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一直走下去
——扫描兰州大学绿队20年历程

日期: 2019-06-1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蒋云鑫 郭静 赵淼淼

他们眼中有水木,心中有绿意;

他们连续十年奔赴青海,只为让普氏原羚重新在高原起舞;

他们一天徒步30公里,致力于将古道文化发扬光大;

他们一路向西深入农村,为孩子们带去知识与欢笑;

他们仰不负蓝天,俯不愧绿草。

他们是兰州大学绿队——一个因为筷子而诞生的组织。

1999年,面对学校食堂每天生产数千双筷子的现象,1998级法律系学生宋然平心中很不是滋味,因生产筷子而轰然倒地的树木一次次浮现在他的眼前,并逐渐压在他的心头。在和另外7名同学交流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宋然平意识到环保事业需要他们的努力,也需要更多人的参与。

当年4月7日,宋然平等八人共同创立了兰州大学绿队,并在之后不久用几千根筷子做成筷子树,在兰大食堂门口、兰州其他高校等地进行展览,活动受到广泛认可。

成立至今,绿队始终以“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为理想,以“倡导绿色生活,维护绿色家园”为宗旨,以“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小事做起”为口号,立足西北,面向全国,一直在环保路上昂首奋进。

意外大奖开启护羚之路

在波光潋滟、水草丰美的青海湖畔,屹立着世界首个普氏原羚特别保护区。

阳光下,羚羊们跳跃着、奔跑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波浪起伏的曲线,分外优美,像极了它的名字——高原芭蕾舞者。

可你是否知道,在上个世纪末,这种美丽的生物濒临灭绝?

你又是否知道,是谁让“高原芭蕾舞者”重新起舞?

是兰州大学绿队。

2003年11月,王雯同学代表兰州大学绿队参加了由清华大学主办的BPCP生物多样性保护项

目的培训。在准备申请书的时候,前不久看过的一篇文章 《世界最稀有的羊——普氏小羚羊》跃进她的脑海,思来想去,她决定将普氏原羚写进申请书。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偶然的灵感竟然获得了当年BPCP的唯一金奖,还得到了3000元奖金。

这一结果让绿队人振奋了!他们迅速成立了普氏原羚项目组。

2004年农历正月初十,项目组的20名队员背起行囊,前往普氏原羚的栖息地青海省刚察县哈尔盖镇。他们走访了青海省林业局、环保局和草原总站,沿着西宁—湖东种羊场—哈尔盖—甘子河—鸟岛—刚察—西宁的路线进行野外考察,调查、收集了当地已有的有关普羚的资料,对普羚生存环境及周边生态状况有了初步认识。

到2月14日,项目组队员完成了第一期考察,其中两篇论文分别获得了甘肃省第五届“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一等奖和二等奖。同时,考察文集《最后的舞者》也在队员们的手中诞生。

护羚之路并不容易

好的开始点燃了绿队人保护普羚的决心,却没有办法烧掉这一路注定的艰辛。

第五期项目负责人徐新阳说,长这么大,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饥饿”的感觉。由于经费的限制,每人每顿只有一包方便面和一个白饼,完全不够20多岁的人饱腹。徐新阳只要一闲下来,满脑子想的都是食物,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会下意识地抓起周围的东西往嘴里塞吃。

除了吃饭成问题,睡觉对于项目成员而言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由于房间有限,十几甚至二十余人只能挤在一间房间,“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当枕头”是常有的事。

在青海湖边的沼泽地区,项目组成员还遇到过令人绝望的危险。“当我的右脚往沼泽里伸进去的时候,一下子泥就蹿到了我的腰部,越挣扎陷得越深。我当时以为自己没救了。”经过两名队友半个多小时的努力,这名“和死亡苦苦斗争”的队员才得以从沼泽中脱身。

然而,最让绿队人觉得遗憾的不是生存环境的恶劣,而是由于缺乏经验和装备,工作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想要吸引社会资本进入缺乏经济效益的护羚之路,只能依靠他们的奔走呼号。

由于气候和技术条件的限制,他们拍摄的照片往往模糊不清,加上2007年底“华南虎事件”的影响,几乎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们。

