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春日杂谈

日期: 2019-05-1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 王涵(2018级,第一临床医学院)

校园周边,是碧绿的山野。在早春,一抬头便看见漫山遍野的绿,春天对哪里都是慷慨的。在经历了一整个冬天的枯黄、暗淡之后,春天带来的,是绿色的生机,是希望的力量。这种希望,第一个体现在草木上。春到人间草木知。校园道路两旁的丁香和玉兰,羞怯和慎重的开满了花,花影摇曳,暗香浮动。不知不觉中,前去上课的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没有人不爱春天,美而不俗的春天。春是美的季节,是希望的季节,是多情的季节。不是说么,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春天真好,所有生命都在暗暗欢喜。在春日的所思所想,都不自觉的沾染上了诗意。

春天是浅浅的绿,是暖暖的阳光,是轻柔的风。春天,就只这样一个字眼,便让人欢欣雀跃;春天,便只那样一望,就令人心神荡漾;春天,只是想到春天,我的心已经开始流连忘返。

春天是含蓄又明朗的季节,冬日的冷冽还未完全褪去,又有了繁花盛开的温暖迹象。沉寂已久的植物们渐渐带来惊喜,争先恐后的迎接这四月的温暖与热情。春日的花园是拥挤的:雪白的樱花、玉兰,馥郁的丁香,热情的迎春花,质朴的槐花,欢欢喜喜,好不热闹。

一口一口的把春天吃下去,大概是迎接春天的最好办法。用枝桠钩下一小撮香椿芽,炒上一盘柴鸡蛋,就能勾起味蕾深处的记忆;田埂上的马兰头和荠菜,拿来包饺子是最好不过了,满口都充盈着清甜的香气;割下一把鲜得还在滴水的韭菜,与几片腊肉伴炒,便是下饭的最好佐物。

在四月的春光里,各种野菜是大自然给人类的最好馈赠。河北的槐花,质朴又透着春日的香气,简单蒸一蒸便鲜美不可言;山西的榆钱,鲜嫩饱满,做上一碗榆钱饭或榆钱糕,清甜爽口;山东的苦菜,与小豆腐同抄,卷进煎饼,蘸上辣油、葱汁,回味无穷;上海的蚕豆,鲜嫩软糯,简单一炒,入口绵密沙软;安徽的春笋,嫩的仿佛能滴水,和咸肉一同炖出一锅腌笃鲜,唇齿留香。还有江西的茼蒿、湖南的蕨菜、四川的豌豆尖、苏州的荠菜、贵州的折耳根,无一不是春天最自然、最曼妙的味道。啜一口清茶,就几口野菜,春意便涌上心头。

除了美食,春日的美景也同样令人着迷。桃花明艳,新柳如烟。田野上,麦苗返青,一眼望不到边,让人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波浪。那金黄的野菜花,在绿波中闪耀。春树抽芽,绿的让人动容,那叶脉的纹络里,流动的是生命的力量。春日的天空好像格外湛蓝,一碧如洗,晴朗无云,几只燕子斜斜飞过,停在电线上,三三两两,好像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谱出春天的赞歌。在春日和煦阳光下,万物都像蒙上了一层动人的光辉,轻柔无言,却有着摄人心魄的美丽。田间蛙鸣一片,黄鹂杜鹃的啼叫婉转悠扬,刚冒芽的秧苗青翠欲滴,堤上的杨柳洒下漫天飞絮。春天多美啊,我贫瘠的语言描述不出她美丽的千万分之一。

春雨,是春日美的独特体现。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风暖,吹绿了北国,春雨润,滋养着万物。在春日,才能有“小楼一夜听春雨”的闲情逸致,才能有“天街小雨润如酥”的动情感叹。春雨如丝如雾,如烟如潮。透过这缕缕细丝,世间万物都似入了朦胧淡雅的写意画,忽隐忽现,有着不可言说的美丽。春雨唤醒了枝头新抽的嫩芽,唤醒了冰下沉睡的河流,唤醒了田间拔高的麦苗。春雨一来,万物都活了。

春天曾让多少人留连忘返,曾让多少文人墨客不吝词句的歌颂。春天的诗人,仿佛都是爱草木、恨流年。还记得小时候在课堂上跟着老师摇头晃脑的朗诵: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年纪尚小,不能理解诗中的意境,只是在放学路上看到的乱花浅草、莺燕飞蝶,让我对书本上的春日之美有了几分感同身受。春在乱花深处,在鸟鸣之时。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鸣。

又是一年春来到。

(《兰州大学报》 2019年5月15日 总第936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赵洋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