行具体分析。魏宏远教授作总结发言,他认为伏教授从写本的生产、形制、特征等方面解读实物文本,为理解、研究宋前典籍提供了新角度、新范式。

伏俊琏教授的讲座不但打破了大家对宋前典籍的固有印象,还启发了大家从新的角度思考、研究中国古代文学。不同学者之间的思想碰撞,既开阔了同学们的研究思维,又加深了同学们对学术的认知,有助于推动文学院古代文学与古典文献学学科建设以及人才培养。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卢晓庆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