尽管困难重重,保护普羚的工作举步维艰,绿队人依然没有放弃。资金不足,从第三期开始每人便用自己为数不多的生活费支持项目。宣传不够,他们便日行三十公里进行宣传。“不管多辛苦,也一定要把这个项目坚持下去。”

终于迎来普羚的春天

2007年底,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成立了世界上首个普氏原羚特护区,这标志着普氏原羚的保护工作取得初步进展。绿队的努力得到肯定,成员们走在护羚之路上的步伐也多了几分坚定。

绿队成员观察了解到,当地牧民用来防止自家牲畜乱跑的网围栏,阻断了普氏羚羊的觅食之路,甚至不少羚羊在翻越过程中丧命。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绿队队员们对网围栏展开了测量,并将测量结果反馈给政府。政府根据反馈的数据在普羚经常出没的地区进行网围栏拆卸,或为普羚的迁徙留出专门的空白。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并不简单,测量工作是一项特别辛苦的工作。繁杂的数据、艰苦的环境,对绿队队员来说无疑都是巨大的挑战,但是挑战背后孕育着普羚生存的希望。

2009年,绿队再次前往青海省刚察县,用GPS全球定位系统帮助哈尔盖保护站完善了保护区的网围栏分布图,羚羊们得以在草原上自由“起舞”。

2010年,普氏原羚项目得到了CCTV、人民日报、新华社等诸多国家媒体的报道,项目拍摄的大型环保纪录片《高原羚魂》在全国一百多家电视台播出。

2011年,通过与青海省环湖自行车赛组委会、甘肃省旅游局等合作,首次在兰州进行了大型普氏原羚的宣传活动,得到了CCTV、新华社、人民网,以及甘肃、青海等地大量媒体的报道,有力地宣传了普氏原羚。

2013年第十期项目结束后,普羚保护问题已经得到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专业人士的加入使得绿队人放下了这么多年的“心头肉”。“我们努力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普氏原羚,真正的保护工作始终需要专业队伍。

现在他们来了,我们也该退出了。”

普羚项目的指导老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青海湖自然保护区特聘专家葛玉修现在仍在从事普羚保护工作,在绿队成立二十周年的祝福视频中,他欣喜地说道:“普氏原羚已由原来的200多只增长到现在的3000多只了。”

央视报道绿队队员重走阴平古道

2018年5月7日,绿队人的面孔出现在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里。

这集名为《阴平古道》的人文纪录片拍摄于2017年夏季,“当导演通过微博找到我们并提出要拍摄纪录片时,所有队员都兴奋了,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宣传绿队和兰州大学的机会,我们抓住了这个机会。”

2017年7月18日和19日两天,兰州大学绿队徒步营与中央电视台阴平古道纪录片摄制组一起踏上了翻越摩天岭的征途,摄制组记录下了徒步营一行十四人穿越密林的惊险过程。

摩天岭是阴平古道上最险要的去处。队员们启程时正值清晨,晨霭中的深丛寻路并不浪漫。山林间多的是隐匿在草木间的蚂蝗,好几个队员们的脚上都留下了蚂蝗叮咬的疤痕。漫长崎岖的山路为水泡的生长提供了温床,“当时我的脚底起了六个泡,泡里面还有泡”。

队伍行进至山顶时正值正午,阳光毒辣得厉害,汗液风干后的盐渍染白了队员们的裤子。下山对于疲惫的他们而言无疑是一项巨大的挑战,然而,没有人向眼前的困难妥协,大家休整之后继续前行,甚至有队员举着山泉,略带搞笑地打起了广告:“徒步山泉有点甜”。

5个小时之后,他们在山下与摄制组成功汇合。

在央视镜头缺席的日子里,绿队人还征服了130公里的路程。期间的某一天,不得已临时更换路线的他们遇上了突然的山雨,到达既定目的地时已是夜里十点。面对紧闭的政府大门,他们只好决定在菜市场睡觉;面对生理期的女队员,身体已经被抽空的男孩子主动烧起了饭。雨后的漫天星辰,没有油水的饭香,菜市场冰凉的地面……“现在回忆起来还挺浪漫的”。

