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自然,日新又新——任继周院士的科学精神

日期: 2019-09-24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任继周院士作为我国草业科学的奠基人之一,不仅见证了草业科学的发展,更是始终引领着草业科学发展的方向。作为我国食物安全和生态安全的战略科学家,从20世纪中叶以来,经历了“牧草学——草原学——草地农业生态学——草业科学”的研究发展,构建了新型的草业学科体系,对以往草业科学理论与实践进行了提升与概括,为草业科学新的探索与实践提供了有力的指导。近年来,任继周又将草地农业科学发展、升华到哲学思考领域,在国内首开农业伦理学系列讲座,开辟了农业哲学研究的先河。

一、食物安全战略构想,摆脱草地农业与耕地农业的历史纠缠

随着改革的深入发展,我国传统的农耕文化已经融合草原文化和社会其他文化。但至少要面对两大难题,一是与耕地农业相伴而生的城乡二元结构的改造;二是与耕战文化相伴而生的单一谷物生产的农业系统的改造。面对我国长期“耕战农业”“垦殖农业”直到“以粮为纲” 为主的“耕地农业”系统的长期推行,不仅不能满足食物结构已经由谷物主食型改变为谷物-动物产品结合型的需求,而且对土地资源的破坏与土地的过度开垦愈演愈烈,水土流失日益加剧,水体-土壤-食物系列污染严重,生存环境日趋恶化,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任继周认为,要改变中国农业结构,所遇到的第一个障碍就是“以粮为纲”的耕地农业。为了中国农业系统的改革与转型,为我国生态保障与食物安全,任继周提出草地农业系统,这是一个重新定位人粮与畜食兼顾、生产与环境双赢的农业系统。为此,任继周写下《我国农业结构不改革不行了——粮食“九连增”以后的隐忧》,他希望能为沉醉于粮食“九连增”梦境的人们敲响警钟,力促耕地农业转型,呼唤草地农业发展。

“藏粮于草”阐明了草在保障我国食物安全与生态安全中的重大作用及调节功能。任继周还提出合理利用与改良草地的技术体系,保障我国食物安全和生态安全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二、构筑草业科学架构,强化草业经济管理

草业中一个“业”字必不可少,而且它的水平决定“草业”的发展高度。任继周在过去提出了“畜产品单位”,草地系统“经济效益放大效应”“食物当量”以及“土地当量”等的基础上,想以生态计量为手段,逐步涉足这个领域,建立具有草业特色的草业系统分析经济管理分支。

任继周认为农业生产结构调整方面要做更多的工作,加强农业资源的科学配置,充分发挥农业系统耦合的优势,采取适宜的模式,提高农业的产出;注重品种优化,大力进行乡土草种资源的挖掘与开发工作,在他的倡议下建立了兰太草坪公司和西部草业工程技术中心。

任继周提出草地农业生态系统的四个生产层,草坪即是第一个生产层的重要内容。我国以往对草坪学的研究,多集中于草坪草的引种评价,尚未形成自己的草坪科学理论体系,运动场草坪建植管理技术的研究几乎处于空白,基本上凭经验摸索。20世纪80年代任继周率先组建了我国草坪研究研发集体,我国草坪业迅速崛起,30年来全国性的“草坪热”的骨干力量主要出自任继周学术集体,将研究成果尽快投向社会,转化为生产力。

三、草业文化构想,草地农业生态系统的哲学升华

中国农耕区和草原区及其系统的形成,除了自然气候条件外,实际上主要是农耕与草原两种文化碰撞、交流、融合与分异的结果,要了解和变革耕地农业与草地农业的关系,也必须从文化的层面予以关注。

现实社会中的种种技术失误,其实质是农耕文化过度的延伸,于是任继周开始旁及人文科学,编著了第一本关于农业系统发展史方面的专著《中国农业系统发展史》,纠正过往农业史的偏颇,指出我国农业发展的历史规律。

作为一个产业,应该具有草地农业内涵的《农业伦理学》,这是草地农业生态系统的哲学升华。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以一种执着坚韧的精神,任继周带领团队对此进行了一系列艰苦的研究,发表《中华农耕文明的伦理观历史足迹及城乡二元结构伦理溯源》论文,主编出版《中国农耕伦理学史料汇编》参考书、《农业伦理学》,并开设相关的课程,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

