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总有希望等待着我们

日期: 2019-06-1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徐霜

我偶尔会躺在床上想些虚无缥缈的问题,比如时间的无穷,比如天体的兴衰;昨晚入睡之前,突然想到了末世。

坐在影院里看《流浪地球》的时候,影片后半部分开始强调两个字:希望。行走在地表之上,零下八十多摄氏度,风声呼啸,冰封的高楼和山脉岿然不动,只有这两个空泛的字,支撑着地上的人空洞地走下去。

十二月的一节课上,老师问我们:人类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我想了很久,勇气、热爱、乐观、仁义......所有这些一一出现,又一一被否决,直到同学说:“希望。”

他就是平平常常地转过身来对我说“希望”,再正常不过的语气,却令我醍醐灌顶。

就在几天前,同一位老师,在课上问道:“当世界末日来临,你会是尽力逃难活下去的人,还是在一旁静静看着一切,等待死亡降临的人?”

那段时间我一直低沉着,像有一块重物隐秘地压在心上。离家千里,横跨半个中国去上大学,从多雨多情的江南到广袤苍郁的西北,我的不安和惶恐在茫茫的漠北上微不足道,一阵风就能把它吹走。很多尖锐的、悲观的情绪慢慢生长出来,所以回答这个问题时,我想也不想地选择了后者,还附加了一句:“何必大费周章地逃难呢?已成定局,死亡只是早晚的事,倒不如死得平和安详点。”

当时,我的老师没有说话。

然而此刻的一个“希望”,却像初春的温度。河流涌动在暮冬的坚冰之下,慢慢地冰面豁开了一条细微的裂缝,然后,突然直接,冰面断裂的声音一点点响起,最后分崩离析,春水初生,夹带着断裂的浮冰。

我忘记了希望,而我是不是唯一忘记了希望的人?希望到底被遗忘了多久?我们是否还记得,这隐埋在我们内心深处,却一直发着光亮的品质?

影视业中,灾难片一直备受青睐。《2012》上映时我刚刚升入初中,在一个有风的凌晨,我看着屏幕上四散逃窜的人群和铁锈红色的天空,心里想得其实就是:为什么要逃?地球要完了,又能逃到哪去?这样子折腾,结果换来的又是什么?

拉丁文里有一句 “Sedomnesunamanetnox”,翻译成中文是:“总有黑夜等待着我们。”一场所有生灵都避无可避的永夜———死亡。我时不时会想起这句话,尤其是看了倍感压抑的书或电影以后。那个看着《2012》的凌晨,不可避免地又想到了它———到底什么在等待着我们,其实从很早以前,我们就知道了。人生,不管攀了多少峰,绕了多少弯,最后的最后,不还是那个一模一样的结局?那中途的疲累与心伤,热情与喜悦,注定会归于沉寂,那又何必在这世间浮浮沉沉,纠缠不休呢?

当我去请教时,长辈多会告诉我,这种问题,想来无用;再有一些人会说,这种问题不能多想。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想通,我只是听从告诫,不深究,也不去想。但每当遇到情绪作祟的夜晚,这种问题,其实是最能拖垮一个人,最能让一个人崩溃,也最能推一个人走入绝境的问题。

但我坐在十二月的课堂里,粉状的雪纷纷扬扬落在窗外,突然觉得,头脑中和心中的一道卡,通了一些。

人们去享受山川河流、良辰美景,纵然有时叹一句“奈何天”,但更多时候却想得是“活着真好。要是有杯酒,就更好了。”美景入眼,美食下肚,生活好像没有什么过不去的。熬过了眼前的坎,未来会好起来的;要是好不起来,那就是这个坎还没过去。眼下有这般壮美的河山,焉知日后不会再遇着同样甚至更胜的景色?手边有这般醇香的美酒,焉知日后不会再尝到同样甚至更香的酒水?是不见来路,可只要有一点点好事发生了,就总觉得,日后,也有路要走,有菜要尝,还有人要爱。

那些末世光影里四下逃难的人们,不恰恰正是出于希望这一本能吗?超过百分之九十的灾难片,最终都会给观众蕴含着一丝希望的结局,《2012》最后那穿透珠穆朗玛峰顶的一束晨光,《雪国列车》最后那在雪地上缓缓移动的几只北极熊,《后天》最后那蓝得不惹尘埃的地球……不论影片的商业色彩有多浓厚,希望,多是导演绝不愿剔除的主题。

我为什么就是没有发现呢?当我还在为诸神黄昏、洪水灭世的神话而伤怀时,我为什么就是没有看到,在毁灭背后的新生的希望呢?

北欧地区气候恶劣,过去,当地人们常年挣扎着生存,但在自然的力量面前,人力不堪一击,人们了然 “生命无常”之理;因此,北欧神话,多沉重哀伤,最后那一场诸神黄昏,更是似乎昭示着生存的根本,就是灭亡。但在星辰陨落、时间消失之后,宇宙的极南端,残余的神与幸存的人类,再一次创造出了新世界。

诺亚登上方舟,洪水席卷天地,但终于洪水退去,鸽子衔来青翠的橄榄枝,生命又开始遍布大地。西方多的是洪水灭世的传说,但洪浪滔天终有尽时,到头来一定会出现转机。而中国,在中国,没有洪水灭世的传说,只有治水治洪的文献记载;不问先知,水来则治,远鬼神,敬祖先,为什么?人,往往在绝望之中,会转而祈求神明,而我们,一直活在充足的希望之中。

支持着我们的先祖,我们这一代人,和我们的子孙不断生息繁衍下去的,就是希望了。当希望消失,世界就是一座巨大的坟墓,海洋与天空不再深邃和邈远,而只是空洞洞的蓝,蓝得再也不能说像美人的眼眸;很多很多东西也会随之逝去,即使不消失,也会染上沉重的哀愁,让人在绝望中窒息,再也不愿回到这世间。

《流浪地球》接近尾声时,联合政府在领航员孤注一掷时说道:“我们选择相信希望。不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坦然接受。”在人类即将面临的两千五百年的流浪旅途中,希望是保证人类不会丧失理智、不会举枪自杀的唯一力量。影片里说:“希望是这个年代,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那个年代,没有人会再去在乎钻石、珍珠、玛瑙,但希望弥足珍贵。这个空泛的词语,这个对流浪之路的科技进步毫无实用价值的词语,不再是一种品质。它是一种力量。只有植入了这种力量的心灵,才能对抗世间的千难万险,接受红尘的人情百态。

我们常常会忽略,甚至漠视,一些很早很早就在耳边的词语;因为提及得太多,以至于我们几乎从不去深究这些词语代表着什么。比如希望,比如爱。我们真的懂爱吗?还是我们只是将心动当作了爱情,将渴望当作了爱情,将胆怯错认为了爱情,将鲁莽错认为了爱情?我们真的懂希望吗?还是我们只是眼睛看着它,心上却不留下它的分毫痕迹,以至于,当我们阴郁低沉时,我们就一下子像被压垮了一样,连站起来的欲望都没有呢?

如果我早一点了解到,如果我早一点懂,他离开我的那个晚上,我是不是就不会那么难过了呢?

再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还是会想些虚无缥缈的问题,想到睡不着,也是常有的事。只是没有再像从前那样,被疯长的情绪纠缠,也许是因为渐渐适应了当地的环境,也许是因为慢慢交到了和善的朋友,总之一切,都开始变好。

所以,在哪里,都会有希望的。

(《兰州大学报》 2019年5月30日 总第937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赵洋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