徒步营的诞生

得到央视青睐的绿队徒步营,其实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组织,它成立于2016年5月,是绿队的暑期社会实践项目。成立当年,绿队便策划了第一期徒步,也正是这一次的努力与成绩引起了央视导演的兴趣。

2016年7月,绿队人走上了阴平古道。

阴平古道起于甘肃文县鹄衣坝,终于四川平武南坝,全长265公里。三国时,邓艾攻蜀从摩天岭裹毡而下,直取成都,从此,阴平古道闻名于世。1935年,红四方面军走过阴平古道,留下红军桥、红军战壕等历史遗迹,红军激战摩天岭的英勇事迹也由此传出。

“阴平峻岭与天齐,玄鹤徘徊尚怯飞”,队员们将由此段旅程体会当年邓艾取道阴平古道、翻越摩天岭、一举灭蜀的不屈不挠的精神风貌。

徒步行程中,作为自然保护的卫士,他们严守无痕山林原则,不拿走一片“云彩”,不留下一点垃圾。作为人文游学的行者,他们踏着革命先辈的足迹,追忆烽火长征岁月,体悟艰难民族历程,将厚重的历史刻在心上。

沉重的行囊,脚底的水泡;拥挤而防潮的“地铺”,无处换洗而臭烘烘的衣物;烈日毒辣的午后,被困瞭望塔的夜晚……所有的艰难都没能阻止绿队人日行30公里的步伐。

7月29日20:15,一行15人抵达阴平古道终点:南坝镇江油关,圆满完成了阴平古道重装徒步,成为“第一支全程徒步完成阴平古道的大学生队伍”。

两百多公里的路途,十多天风雨无阻的征程,欣慰与骄傲中也掺杂着某种遗憾,由于保护区禁令等原因,他们没能翻越摩天岭。

每一个人都是选出来的

风餐露宿,白水挂面,“脚底六个泡”,暴瘦二十斤……这样的经历对于绝大多数队员来说,“不敢经历第二次了”。2018年徒步营的队长、2016级经济学院的于婉茹介绍道:“所以去年的队长、2015级管理学院的马颖问我们大家明年谁愿意领队,我们都不愿意,包括我也是拒绝的。”

在前任队长的悉心劝说下,于婉茹扛下了2018年徒步营 “领头羊”的职责。从寒假开始,她和其他几位负责人就开始了徒步营活动的谋划——查阅资料、撰写材料、考察路线、团队建设、前期宣传、问卷设计,几个月的蓄势只为一场真正的徒步。

4、5月份的路线考察是徒步营的必修课。2018年,于婉茹和另外三个负责人两次外出考察路线。“刚开始确定的路线是祁山道,踩点之后发现路线价值与我们的目标不是很匹配,就在清明节之后放弃了这条路线。”经继续调研,徒步营确定了金牛道的广元到成都段,“选择这个路线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金牛道尽管有一些地段被开发成景区,但没有完全被废弃,在今天还在发挥着作用,第二是金牛道两侧是古柏长廊,有一些古道旧迹,能够收获一个很好的自然体验,感悟古道文化,这与我们徒步的目标是相吻合的,第三就是它沿108国道一路南下,沿途的安全问题能够得到保障。”

如果说路线考察只是项目负责人的必修课,那么体能训练就是每一个绿队人的必修课。绿队的训练并不轻松,每年因此“倒下”的人占到报名绿队人数的三分之二,留下来的八十多人中的十余个会进入徒步营。除了绿队每周三次总共20公里的跑步训练,徒步营还会加训,“有一次我们夜跑萃英山,沿勇士路跑到了萃英山顶,主要是挖掘队员的体能潜力和耐力;还有一次夜徒夏官营和萃英山,提前进行一次出营模拟,让大家做好出营的心理准备”。

2018年暑假,徒步营的17名成员自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古城出发,历经11天抵达绵阳市梓潼县,全程徒步169公里。

