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萃英大先生——病理学家王扬宗

日期: 2019-05-1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在百余年办学的风雨历程中,有这样一批“大先生”们,他们坚守奋斗、默默躬耕,“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颗草去”;他们品格高尚,如竹似兰像菊,虚心淡泊高雅;他们栉风沐雨,甘当人梯,甘当铺路石;他们潜心科研,勇攀科学高峰;他们醉心教学,留得芬芳桃李;他们精神不朽,源远流长。

钜儒风雅,德高行远,穿越时空,独树一帜。值此110周年校庆年来临之际,学校特推出“萃英大先生百十载师德典范人物”专版,将陆续刊出为兰州大学110年的办学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典范人物,以期在无限的缅怀、追忆和敬仰之中,激励广大师生牢记新时代教育的使命,在双一流的伟大建设中砥砺前行,再创华章!

本期人物:病理学家王扬宗

王扬宗(1926—2008),辽宁新民县人,病理学家。1944年考入满洲医科大学(现中国医科大学),1950年2月毕业后在东北工作, 1952年10月来到甘肃兰州,在兰州医学院工作了56个春秋。先后担任中华医学会甘肃分会(现甘肃省医学会)会长、中华医学会地方病学会常务委员等职务,曾任《中国循环杂志》《地方病通报》《临床与实验病理杂志》《国外医学:生理、病理分册》等杂志编委。

1951年,王扬宗到北京协和医学院病理师资班学习,师从病理学家胡正祥、刘永教授,为他从事病理学工作奠定基础。在这里他还相识了同班的王荫棠同学,两人互相勉励、共同提高,后来他们成为生活中的深情伉俪、事业上的真诚伴侣。1954年他又到中山医科大学(现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病理系进修,师从病理学家梁伯强、杨简教授,这进一步促进和提升了他的病理专业理论知识和临床病理诊断技能。

王扬宗青少年时代,饱受日本侵略者的奴役和奴化教育之苦,亲历了日寇铁蹄下国家和民族的苦难。他总说东北人民普遍对沙皇俄国和日本在心理上有挥之不去的阴影,日俄两国曾经在我国东北的土地上鏖战,胜利者日本占领了南满(东北南部),日后竟然染指全中国。亡国奴的滋味,让他刻骨铭心,因此他教育学生要有民族气节和民族自豪感,激励他们要脚踏实地、勤奋工作,以实际行动报效祖国和人民。

王扬宗9岁就没有了母亲,孤身一人离家上学,虽然没有与继母长期生活在一起,但他1950年2月毕业后,每月都给继母和父亲寄钱,接着又供他的一个弟弟上学,直至家里老人去世和弟弟毕业工作,但他自己的衣着和生活却向来很简朴。此后还不定期到远在东北的老家探视其他亲属。

王扬宗博学多才,大量浏览中外文期刊和书籍。除自己订阅《中华病理杂志》等几种专业杂志外,他严格按照他自己制定的阅读规划,定期到图书馆按期阅读自己选定的几类国内外重要期刊,并在专门的笔记本上记录每种期刊的阅读进程及阅读笔记。另外,他从不放过任何新近出版的中英文病理学鸿篇巨著,每本他都是刻苦通读全书的,而且在每本书后面都记载着他通读完的日期。此外他还通晓英语、日语、俄语和德语四种语言,他的外语底蕴深厚,关键在于他平时不断地加强学习和实践,他经常购买和阅读日语书籍期刊,观看日语电影、收听日语广播等来吸收和巩固新的词汇和用法,以此不断充实和提高日语应用能力。

王扬宗早在北京协和医学院和中山医科大学病理学系进修学习时,就注意收集用于病理学教学的稀缺大体标本和显微组织切片,充分完善和补充了当时有限的教学资源。他广泛涉猎临床医学理论与实践,使病理学这一桥梁学科的教学更加密切联系临床实践,从而大大激发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他积极引导学生对照标本或实地尸体解剖开展自学,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培养学生的独立思维和创新意识。他一向重视教材建设,早在教材匮乏的上世纪60年代,他就自编了一套“病理学实验技术”讲义,供年轻教师和进修生学习,这部教材一直沿用到1980年代末。他以优异的教学成果和对学生的热情关爱,得到广大学生的爱戴拥护。

王扬宗1952年初来到兰州医学院,当时兰州医学院的病理解剖学事业基础薄,起步晚,而且无专业实验室、科研资金匮乏。王扬宗不怨天尤人,充分利用既有条件,付出超人的努力,做出了不凡的成绩。当时甘肃省地方性疾病多发实验资源相对丰富,王扬宗着手研究甘肃省多发的一种心肌病——克山病(因1935年在黑龙江省克山县发现而命名)。为此,他经常到甘肃礼县等地的农村调查该病流行病学资料、采集疫区动物标本(当时教研室的毛曼霞等大夫参加),前后持续好多年。这些工作对于阐明克山病的发病机制、病变类型以及预防都有重要的实际意义。

文革结束以后,王扬宗先后出任兰州医学院副院长和院长职务,曾三次赴日本进行考察和学术交流,使学院与多所国外大学建立了友好校际关系,加强了学校的对外合作与交流工作。

王扬宗不仅在科研上做出了成绩,科研态度也是十分严谨,他反复叮嘱学生一定要亲自动手做实验,不能光靠技术员或别人的帮助,在实验中不仅可以锻炼操作技术,也可以帮你发现问题,遇到奇异的现象,启发自己思考。有些新发现就是在实验中观察到的(如青霉素的发现)。同时,在实验中务必做好记录,按照开始设计定出的项目,尽可能详细记载,就是将来用不上也没有关系,可是如果后来真正到需要时,由于没有记录则悔之晚矣。总之,一定要亲自动手,这样也能增长技术和智能,所谓实践出真知就是这个意思吧!

王扬宗对学生十分关怀,王扬宗夫妇都非常关照那些孤身在外的在读研究生,盛情邀请他们到自己家里聚餐,每次都准备了丰盛的酒菜,然后他们一边享用美食,一边谈天说地……

王扬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他的优秀品德和高尚情操值得我们永远学习。

(《兰州大学报》 2019年5月15日 第936期 第05版:萃英大先生)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寒璞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