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奶奶的木柜

日期: 2019-06-1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王晓菊 (文学院2017级研究生)

童年时代似乎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尤其是无法触及的东西。

那个漆着暗红色油漆、很丑陋的木柜在旁边的家具中是那么格格不入,但它对于奶奶的价值却是其他家具望尘莫及的。两扇磨破了边棱的门总是用一个军绿色的小锁牢牢锁着,那是我童年记忆里最神秘的东西,没有之一,就连那个小锁在我看来也与众不同———普通的锁都是去掉钥匙后一摁就锁上了,而它必须要钥匙才能锁上。

柜子里的神秘总是诱惑着我去窥探,常在奶奶不在时悄悄走到旁边。那两扇已经不怎么互相配合的门轻轻一推下面就会有一个小口,里面黑魆魆的,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忍不住心惊胆战地将一只手慢慢伸进去,手可以自由的在一定范围内翻转,摸到的是很多纸盒子、书、布料之类的,盒子动一下哗哗的响,却无法拿出来。那只进去的手像探秘宝藏的勇士一样,既骄傲又遗憾。妈妈说那个木柜是奶奶的妈妈传下来的,是奶奶的嫁妆,连她都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不达目的不罢休,和奶奶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拐弯抹角地问木柜里的东西,奶奶总是笑着说:“里面没什么好玩儿的,等你长大了就都给你”。于是,一边盼望着长大,一边时刻注视着奶奶的一举一动,只要她一开柜子立马围上去,高度集中的扫视着里面的一切,但奶奶总是很利索的锁上门。最后,终于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法,恳求奶奶每次开柜子后让我代劳锁门,奶奶无奈的答应了,从此便成了除了奶奶外可以近距离接触那个神秘之物的第二人,一度为此而感到自豪。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和爷爷在炕上相谈甚欢,奶奶坐在炕楞上沏茶,那个小木柜的两扇门破天荒的敞开着,午后的阳光直射进来将柜子照的通亮,里面的神秘气息似乎被刺眼的阳光驱逐了一般。奶奶一件件的将一些东西拿出来放进去,爷爷戴着每天看新闻时的石头眼睛一丝不苟的向客人介绍着,客人拿着几件东西走了后,爷爷第一次正式的给我和弟弟展示着他所说的“传家宝”。但从那之后,似乎对柜子少了几分好奇。

快上初中时,爷爷去世了,奶奶打开柜子整理一些爷爷的东西,我作为小帮手终于看清了庐山真面目,一些皱的不能再皱的书是爷爷曾经读过学习过的,奶奶说爷爷对历史、家畜非常感兴趣,大多数都是这类书,我一本本翻过,闻着书的味道,体味着爷爷的生活痕迹,那股神秘的气息似乎又出现了,特别熟悉。奶奶说爷爷总是不让她在书里夹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那些都是我们一家人的鞋样子、绣花样子,不夹在里面,丢了怎么做鞋哦。另外,还有一些爷爷与姑姑们的往来信件,票子之类的,全是七八十年代的回忆。我问奶奶,那些“传家宝”呢?奶奶说哪还有什么传家宝,都卖的差不多了,你们小时候生活不好,要吃饭呀。整理完奶奶又小心翼翼的锁上了,我突然意识到,那里封存的是记忆。

之后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上高中,临走前把自己的一些收藏的东西寄存在柜子里,我觉得只有那里才能保留住这些东西的秘密。奶奶顺手把钥匙放在下面的抽屉里,说想取东西的时候自己打开就好了。于是,那个柜子,那把锁,似乎属于任何人。有次开学收拾东西的时候,奶奶把那把军绿色的锁拿过来说带去学校可以锁柜子,就不用再买啦。我说那个柜子不锁了吗?奶奶笑着说没什么可锁的呀。我接过锁,用钥匙轻轻的锁好,到现在再也没用过。

上了大学后,奶奶从柜子的最深处取出一包东西给我,说这是她出嫁时的一些首饰,让我拿去打些漂亮的样式戴,她除了这个没有什么东西给可以给我了。我打开包裹,捧着那用泛黄的卫生纸一层一层紧紧包着的首饰,久久注视着角落里的木柜,似乎掏空了它的最后一丝神秘。

如今回家,奶奶已经不在有木柜的房间住了,偶尔看到它,发现它与旁边的家具那么的格格不入。爸爸说,把它搬到厨房去吧,家里人谁也没反对。

(《兰州大学报》 2019年5月30日 总第937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赵洋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