今年,他们已经确定了新的路线——傥骆古道。

傥骆古道是2018年走过的金牛古道的一部分,长约240公里,是褒斜道、子午道、连云栈道等古道中最快捷也最险峻的一条古道。徒步营的计划是走完金牛古道,即完成整个蜀道的徒步之后,转而徒步甘肃境内古道,以期弘扬甘肃文化。

走过这么多古道,从省外到省内,徒步营从不曾忘记自己的初心:宣扬和保护古道文化、宣传绿色环保文化。

为孩子们带去知识与欢乐

相较于普氏原羚项目和徒步营,绿希行者少了些艰辛与跋涉,多了份与孩子们相处的温情与欢乐。

绿希行者公益支教项目作为绿队现今的七大营期之一,2010年从普氏原羚项目中独立出来,从2011年开始至今已经走过八个年头。

随着人们对教育事业的认识不断加深,社会对支教活动的支持力度在不断加强。近年来,绿希行者的支教项目多是在社会机构的支持下完成的,从资金、人员培训到具体的支教内容,相关机构都给出了专业指导。

2016年暑期,第六届绿希行者奔赴甘肃临夏自治州和政县三十里铺乡洒麻浪小学和白银市靖远县东湾镇杨梢小学,在两地开展了为期15天的暑期乡村夏令营活动。其中,洒麻浪团队有幸加入了兰大教育发展基金会中央财政示范项目“童享计划”,杨梢小学团队也得到了灵青计划和华桥基金的支持,为小学生们筹集到了100个智慧书包和80个温暖水杯。绿希行者们的努力最终得到了肯定,2016年,兰州大学绿队绿希行者公益教育组赴甘肃省多地开展乡村夏令营暑期实践项目荣获团中央学校部“千校千项”评选“最具影响好项目”奖。

2017年,绿希行者和北京益微青年公益发展中心进行了合作。益微为绿希确定了支教地点——临夏漠泥沟的姬家小学,并且提供了四千多元的资金支持和为期一个月的教学培训。来自2016级物理学院的队员石良良告诉记者,这个希望小学的条件比之前的学校好很多,学校给他们提供了两间幼儿园教室作为宿舍,虽然还是要打地铺,但是终于不用再睡在满是土的地上,不用“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当枕头”了。

为期两周的支教活动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上午开展益微设计的主题课程,下午进行绿希成员们自己设计的“喜羊羊与灰太狼”课程。

石良良告诉记者,他设计的是发明家和实验家慢羊羊,并在课堂上表演了水中蜡烛实验:先在容器中装入水,再放入蜡烛使与水同高,然后点燃蜡烛。就在他期待着蜡烛燃烧到底和孩子们的惊叹时,蜡烛意外地熄灭了!尽管如此,孩子们眼里依旧满是好奇,于是石良良滔滔不绝地给他们讲了蜡烛“理应不灭”的物理学原理。

在两周之间的周末,他们还办起了运动会。从高山流水到漂洋过海,从地雷阵到彩虹圈,光是这些名字就激起了不少孩子的兴趣。活动当天,每一个孩子都兴高采烈地玩着、闹着,吹乒乓球的吹红了腮帮子,玩地雷阵的摔倒了还笑着爬起来,过彩虹圈的恨不得跳起来帮身边的人套圈,“时至今日,我还记得孩子们的笑脸。”

为了增进和孩子们的交流,绿希行者们还利用了益微提供的 “藏宝袋”——他们将自己专属的藏宝袋贴在教室门口,孩子们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在纸上,再把纸放在对应的藏宝袋中。行者们看到写给自己的小纸条后,都会及时回复,或者针对孩子们提出的意见对教案进行适当调整。这样隐秘的交流方式让许多不敢说话的孩子话也多起来了,“一、二年级的藏宝袋每天都要满一次。”绿希行者不仅为孩子们带来知识,更为他们创造欢乐和倾诉渠道,就像他们的队名一样,为偏远地区的孩子们送来绿色的希望。

2018年,绿希申请到了上海灵青公益发展基金委员会中心的基金,并确定了定西市安定区内官营镇中心小学为支教学校。基于往年的经验和学生家长的要求,绿希设计了作业辅导课、音乐美术绘画舞蹈科普课,其中的舞蹈课让这个没有舞蹈基础的团队头疼了。定下课程计划后,行者们决定现学现教。“海草舞的节奏特别快,其中一段蹲下、起来特别考验腿力,那几天腿都是酸的!”欣慰的是,除了个别调皮的男孩子,其他人都学会了。

