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春天不会迟到

日期: 2019-05-0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刘澳琴

原创·首发·独家

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出生三个月,他们就把我交给伯母抚养。孩提时代,我跟着堂哥堂姐叫她妈妈,长大后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对我而言,她是比妈妈还亲的人,她就是我的母亲。

老家的老屋前是一个被绿草包围的池塘,屋后是一片小丘,小丘上张满枞树,密密匝匝,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在以绿色为底色的南方农村,难免显得单调。伯母爱花,一得空就开始种花,原本单调的院子多了很多桃花、梨花、杏花还有茶花。春天风一起,那些花儿尽情摇摆它们诱人的身姿传出阵阵芳香,混合着春日泥土的清爽,凝练成醉人的味道。

但这味道随着伯母的离开,已经消失六年了。她走的时候,院子里的花刚结骨朵。在我来兰州之前,每年的那天,哥哥姐姐总是会带着我到她的坟前,为她献上她生前爱吃的点心,献上一捧梨花和茶花。如今,我已缺席两次,打电话回家,哥哥说今年院子里的花都还没开,他在镇上的花店买了康乃馨,就是不知道妈妈喜不喜欢,控住不住的泪水直流,伯母慈祥温暖的面容又浮现在眼前。

在我六岁的时候,爸爸为了锻炼我,把我送到离家20多里的镇上读寄宿学校,伯母反对过多次,但拗不过,只好妥协。爸爸不允许任何人到学校看我,也不允许任何人在周末特意去学校接我。那时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汽车缓缓驶入村里,拐过弯看到伯母站在村口白花盛开的梨树下等我,我总是迫不及待下车,她接过我的背包,牵起我的手带我回家,跟我说给我留了好吃的,我就那样蹦蹦跳跳的跟她回家,告诉她上一周我在学校拿了几朵小红花。她走后,这个画面总是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伯母是在山上采药的时候突然心肌梗塞而亡的,发病的十分钟前,还把从家里带的苹果分给了邻居婶婶吃。当休息好了要继续走的时候,突然就倒下了,全身发紫,嘴里念叨着我们的名字……我是在她走后的第二天才回的家,和她的最后一眼,停留在几天前去学校的车上。我曾经以为,她会陪我到永远,可是却在我 十四岁的时候就离我远去。激情而失落的岁月,丰满而荒凉的季节,都会在沉静中消逝,因为没有伯母的春天,也就没了颜色,没有什么再值得期待的了。

我以为除了我们兄妹几个,没人会再记得伯母。去年年末,邻居家翻新房子,哥哥二话不说去帮忙,邻居说他这热心肠的劲像极了伯母。想想这么些年来,村里人还是会不经意提起伯母,突然明白,伯母走了,但她其实还一直在。过年来家里拜年的人,总是会跟我们说伯母在的时候的事情,一个叔叔总是提到伯母在他有一年做生意亏损,但不好意思再向人开口借钱,伯母给他送了500块钱的事情。邻居总是会将自家制作的小点心送给我们,粽子,糍粑,红薯片,他们说伯母在家的时候他们家小孩总在我们家吃,现在如果我们想吃了就尽管跟他们说。伯母走了,她的勤劳能干、乐善好施却一直陪伴着我们。

夜幕已经降临,抬头看着如水的月光,她也曾经照耀我的少年,那段有伯母陪伴的时光。不经意的一瞥,发现榆中校园里的桃花也早已经盛开,春天来了。她也不希望我们再为她伤感吧,要带着伯母的爱拥抱美好的春光,好好生活。

我又做了个梦,游子归乡,立于村口,萦绕在心间久 违 的芳香又回来了。

(《兰州大学报》 2019年4月30日 总第935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可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