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晨报】同在兰大学习八年,同有“麻醉医师”的职业梦想
——一次回眸,一句话,缘定今生

日期: 2019-08-08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学生照、生活照……每一张合影都流淌着浓浓的爱意。

文·兰州晨报/掌上兰州首席记者武永明 实习生张萱 图·由张广儒夫妇提供 ▶张广儒和彭晨媚的工作照。

一个是南国女生,娇艳欲滴,硕士毕业已工作;一个是北方小伙,干练飒爽,博士正读谋高职。两个从小到大没有任何交集的年轻人,因为“麻醉医师”这个共同的职业梦想“黏”在了一起 ,吃面长大的他现在也喜欢上了吃米饭,以米为主食的她也习惯了吃面片子,两颗心互相靠近,就没有抵达不到的目的地,走累了玩累了需要歇一歇的时候,有他的肩膀可以依靠,真的好幸福!这对2019年3月7日才领证结婚的新婚夫妇,7月14日已在西宁举办了西式婚礼,8月18日在兰州将迎来更加盛大的中式婚礼。

4年联络靠“中介”

2011年高考,青海男生张广儒和湖南女生彭晨媚双双考入兰州大学,张广儒在第一临床医学院,彭晨媚在第二临床医学院。一次去榆中夏官营给留守儿童辅导课业的路上,一次不经意间擦肩而过的回眸,让两个此前没有任何交集的西北小伙和湘妹子结缘。

“大一第二学期,我们两个一起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支教活动,一次去留守儿童家里的路上,一个模样特别清爽的女生让我眼前一亮。”张广儒说。此后,他向老乡打听才知道她叫彭晨媚。

长这么大跟女生单独说话都有点脸红的张广儒,不敢直接上前搭讪,直到一个学期支教结束也没有说过话,可是,彭晨媚清爽美丽的模样已深入他的脑海中。

“大二第二学期我们分选专业,我和张广儒都选择了麻醉学,之后就一直在同一个班。此前,我只知道他是第一临床医学院的。上专业大课的时候,我喜欢坐在前几排,但张广儒始终坐在最后排,我就觉得这个男生不怎么说话,外表看起来有点高冷。”彭晨媚说。

彭晨媚的一个室友是张广儒的青海老乡,此前张广儒和这位老乡一起参加过社会实践,比较熟悉。相比于彭晨媚的“慢热”,已经“情根深种”的张广儒经常向老乡打听彭晨媚的各种消息。室友也总在彭晨媚面前狂吹张广儒:人长得特别帅气,做事踏实认真,待人真诚大方,关键是没交过女朋友,是非常靠谱的那种男生。渐渐地,两个人在老乡室友的“里应外合”下,更加了解了对方。

“但我们现实生活中其实交流并不多,直到大五快考研的时候才第一次加了微信好友。当时我想报考第一临床医学院的研究生,所以想找在第一临床医学院实习的同学中打听了解一些情况,结果有同学刚好给了我张广儒的微信。从那以后,我们才跳过了‘中介’,双方直接联系了。”彭晨媚说。

“我要照顾你一辈子”

2016年3月,大五的彭晨媚正在兰大二院麻醉科实习,张广儒则在兰大一院实习。

“那段时间我扁桃体发炎,需要做手术,就让张广儒帮忙去校医院问一下医保报销事宜。没承想,听到我要手术的消息他急了,一个劲儿地问我‘你怎么生病了?’‘怎么还要做手术?’‘严重不严重?’一股脑的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才觉得他可能喜欢我。”彭晨媚说。

彭晨媚手术后住院的一个星期,也是张广儒疯狂“献殷勤”的绝佳时期。每天早上都会从兰大一院附近买好早餐,然后挤公交车给在兰大二院的彭晨媚送去,午餐、晚餐更是变着花样。