热情的校长、专门守夜的老师、从不缺席的保卫大爷,连同孩子们灿烂的笑脸和稚嫩的声音,刻在了每一个绿希行者的脑海里。“我们支教的步伐不会停下。2019年的支教小学已经确定了,是漳县盐井小学,我们一定准时赴约。”

为了河水清澈

从普羚项目中分出来的除了绿希,还有生物多样性小组,但由于环保事业的时代更新,这个小组在2014年停止了工作。2016年,绿队又成立了水文环境保护小组,这个年轻的部门——水组,在短短三年内已经取得了不少成绩。

2017年4月,水组开展了一年一度的“清洁节水青春行”主题活动。

绿队通过宣传 “清洁水进校园”、招募志愿者、开展志愿者培训等形式为正式活动做好准备。同时,他们还开办了“节水小视频征集大赛”,征集了一些以水和绿色生活为主题的短片及二维动画,新颖的形式吸引了不少同学的关注。

正式活动上,志愿者们进行了清洁节水的宣传,并组织开展了有奖问答,现场同学十分积极地和志愿者展开互动。同时,绿队开展了换洗衣液行动,用环保型洗衣液换同学们日常用的洗衣液。此次活动还邀请到了环境保护部宣传教育中心宣传室主任杨俊和甘肃省环境宣传教育中心副主任曹洪国,活动现场,他们与同学们亲切交谈、积极互动,并对活动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除了大型的节水行活动,水组日常的“吾水计划”也致力于水的净化与保护,学校附近的黄河支流——雷坛河正是“吾水计划”涉及的主要范围。周末沿着河走一走,看一看河流周围的生态环境,测一测水质,再将测量数据反馈给合作的NGO,便是水组的日常工作。

今年,水组积极响应了“上游一公里”这个全国性的大活动。在全国各类环保组织齐力参与的这场活动中,绿队负责的水域是黄河的榆中段支流,主要任务是前往兴隆山测量当地水质。活动期间,成员们遇到了甘肃简公益NGO组织的负责人,“从她那里学到了不少环保工作的经验”。

在绿队的办公室内,记者看到了摆放整齐的水瓶子,瓶子的形状参差不齐,瓶中水的颜色和数量也不尽相同。“这都是绿队老人们出营带回来的水,都十几年了,前两天他们还在微信群里说,水一定要给他们留着,他们要回来拿。”

一回头他们都在捡垃圾

捡垃圾对于绿队而言,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无论是开会还是露营,他们始终践行着 “绿九条”中的规则——每次活动要带走自己一米以内的垃圾。负责人吴超告诉我们,在他刚进绿队的时候,团队中的前辈“不论什么时候,看到垃圾就会捡”,慢慢地,他也养成了随时捡垃圾的习惯。

这样的感染似乎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去年五一,现在的绿队负责人、2017级哲社院的李华带着大一的 “小孩儿”去兴隆山露营,在路上看到垃圾她总是不自觉地去捡,当她回头的时候,“小孩儿”也都在捡垃圾。“没有人要求他们捡垃圾,所以看到他们都弯着腰捡垃圾真的特别感动。”

除了依靠团队成员的自觉来减少垃圾,绿队还开展了“萃英山不哭”“垃圾捡剪减”等活动,以更有效地美化环境。

“垃圾捡剪减”活动共分为三部分——捡起垃圾、创新裁剪、最后减少。在绿队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一颗美丽的心愿树:树干由纸板组成,树枝上悬挂着矿泉水瓶。这些水瓶是绿队用绿植从同学们手中换来的,“当时来换绿植的同学们可积极了,有的还拎了一麻袋的废瓶子。”

作为一个提倡环保的社团,绿队将环保理念落实到了各个方面。为了减少对纸张的消耗,绿队从不发纸质宣传单,也因此错过了许多赞助。即便如此,绿队从不曾后悔,因为对他们而言,环保是社团的理念,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做出有违理念的事情。

