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跑道上“辉亮”的星——记2019年学生运动会男子100米冠军吴辉亮

日期: 2019-05-11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校报记者团 丁香 陈萌

2019年5月10日,在兰州大学学生运动会男子田径赛场上,来自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的2018级研究生吴辉亮,以11.44秒的成绩勇夺男子100米金牌。对于这个令大家羡慕的结果,这位小伙子却只是憨笑着表示,“并不意外”。

结缘田径

吴辉亮打趣地调侃道,从初一开始,自己就总是被“拉壮丁”,学校里大大小小的运动会“从不缺席”,“刚开始就是很随便地跑,成绩也不好,但我是一直把它作为一个兴趣”。

以兴趣为始,吴辉亮还在田径场上尝试过跳远、中长跑,比赛结果都不太尽如人意。慢慢地,他在短跑项目上找到了突破,“高二的运动会,400米终于跑了全校第一,特别激动”。

2014年,从广东梅州到甘肃兰州,吴辉亮以兰州大学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材料物理专业新生的身份,完成了这一东南到西北的跨越。

大学之后,有着多年的参赛习惯的他,一如既往地出现在绿茵场上,“成绩不算太理想,能进决赛,但永远跑不到前三”。专业训练的缺乏,并没有打消他的积极性,吴辉亮依旧是田径场的“常客”。

大二时,在一次日常锻炼中,同在田径场上带领学生训练的普通生运动队教练丁督前老师,径直走到正在练习短跑的吴辉亮跟前,“他就问我就愿不愿意参加这方面的训练,我当然很乐意的”。

进入学校体育队的契机,意味着有机会接受更为专业的指导和训练,也让吴辉亮与田径的缘分如绳般,越缠越紧。

日常训练

体育队的日常训练,一般分为户外跑道训练和室内体能训练,对于短跑项目而言,“六成在跑道,四成在室内用杠铃和橡皮筋来进行爆发力量和腰腹力量的训练”。一样的训练项目,存在着季节区分,冬季气温低,训练量往往特别大,“冬季运动状态不是特别好,不适宜进行特别高强度的训练,但要储备体能的话,训练量就得大,比如说150米,夏季训练可能让你跑18秒,但是只跑四次;冬季的话可能只让你跑23秒,但个数可能达到8个、10个 ”。春季到来,气温回升,训练开始进行减量加强度,“一直保持赛前10天左右,强度和总量都得减下来,让身体有个充分的休息和恢复”。

刚进体育队,吴辉亮会在丁督前老师的指导下,严格按计划完成训练,“比如说,今天要练几个150米,每个多少秒,然后中间休息几分钟”。积累了一定训练量后,吴辉亮还结合自身需求,主动请教专业的老师,再结合实践,摸索出门道,教练看到他的进步后,逐渐地给了他更大的训练自主权,“后面会在大范围上框定,然后由我自己制定具体的细节训练”。

如今,教练基本上只需在宏观上对他的训练作指导,“现在就只问我,最近练习情况,如果不合适,他会指出注意事项;合适的话,就直接按照我自己定的计划来训练”。

在吴辉亮看来,一个人训练不免苦涩。大四时,他刚搬到本部,而其他队员都还在榆中,“我一个人在这边,训练起来明显动力都没那么足。休息时,旁边连说话的人都没有,自己在田径场旁边坐着,真的好无聊的”。

有了队友,训练就是干劲十足的状态了,“要是有两三个队友一起训练,你顶不住时,但你队友能顶住,你就会想要坚持一下”。有实力相当的队友,才能互相促进——这样的结论,源于他和另一位学长的某次同频训练,“其实我内心真的感觉扛不住了,要是我一个人,可能一下子就放弃了,但看他还在坚持,我就继续撑着。”当对方猛地停下后,吴辉亮也紧跟着立马停下了。“他才告诉我,他其实也好几次感觉撑不住了,只是看我一直坚持,他才没有放弃”。

感动与蛰伏

在体育队的日子,除了在共同训练中获得的实力提升,吴辉亮同时很珍惜和教练队友的情谊,“我们一起创造了这么多的回忆,互相支持,互相鼓励,对他们,我是难以割舍的”。

2016年5月份,就在吴辉亮以为自己在队里的小半年的辛苦训练,终于能在即将到来的校运会上有所成果时,一场意外悄然而至,“教练也说,是时候检验一下训练成果了,但就是这么不幸,比赛前几天的训练中,我就把左大腿后群肌拉伤了”。

