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晨报】相恋5年,3年时间分隔两地 结婚时仪式简陋得不敢说自己是新郎
“我欠她一个婚礼, 这次母校帮我们办”

日期: 2019-08-0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幸福的一家三口

两人当年的婚纱照。

一个人一辈子可能都遇不到的旅途窘境,他一个人在半天时间内悉数经历;一个人一辈子最隆重的婚礼仪式,他却寒酸到不敢跟别人提及他也是新郎。得知他俩有幸参加母校110对校友集体婚礼的那一刻,深埋心中多年的情感再也没能兜住,泪水扑簌而下。即便讲述他和她那段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校园爱情故事时也几度哽咽:亏欠爱人一个像样的婚礼,这次母校帮我们办!

1兰大遇见最好的爱人

“兰州有涤荡灵魂的长河落日,母校有永念在心的良师益友,每及思念,浓情满满。这份浓情,不仅属于我一个人,它同样属于我的爱人。和爱人共同拥有‘山色横侵遮不住,明月千里好读书’的甜蜜回忆,是我们此生永远抹不去,更是值得永远回味的青春记忆。”从小在四川农村长大、现在珠海机场工作的朱伟源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如是说。

听闻母校110周年校庆之际举办校友集体婚礼的消息后,朱伟源平静了多年的心再次“躁动”了起来。报名前的一次电话沟通中,他倾尽全力压制住内心的激动与渴望,用尽可能平静但又带着强烈意愿的语句讲述着他俩的故事,结果还是没能忍住激动和“遗憾”的泪水,他渴望参加此次集体婚礼,以弥补多年来对爱人的“遗憾”。

当被选中的结果公布的那一刻,他深埋在心中多年的那股无以言表的激动再也没能兜住,泪水扑簌而下。

一切的美好,从2004年的那个夏天开始,这一切都源于他在最好的年纪,走进了最好的大学,遇到了最好的爱人。

2004年高考填报志愿,在班主任的强烈推荐之下,经过和家人慎之又慎的考虑之后,朱伟源锁定了兰州大学。从西南到西北,正式开启了他人生最重要的四年。

大一第一学期,他主动报名加入校学生会并“入职”秘书处,当时的秘书处与校学生会的另一个部门——生活部共用一间办公室。在办公室值班期间的一天,他与他的爱人李静有了一生中的第一次见面。她来自经济学院,在学生会生活部;他来自管理学院,在学生会秘书处。尽管第一次见面并没有影视剧中的“一见钟情”那么猛烈,甚至双方都没有深刻的印象,但平淡如水的见面为两人后续的“缘分”埋下了伏笔。

2真挚爱情通过异地考验

大一、大二除了学习,朱伟源的大部分精力都扑在了学生会和校园“创业”这两件事上,这期间的大部分经历都有好友“捣蛋鬼”带领宿舍舍友的参与和帮助。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捣腾(收购)二手自行车:“捣蛋鬼”和李静所在宿舍的4个女生集体上阵,在各个宿舍楼下张贴收购二手自行车的广告,赚了钱大伙一起吃饭。或许正是这些不经意的相处,他心中的“爱情种子”开始发芽。

“到了大二,凭借大一的接触,我俩也渐渐熟悉起来。就在大二暑期,我的机会来了, ‘捣蛋鬼’和宿舍其他人陆续回家,只有李静回家的车票比较晚,而我恰好暑期无回家计划。就这样,李静宿舍的几个女孩就顺理成章地把她‘托付’给了我。这期间,多次的两人独处,一起用餐、一起爬萃英山、一起逛校园市场,发信息聊天至深夜……感情急速升温。我清晰地记得那个日子:2006年8月26日她暑期返校后的晚上,我们一起散步至一片草地时,我鼓足勇气说:‘做我女朋友吧!’她‘嗯’了一声,我激动地抱起她原地转了好几圈。从此以后,我们的手就牵在了一起!”

跟其他校园情侣一样,朱伟源的身边从此多了许多羡慕的目光。两人牵手走在校园,共进三餐,同上自习,一起坐校车去兰州市区逛街、爬五泉山、游黄河铁桥……时至今日仍历历在目。她体贴温柔、知书达理、温婉漂亮,他们成为身边同学和朋友都认为很“登对儿”的情侣。

2008年毕业后,朱伟源选择了南方城市珠海,李静则留在兰大继续深造,异地恋大幕就此开启。

当他踏上开往广东列车的那一刻,送行的除了她,还有不少朋友和同学,依依不舍的离别,狂泻不止的泪水,他首次体会到了离别的痛楚,那一刻,他从她的眼光中读懂了伤悲。火车越开越快,她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直至看不见……