四、规范草业科学术语,凝练、构筑草业科学体系

2004年,任继周与侯扶江合作发表了《草业科学框架纲要》,是对草业科学教育及学科设置的总体设计与谋划。任继周将草业科学凝炼为四个生产层、三个界面、三个发生因子群。这些构思,深刻揭示了草业科学的内涵和发展方向,表明草业科学发展到了一个更为系统、更为完善的新阶段。

2011-2012年,任继周写就的《草业科学论纲》,则是对草业科学总体的高度概括与凝练。将四个生产层、三个界面、三个发生的因子群进一步凝练为草业的“四维”,即类型维、营养维、系统维和信息维,对草业科学做了纲要式阐述。

在概论人们需要做什么、如何去做的同时,特别是教人们不要去做什么,为什么不能去做,是任继周为草业科学专设的“心忧篇”,即“不可行性论证”,旨在期望人们在决策、指导和推进草业发展的过程中,尊重科学、减少鲁莽、增加稳妥。因此,《草业科学论纲》不仅是草业科学的“论纲”,也是草业科学的哲学与辩证法。

任继周组织编写的《草业大辞典》,集全国有关专家之力,经过数年的不懈奋斗,于2009年出版,对促进草业学科健康发展有着重要的规范与引领作用。2013年开始组织编写出版《中国草业百科全书》。

五、草业教育

中国草业科学的发展走过了由单门课程发展到完整的研究生、本专科教育,由二级学科发展到一级学科的历程。任继周几乎参与了中国草业科学教育发展的每一个步骤,扮演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时培养了我国草业科学界早期的大部分人才。他主持制订了第一个全国草原专业本科教学计划和研究生培养方案,创建四门草原专业课程,在草业教育方面,他领衔的教学团队荣获国家“教学成果特等奖”。

任继周创办了我国第一个草原系和草业学院,创办了我国草原生态研究所。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在全国部属重点综合大学中首家设有草业科学专业,并且被列为“211工程”和“985工程”建设中的重点学科方向。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是任继周直接工作,践行任继周教育思想最充分的教学团体,发展也最为迅速。虽然只有十几年的历史,但2013年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公布的全国第三轮学科评估结果,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草学一级学科在全国参评的20所高校中排名第一,在全国第四轮学科评议中获A+,成为兰州大学率先进入“双一流”建设的重点学科。

六、综述

道法自然,日新又新是任继周提出并被确定为院训,这种遵循自然规律、不断创新发展的科学研究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草业学人。他创立了草原的气候—土地—植被综合顺序分类法,这是国际上第一个适用于全世界的草地分类系统;创造了划破草皮、改良草原的理论与实践,开创划区轮牧及放牧生态学的研究;建立了评定草原生产能力的新指标——畜产品单位;建立草原生态化学的理论体系,提出了草原季节畜牧业理论,提出了提高高山草原生产能力的综合技术措施与理论;建立了西南岩溶地区草地—畜牧系统可持续发展的技术体系;建立了黄土高原区草地农业系统的发展模式;创建了草坪研发的理论与技术体系;研制出甘肃省生态建设与草业开发专家系统;建立了草地农业生态系统的理论体系;提出了实施草地农业系统是历史发展必然的论点。

任继周总结多年的农牧区调研,有两点很深的感触。第一就是草原退化,第二即是传统农业处境日益艰难。他认为“以粮为纲”的“耕地农业”,既违反了生态系统的基本规律,也割裂了农耕区与牧业区的正常联系,导致农区牧区两败俱伤,“三农问题”与“三牧问题”联袂并发。为此,任继周提出了融合农区和牧区,种植业和养殖业的“草地农业系统”,来弥补“耕地农业系统”之不足。1993年,在退居二线后,他更为关注草业科学的内涵发展与整体构思,迎来了他的草业思维新高潮。1994年他发表了“系统耦合与荒漠-绿洲草地农业系统”,提出了系统间功能互补、整体优化的“系统耦合”和与之伴生“系统相悖”概念。