绿队是我们的家

“兰大绿队,我们的家”,这是每一个绿队人的心声,是绿队以人为本“家”文化最好的注脚。在绿队人口中经常会听到“老人”、“小孩”这样的称呼。新加入绿队的同学被称做“小孩”,已经毕业的绿队人则会被唤作“老人”,绿队队龄越长,对于绿队的份量就越重,当“骨灰级老人”则是绿队人的追求。

每年一度的生日会上,几代绿队人齐聚一堂,畅谈绿队的过往与未来。正是这样一个温馨团结的“家”让绿队人凝聚在了一起,才得以一步一步走向全国,在努力中有了诸多收获。

他们曾获 “全国百佳优秀学生社团”、“中国十佳环保社团”、“甘肃省优秀学生社团”等称号。绿队开展的“普氏原羚保护项目”获大学生生物多样性保护金奖,绿队绿希行者公益教育项目获“千校千项”“最具影响好项目”奖。

2016年,绿队荣获“集泰杯”中国(京山)第四届大学生观鸟比赛雄鹰奖,荣获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颁发的“光大环保杯”全国大学生绿色梦想共创计划一等奖,并被亚洲动物基金授予“全国优秀社团”称号,在国际保护臭氧层日纪念活动中被评为“优秀组织单位”。

2017年,绿队获中国绿色校园联盟暑期交流会“最佳风采奖”、“高校节能能耗调研绿色青年力量”称号,被评为乐水行优秀团队,绿队的农村中小学饮用水调查末期报告获得三等奖,其开展的西部乡村行获青年中国行2017暑期大学生社会调研实践活动全国30强,绿色营获第三届全国大学生绿色梦想共创计划大赛三等奖,绿色医者行获第三届全国大学生绿色梦想共创计划大赛二等奖。

2018年,“清洁节水中国行一家一年一万升”全国高校环保社团小额资助活动三等奖。此外,绿队的环保项目也曾多次荣获“根与芽年终成就奖”、“甘肃省挑战杯一等奖”、全国保护母亲河一等奖、“SEETNC”生态奖、大学生环保行动大赛调研奖、甘肃省暑期社会实践优秀团队等。

这些荣誉的背后是无数绿队队员的默默付出。一个项目从准备、实施到结项,都需要各部门的配合和协作。在绿队成员提交项目创意后,项目部会对创意进行全面评估和综合考量,创意审核通过后还需要项目负责人进行立项申请,招募筹委撰写策划书,并组织队员进行实地考察。策划书中不仅有项目计划,还有风险预测、应急方案和可行性分析。活动后期,筹委还要交活动总结、活动反思和最终的策划书。

在二十年的摸爬滚打中,绿队还建立了理事会、执委会、项目部、职能部门、活动部门协作发展的运营模式。其中,理事会负责指导监督,执委会负责协会的具体运行,项目部负责统筹项目,职能部门负责资料管理、对外联络、新闻传播等事务,活动部门负责具体活动的实施、宣传、筹措经费等工作。同时,绿队各项活动的圆满开展也与筹委制分不开,在活动的前期准备阶段,各项目负责人会招募四个左右的大一学生组成筹委会,由他们撰写策划、申报项目,之后才会在绿队内部招募志愿者。绿队就像一个巨大的机器,各部门是机器内部的齿轮,各个齿轮年复一年的协调运转换来了绿队如今的蓬勃发展。

绿队不老,环保不息

“我们是新时代的学子,怀着满腔的热情,我们是绿色的守护者,有着对大山的承诺……”

他们唱着《山诺之歌》从西北之隅走来,他们唱着《山诺之歌》走向五湖四海。

这一路,他们遇见了“高原上的芭蕾舞者”,他们邂逅了险峻崎岖的摩天岭,他们守护着农村中稚嫩的孩童……下一程,他们还要将环保誓言进行到底:

“同在蓝天下,保护大自然,同在蓝天下,共享大自然”!

他们是兰州大学绿队。

他们将在环保路上一直走下去。

(《兰州大学报》 2019年5月30日 总第937期 第01版:新闻综合)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赵洋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