“时间过得飞快,3年异地恋在煎熬平淡的日子中挺了过去。回首那段时光,真正成就那段异地恋的,正是我们相互之间的信任、信心和坚持,这些都随着时间的累加不减反增——异地恋的苦涩,是另一种独有的甜。”朱伟源说。

3拜访未来岳父尽显“人在囧途”

2009年春节,朱伟源首次踏上了拜访未来岳父的旅途,目的地:山西运城!大年三十,他带着提前备好的“见面礼”,怀着无比激动和忐忑的心情,搭乘从珠海起程的飞机。殊不知,一个人一辈子可能都遇不到的旅途窘境,12小时内他悉数经历。

“以下是我那次‘人在囧途’的各个片段,每个片段都是珍贵的‘长镜头’。”朱伟源说。

片段1:上午十点半,飞机落地西安咸阳机场后,打开行李箱发现原本准备的五粮液出现滴漏,浸湿了行李箱,后来得知是在行李托运过程中的碰撞所致,机场方面快速理赔,算是顺利离开。

片段2:出候机楼后,即刻打车前往西安火车站,目的是赶上到运城的火车。司机师傅的车开得倒是挺溜,没成想就在即将进入高速公路最后1公里时,跟司机聊天才得知,车子行进的方向居然是咸阳火车站!无奈之下,车子调头返回候机楼,换乘另一辆出租车朝西安火车站飞驰而去。

片段3:紧赶慢赶到达西安火车站售票窗口,“这趟车刚发车,你早来几分钟就好了。”售票员的一句话,如一桶凉水从头淋到脚。

片段4:立即致电在运城家里静候他到来的她,告知还可以乘坐到运城的汽车,所幸汽车站就在火车站旁边。“停运了,今天没有开往运城的班车”——晴天霹雳!“你往前走,还有一个汽车站,大概距离1公里,你看看那里有没有车。”售票员估计看他着实可怜,赶紧支了一招。他迅速拉着行李奔向另一个汽车站。

片段5:一阵奔波后终于如愿到达新的汽车站,可真实的场景那里就是一个停车场而已,“汽车站”三个硕大的字立在那里,却无车无人,他无助地返回火车站。

片段6:返回火车站后已是下午两点,问询得知晚上十一点半有一趟开往运城的火车,次日凌晨三点半到达。买票、候车、出发……

经历了不寻常的旅程之后,他和她终于在大年初一上午八点胜利“会师”运城火车站。上午十点抵达此次旅途的终点站——未来岳父家。

4像样的婚礼母校帮我们办

2011年夏天,她研究生毕业后供职于珠海当地一所高校,他和她很快就领证结婚、组建了小家庭。当时的他,几乎身无分文,更甭提房子、车子。也正是这段经历,让他的遗憾至今都无法弥补,这也是他为何如此强烈地希望参加母校集体婚礼的缘由。

“拍完婚纱照后,我们如期举办了‘婚礼’。作为珠海的新成员,我们没有什么存款,也没有多少朋友亲属,加上双方的父母和亲属,勉强凑齐了两桌,两家人一起吃了个饭,这就是我们俩的婚礼。整个过程,一件别人或许并不在意的事情,这么多年一直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当时婚礼定在国庆节当天,同一家酒楼举办婚礼的还有好几对,其中最不起眼的那个便是我。其他新郎和新娘,鲜花、婚纱照、迎宾、合影等一概不缺,而且高朋满座,仪式感满满。就这样,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走进了预订好的那个所谓婚礼现场的包间,心里的泪却早已滴落。” 朱伟源哽咽着说。

“婚礼仪式只是一个过程,没必要跟别人比较,凡事都要斤斤计较,那还不把人累趴下了!” 一向低调的李静倒是很开明。不过,她对即将到来的兰州大学校友集体婚礼特别期待:“能参加这个活动我们非常开心,到时候可以见见老师,看看同学,顺便弥补我俩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的缺憾,特别有意义!”

朱伟源说:“婚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直陷在还钱、借钱、还钱的循环模式里,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很少外出吃饭,衣物更换频率极低,几乎没有外出旅游……可就算是这样,我们都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和放松,我要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付出就有收获,如今,他们爱情的结晶——宝宝已上小学了,而且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车子。爱人继续深造攻读博士学位,他也开启了创业生涯。

这个日子过得蒸蒸日上的小家庭,期待更好的未来!

文/兰州晨报/掌上兰州首席记者 武永明 实习生 张萱

图/朱伟源、李静夫妇提供

(《兰州晨报》 2019年8月9日 A07关注)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法伊莎
责任编辑: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