据吴辉亮回忆,正是那次训练负伤,让他深刻体会到,田径运动的潜在危险性。更可惜的是,这是他入队后第一次全身心刻苦准备的公开比赛,“秩序册都印着我的的姓名了呀”。最后综合考虑之下,为了不影响院里的分数,吴辉亮只能抱着伤痛和揣着遗憾,以故意抢跑犯规的方式退赛。

所幸,田径队和院内队友,在其他田径项目上喜获佳绩的讯息频频传来,让他得以从无奈退赛的“懊悔”情绪中渐渐抽离出来,“这只是我个人的遗憾,而不是我们队的”。

与此同时,一个更大的、突如其来的感动向他袭来,“我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简直说不出话,直接哭地不行”。自进队后,吴辉亮就一直“带着训练”的直系学弟孙国文,将他大学生涯里意义重大的首块铜牌赠予了他受伤退赛的“小教练”。

受伤缺席校运会的那段时间,教练也一直陪在吴辉亮身旁,“确实还是比较难受,然后丁老师就鼓励我,说既然事实已经这样了,那咱们明年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经过两个多月的疗养和调整,吴辉亮从生理上、心理上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再次投入到训练中,在2017年的校运会上,他终于兑现了一鸣惊人的诺言,成功斩获三枚金牌,一枚银牌牌,并将其中的200米金牌回赠给孙国文。

本科毕业分别之际,他在社交平台如是记录对团队的不舍,“因为田径,我与越来越多的人有了交集,我们看似互相嫌弃,其实亲如兄弟。丁老师说,田径场上共同努力过的人都值得深交,因为都是一群傻傻坚持的人......在半夜的街上,却敢像在赛场上一样啸叫,天微微亮的时候,一起从容走在冷雨中,恨不得放慢脚步,延长仅剩一点的,最后在一起的时光”。

进步作桨

吴辉亮坦言,确实是在经过伤后复归的洗礼后,他才逐渐领悟到了:“想要一鸣惊人,就得沉住气。如果有实力,就不要怕那些中途遇到的磕磕绊绊,无论训练、学习都是这样,需要自己坚持”。

他曾巧妙借用离家时的“三包行李”来形容自己状态:学习、训练和生活。从本科起,吴辉亮就保持着一周三到四次的训练频率,“一次是一个多小时”,一周八个小时的训练,是他口中“少玩点游戏,时间就挤出来了”的时间,是“心甘情愿”选择,是“自觉主动”的侧重。

以班级前十的好成绩,顺利保研兰大之后,吴辉亮依旧想法设法地继续挤时间训练,“上研之后,白天实在没时间参加训练了,只能改到晚上和周末。也没有什么其他特别多动力,我只是喜欢这种进步的感觉”。

谈论到进步,他再次提起在他低谷期时,以铜牌作为礼物赠予他慰藉的孙学弟,“至今,令我最感动的还是他的进步,我见证了他从新生运动会的预赛被淘汰的水平,一步步地,通过刻苦训练,飞跃到成绩水平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的层次”。

除了学弟的榜样鼓舞,他在田径职业运动员领域也有着自己崇拜的偶像——美国运动员,贾斯林加特林。2006年遭受兴奋剂丑闻后,他被禁赛了四年,“外界对他争议特别大,但他为了证明自己不靠兴奋剂也能达到另一个巅峰,一直坚持,一直突破。复出时,虽然已经属于老年型运动员了,但他还是把博尔特打败了”。

从入队训练前的100米耗时11.8秒,提升到现在的10.9秒(最佳测试成绩),他对进步的纯粹追求,体现在对速度提升,而与进步公生的,是越发良好的心态,两者共同促使他更坦然地接受一切比赛结果,“以前,我还会比较注重名次,想拿金牌!现在,我已经能真正去享受比赛,功夫在平时嘛,赛场上尽情展示就行了”。

在吴辉亮看来,如果达到了内心预期的进步,无论外在的名次如何,“第一名也好,第八名也罢,这都是水到渠成的,大家的训练都有成果,都在进步,不能保准谁每次都拿金牌的。”不在乎一时得失,不强求眼前荣辱,“机会不止一个,跑道也不止一条,只要有实力,终究能释放的”。

今年7月,吴辉亮将作为兰州大学的运动员代表之一,出战四年一届的甘肃省大学生运动会。他表示,一般职业运动员在二十五岁左右就到达高峰期,难以再突破了,“我现在23岁,还有一定进步空间,所以训练还是不能懈怠,还是想再努力一把,去冲击更高的点。哪怕再往后,看不见进步了,也没机会参赛了,那么能把跑的感觉融进自己生活,一直坚持”。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