彭晨媚说:“有一次我很想吃在老家吃惯了的鸡蛋羹,他跑了很多地方去找了,最后从学校对面的毛家饭店给我买了回来。还有一次,他排长队从学校附近的一家豆浆店买了一杯现磨豆浆给我送到兰大二院的学生公寓,每天我还没睁眼,早餐就放在桌上了,从兰大一院到兰大二院坐公交车过来陪我,一直到本科毕业。还有一次,我们约好晚上一起吃饭,但我的一场手术结束时很晚了,他就一直坐在手术室外的等候区,从下午4时等到晚上10时许,最后晚饭也没吃成,他送我到公寓楼下时都11时了,空着肚子一个人回学校了,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也很感动。”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次手术当天,我躺在病床上浑身难受,眼泪直流,他抱着我对我说:‘我要照顾你一辈子’,我立刻就心动了,这或许就是‘乘虚而入’吧!”彭晨媚回忆说。

“医院,是我们以后向往的工作地,也是我们爱情开始的地方,而那一次,我们的身份不是医生,她是患者,我是家属。从湖南来兰求学的她在兰州做手术,坚强而孤独,当我看到病床上的她时,我深知我要照顾她一辈子。第一次有为一个人牵挂安危的感觉,第一次作为一名医者体会到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心情,第一次从转运床上把她抱到病床上。这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最后汇到一个点,这一个点,让她真真切切地走到我面前。”张广儒说。

旅行,说走就走

“我陪你过了三个生日,你也陪我过了三个生日,你会提前帮我准备小礼物,我也永远会帮你买生日蛋糕。有一次,你的生日,我问你想要什么,你说想要个蛋糕,二十块钱的小蛋糕,上面写个媚儿我爱你,就够了,我们也过了一个特别有仪式感的生日。生活就是这样,我们在学生时期相遇相爱,我可能给不了你最好的,可是我会把我最好的都给你。你说过,你从小到大过生日都在学校,没吃过生日蛋糕,我便不想再让你过任何一个没有蛋糕的生日;你说过,你从来没有织过围巾,却偷偷为我提前很久准备;你说你不会做饭,我想说,我刚好会;你说的我都记得。”这是张广儒写给彭晨媚的爱。

两人在兰大八年,留下了两套毕业照,共同度过了三个生日,也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从天堂山到杏林楼,他们牵手走过校园的每个角落。实验研究之余,他们一起在黑马河看过太阳从宽广的青海湖面上冉冉升起,在橡皮山上领略了六月飞雪的魅力。辛苦协作一个多月的动物实验喜得结果后连夜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到成都看了可爱的大宠熊猫,品尝了地道的成都火锅;也曾因为一张微博上的照片,驱车一千多公里到甘南探寻扎尕那的神秘……

“如果可以,我愿和你一起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愿和你一起用脚步丈量世界的长度,我愿和你一起从日出到日落,从春花秋月到夏日冬雪。”张广儒说。

“不光是旅行说走就走,在兰州报名跑马拉松也是说走就走。因为家庭跑报名条件不许可,最后只能通过普通报名,没想到两人双双中签了,我们周围很多报名的同学要么中签一个人,要么两个都没中签。我俩手牵手跑完了五公里,很幸运,也很有意义。”彭晨媚说。

这辈子吵不散

“当我犹豫不决要不要考博的时候,她说:我支持你!当我遇到困难时,她似乎都能听见我心里的声音而且说:你去吧,我支持你!当我苦闷抑郁时,她说:你有我!她的调皮,她的嬉笑,她的温柔,她的脾气,她的坚强……都只给我一个人看。多年来我们也有过争吵,有时也恶语相向,我们内心都有自己在无法控制情绪时伤害对方留下的歉疚。她说过:你最不喜欢的我,就是骂你吼你的我,我们慢慢学会了沟通,争吵不能避免,但吵是吵不散的,这就是我们。”张广儒说。

2017年9月17日兰州大学108年校庆当天,看着108对校友特别是满头银发的校友夫妇如钻石般闪耀的集体婚礼,现场观众张广儒、彭晨媚感动落泪。为了能顺利报名参加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校友集体婚礼,2019年3月7日,两人携手领证结婚,他把自己交给她,她把自己交给他。

2019年7月14日,张广儒和彭晨媚在西宁举行了一场西式婚礼,一个月后的校友集体婚礼当天,他俩将在母校师生亲友的见证下体验一把盛大的中式婚礼。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儿都是流浪。

遇见她之前,他没想过结婚;遇见她之后,他结婚没想过别人。

情至深处,因为是他,所以爱他;

因为爱他,所以只能是他。

(《兰州晨报》 2019年8月8日 A10关注)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法伊莎
责任编辑: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