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萃英大先生——农业经济学家张德粹

日期: 2019-04-30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在百余年办学的风雨历程中,有这样一批“大先生”们,他们坚守奋斗、默默躬耕,“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颗草去”;他们品格高尚,如竹似兰像菊,虚心淡泊高雅;他们栉风沐雨,甘当人梯,甘当铺路石;他们潜心科研,勇攀科学高峰;他们醉心教学,留得芬芳桃李;他们精神不朽,源远流长。

钜儒风雅,德高行远,穿越时空,独树一帜。值此110周年校庆年来临之际,学校特推出“萃英大先生百十载师德典范人物”专版,将陆续刊出为兰州大学110年的办学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典范人物,以期在无限的缅怀、追忆和敬仰之中,激励广大师生牢记新时代教育的使命,在“双一流”的伟大建设中砥砺前行,再创华章!

本期人物:农业经济学家 张德粹

张德粹(1900—1987),字敬之,湖南攸县人,农业经济学家、农业教育家。毕生从事农业经济学科的科学研究和教学工作,对农业合作和农产品运销造诣尤深,是我国农业经济学奠基人之一。后期以台湾为背景,深入研究台糖及其他农产品的合理价格等问题,对台湾农业的持续稳定发展有重大贡献。

13岁之前,张德粹一直随父攻读四书,后考入本乡新办的国民学校和攸县县立第一高等小学。1917年就读于长沙岳云中学。中学毕业后,依靠亲友的资助和奖学金,先后就读于南通农学院、金陵大学及东南大学农学院。1922年在东南大学专门学习农场管理、农业经济及农业化学等内容,1927年获学士学位。这段时期的学习,奠定了他毕生专心致力于研究我国农业经济问题的基础。同年应母校长沙岳云中学的延聘,担任化学教员。1931年又回到国立中央大学(即原来东南大学)研究院从事研究工作,并兼任助教。次年再一次回到岳云中学任教员,兼任训育主任,襄助办学。

1935年,在长沙参加湖南省公费留学考试,被录取为四人中的第一名。由于久闻丹麦农业发达,土地制度改革卓有成效,农业合作组织完善,张德粹于同年8月到达丹麦,考察丹麦农业及合作组织,后来进入丹麦皇家农学院进修。

抗战爆发后,张德粹立即着手回国投身中国的抗战事业中,通过克服困难、冲破重重封锁,1938年11月归国后受聘为当时国立西北农学院农业经济系教授,为大学本科和专修科学生讲授农业合作和产品运销两门课程。1940年春天,他有计划地组织本科毕班学生11人做陕西省农业经济调查,并指导他们调查资料,为夯实抗战大后方农业生产做出重要贡献。当时几乎所有农业经济学科的课程,都没有适用的教材,参考书籍也极贫乏。张德粹刚从国外留学归来,搜集了很多国际方面的新鲜资料,于是一面讲课,一面编写讲义。这期间,他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很艰苦,但他全力扑在教学工作中,深受学生爱戴。

1943年,张德粹应邀出任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农业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他主持系务,特别注重多方延聘人才,提高教学水平;同时仍继续担任教学工作,并招收农业经济学科硕士研究生,培养科学研究和教学后备人才。教学之余,他还从事农业经济研究工作,主要研究农业合作和农产品市场问题,并陆续把研究成果写成论文,定期在《中国经济建设季刊》《中农月刊》《中央大学农业经济集刊》上发表。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张德粹应国立兰州大学之邀,担任教务长以协助办学,并兼授经济学原理及西北开发史两门课程。张德粹为兰州大学经济系的创建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他积极参与下,经济系如期招生开课,先后为新中国经济建设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在兰大期间,张德粹通过观察和调研甘肃的农业发展,加深了对农业经济和西北地区落后生产的认知,为他日后在农业经济发展与宏观经济理论方面的突出成就做了重要铺垫。

1948年,张德粹受聘为设在台北市的国立台湾大学农业经济学科教授,次年兼任农业经济学系主任教授,连续20年之久,后又兼农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在台湾大学期间,继续担任农业合作和农产运销学教学工作,后来兼教土地经济学、农业经济学、经济学等主要课程。各门课程都自编教材,陆续出版,并被台湾教育部定为大学用书。这段时期,还陆续开展了大规模调查研究工作,写成科学研究报告30多篇、100多篇学术论文。

1956年张德粹受台湾糖业公司委托,以(台湾)中国农村经济学会名义,负责研究砂糖保证价格问题。在张德粹的主持下,经过一年深入调查与统计分析,弄清各方面的互相制约关系,从而设计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保证糖价的计算公式,写出了《砂糖保证价格研究》报告。从这一年开始,每年提出一篇保证糖价研究报告,以适应变化的经济形势,并不断提高研究报告的科学水平,持续了20多年,于1960年获得台湾教育部的学术著作奖。

张德粹家学渊源,有较深厚的国学根底。他还偷闲写过几篇与国史有关的文章,表现了他对于理解祖国文化的追求。他的大女儿念英结婚的时候,他送给女婿劳延煊的贺礼,不是什么珍贵的日用品,而是一部《资治通鉴》和一部《续通鉴》。

张德粹作为中国新旧时代交替时期的知识分子,不善诗词书画,但却喜欢收藏和欣赏中国诗词书画。1960年门生故旧为他庆祝60岁寿辰,他展出了多年收藏的书画,以飨与会者。1983年,他把收藏的书画计16种29件捐赠给了国立故宫博物院。到了晚年,他常常浏览中国古代诗词自娱,还亲自抄录《诗词选录》。

张德粹曾经两度在我国西北地区工作,对我国古文化发祥地的西北地区的发展怀有浓厚的感情和兴趣。临终前两天,即1987年7月27日晚间,他还在对他的一篇题为《中国文化之发源地——我国西北地域》的论文作最后修饰定稿,并在稿末注明:“本稿是为西北农学院门生故旧写的。”热爱祖国,这是他最后的嘱托。

(《兰州大学报》 2019年4月30日 第935期 第05版:萃英大先生)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盈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