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常怀期待

日期: 2019-05-0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王世琪

有朋友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泡图书馆,我惊于她的毅力,问:“怎么能做到?”朋友告诉我:“因为我相信自律的力量,我相信此刻的努力可以许诺一个幸福的未来,我一直默默地期待着那幸福的一刻的到来,尤其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不禁怀疑,期待竟有这么大的能量吗?毕竟很多时候,我们期待的人事大多是空空如也。对着不可知的未来说期待,我一点底气也没有。我总是习惯于埋头苦苦地做着自己的事,对一件事,只有在十拿九稳的那一刻我才敢说:“我期待结果”。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是失去了期待的勇气。

就像网络上流行的一个词“佛系”,大家用它调侃自己无欲无求,一切随缘,可当我严肃地思考这个词与自己的关系时,只觉得有些悲哀。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敢期待、不再期待呢?是经历了很多挫折?是经历了太多失望?可是怎么会?在这十几、二十岁的年纪里,应该承认的是:

大多数的我们经历的东西简直不值得一提。我们没有承受过家庭带来的重担,也少有面对生死的沉痛时刻。上一辈的人说、上上辈的人说,你们真的是最幸福的一代,吃喝不愁。但我实在不忍心告诉那些来自艰苦年月的他们,我们这一代,是遭遇着精神危机的一代。不再相信爱情的有之,不再对工作、生活保有感觉的有之,因而有人自杀,有人行尸走肉的活着,大多数则在电子产品中逃避着现实。

没有期待的生活太容易了,那里从没有失望,那里也索然无味。鲁迅曾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希望、绝望都是无,这样残酷的论断该是鲁迅在对现实有多失望的情况下才做出的呢?可是我们不同不是吗?生活固然有它残忍的一面,对每个时代的人都一样,对于他们残忍的是战争是生离死别,对于我们是快节奏世界的逼迫。可残酷的背面呢,他们谱写的是民族的英雄的史诗,我们演奏的却可以是自我微小世界里的快乐篇章。当然,我并不想极力去歌颂前者的伟大,每个时代的人们期待的“诗和远方”都是不同的。在这个世界中,海德格尔所说的 “诗意的栖居”,就是那些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如晨光熹微的早晨,如轻风拂过的湖面,如朗读着的一首小诗,如四月里绽放的第一朵花,微小而盛大。

年前,家人聚会,姐姐说,她经常会关注一些爱旅游的博主,虽然自己不常旅游,但看着他们一次次冒险,一次次说着下一站,就像期待偶像的下一首歌,像期待着喜爱的演员的下一部电影,他们的期待成了她的期待,而那些期待的人和事,使生活变得五彩缤纷,生命也有了寄托。想来,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即使是坠入海底的鲸,也有着造福小虾小鱼的期待,作为人类,我们更应该去期待。

当我们期待的时候,才能真正理解狐狸对小王子说的话:”如果你下午四点和我见面,那么我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就开始感到幸福了。”当我们期待的时候,我们会开始享受生活中的小惊喜,当然也不乏小意外,小失败,但那也无伤大雅,因为只要一直有着期待的勇气,一直去期待,我们就一直在布满花种的小道上行走着。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花会开,也许现在,也许还要过些日子,但那份期待的心就足以带着我们度过那些因等待而焦灼的日子,足以伴着我们越过路途中的坎坷,让快乐在心中持续。而且,我们能确定的是,在春天到来的时候,不论早些还是迟些,花总会开的!

我们需要做的是相信,是勇敢去期待,是抓住每一个创造幸福的可能,让自己的心中怀着一份小期待,像是寒冷的冬天期待着一场漫天的雪,像是春天期待着花开。

尽管去期待吧,一路自有繁花相送。

(《兰州大学报》 2019年4月30日 总第935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可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