1999年,他提出“营养体农业”,对资源合理利用和环境保护有重要指导意义,还提出“食物当量”;2000年发表“草业系统中的界面论”;2002年提出“藏粮于草”,阐明了草在保障我国食物安全与生态安全中的重大作用及调节功能;2004年发表了《草业科学框架纲要》论文,结合他几十年工作的心得,主要对草业科学教育及学科设置框架进行了系统构思、凝练与论述;2006年提出“农田当量”及其应用,2009年又进一步提出并着重论述了草业科学的多维结构。认为“维”是现代科学研究与应用的重要概念,是连缀、规整相关学科为一个整体的灵魂。近几年来,任继周一直考虑怎么把草业科学更好地加以凝练并进一步发展起来。2012年12月,任继周的又一篇重要专著《草业科学论纲》,以“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由国家出版基金资助,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正式出版。

为了加强草业科学基本建设,组织全国专家之力,主编了《草业大辞典》,主持编纂《草业百科全书》。耄耋之年的他,又提出了草业文化构想,这是草地农业生态系统的哲学升华。在国内率先开展农业伦理学与农业系统发展史研究,开创性编著了《中国农业系统发展史》,纠正过往农业史的偏颇,指出我国农业发展的历史规律。领衔著述《农业伦理学》,率先从哲学高度研究中国农业系统发展规律与未来。

作为我国草业战线的战略科学家,任继周给后学们重要的启迪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忠于真理的科学精神

对“以粮为纲”的反思。“辟土植谷曰农”的耕地农业在我国历史上起过重大作用,但建国后“以粮为纲”升华为国策,历经两千年,深度固化的农业系统,谁也不敢触动。任继周认为,“以粮为纲”的“耕地农业”既违反了生态系统的基本规律,也割裂了农耕区与牧业区的正常联系,导致农区牧区两败俱伤,“三农问题”与“三牧问题”联袂并发。

对禁牧之风的批判。进入21世纪,草地退化引起重视,各方都将退化的主因归咎于放牧,一时禁牧之风盛行。任继周对此非常着急,先后发表了《放牧管理的现代化转型——我国亟待补上的一课》《放牧,草原生态系统存在的基本方式》等文,指出发达国家伴随工业化的进程,到20世纪30年代完成了放牧由原始粗放型转化为现代放牧系统,成为第一世界农牧业的必要组分,一再呼吁我国加紧对放牧系统现代化转型的研发。20世纪80年代开发南方草地资源曾引发争论。任继周支持建设草地,“向草山要肉”。他认为关键是要解决其中的技术、管理问题,那种认为南方只能发展林业的观点,既不科学,又阻碍我国的农业现代化发展。为此,他撰写了名为《南方草山是建立草地农业系统,发展畜牧业的重要基地》的文章,在文中尤其提到了如何看待林、草之争。并亲自主持西南岩溶山区的草地建设工作,成效显著。

从草业生态系统的长期研究,深入发展为草业系统发展史和农业伦理学的研究,并出版专著。

其二,突破物质条件局限,展现革命达观情怀

1950年,西安到兰州五六百公里的路程,任继周足足走了21天,但并未在任继周的心里留下任何芥蒂。到了兰州后,住的是三间土房,窗户没有玻璃,实验条件更是简陋得出奇。20世纪50年代,暑假安排有为时两周的本科生教学实习,任继周通过以前的草原调查,将实习地点选在了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的抓喜秀龙滩草原。没有落脚点,师生自带帐篷,风餐露宿。试验站的条件一直很艰苦,年均气温在零度以下,生活之艰辛难以用言语穷尽。筚路蓝缕,艰苦创业,在任继周身上体现的尤其突出,数十年来,不论在哪里,也不论条件多么艰苦,始终没有动摇他扎根甘肃、心系草原的信心和决心。

其三,不慕荣利、甘于寂寞的奉献精神

任继周从1950年来到西北,到现在70年来历经艰难,也曾经有过一些离开的机遇,但对事业、对集体高度的责任感,让他一直坚持了下来。

他始终牢记自己的生存目标,每一个时期,都能找到适应当时、当地的条件,开展或多或少的工作,从不虚度时光。

他多年养成了学习、思考、工作的习惯,闲不住,前面总有做不完的工作,而且去认真地做。

他不与别人比地位、比待遇、比享受,喜见别人长处,见贤思齐,没有嫉妒心。真心帮助别人,宽容别人的不足,与集体共同前进。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他的学习精神,奉献精神,科学精神,永远激励着草业学人砥砺前行。

发现错误?报错
文:张宏发
图:
视频:
编辑:徐倩倩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