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萃英大先生——教育家杨集瀛

日期: 2019-04-30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在百余年办学的风雨历程中,有这样一批“大先生”们,他们坚守奋斗、默默躬耕,“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颗草去”;他们品格高尚,如竹似兰像菊,虚心淡泊高雅;他们栉风沐雨,甘当人梯,甘当铺路石;他们潜心科研,勇攀科学高峰;他们醉心教学,留得芬芳桃李;他们精神不朽,源远流长。

钜儒风雅,德高行远,穿越时空,独树一帜。值此110周年校庆年来临之际,学校特推出“萃英大先生百十载师德典范人物”专版,将陆续刊出为兰州大学110年的办学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典范人物,以期在无限的缅怀、追忆和敬仰之中,激励广大师生牢记新时代教育的使命,在“双一流”的伟大建设中砥砺前行,再创华章!

本期人物:教育家 杨集瀛

杨集瀛(1890—1969),甘肃天水人。曾任天水省立第三中学校长,甘肃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教务长、校长,国立兰州中山大学总务长、教务长,省立甘肃大学、甘肃学院教务长,国民印刷局经理,《甘肃民国日报》社社长,甘肃省政府社会处处长等职。是民国时甘肃教育界、党政界很有影响的一位人物,是甘肃现代新式教育的开拓者之一。

杨集瀛幼年启蒙于杨家书房院,后随父亲润身公游学北京读书。先后就学于北平私立广西中学、兰州高等学堂附中、北京国民大学预科班。1914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天津北洋大学法科,享受官费生待遇,每年供给生活费三百银元。在法科学习六年,以旺盛的精力积极投入反对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等活动,在声援护国,宣传护法运动中大长才干。杨集瀛除专修法科外,还喜爱音律、绘事,谙熟英语,经常翻译一些国外政法文献和新思想,以飨他人。1920年,杨集瀛毕业于北洋大学,旋即返回故乡,秉承父志,投身于教育事业。

1923年3月,杨集瀛受甘肃省教育厅长赵元贞委派,任天水省立第三中学校长。他以爱国主义、民主主义思想为宗旨,身体力行引导师生励志苦学,改造社会,学校面貌为之一新。杨集瀛办学思路广,方式新,求实务本,学以致用,一时四方学者翕然应聘。

1926年2月,杨集瀛调任兰州大学教务主任。身为教务长的杨集瀛,凭过人的胆识和稳练的作风,和同仁努力振作,支危匡弊,多方斡旋,度过了重重难关。此后,到1934年的六年间,杨集瀛一直任兰州大学教务长(1930年改称甘肃大学,1931年改称甘肃学院),并以教育界代表的身份,进入甘肃省党部任委员。

1934年,杨集瀛代管校务事宜。一些学生因两次补考不及格无理取闹,杨集瀛坚守部章,维护校规,引起学生围攻,此事惊动了省主席朱绍良。其时,省政府和学校积怨很深,朱绍良借不久前蒋介石和宋子文视察兰大时学生闹事为名,一面抚慰杨集瀛,一面准备对学生下手。杨集瀛两次进省府力辩,自己为学生承担了责任,并以学生之事应按教育部章程办理为据。杨集瀛的举动既保护了学生,坚持了公理,又维护了学校权益。从此,兰大学生亲切的称杨集瀛为“杨铁头”。这次事件之后,杨集瀛深感当局对学生心怀敌意,难以抵持,于是辞职。

1931年,南京国民党部下令,要求各省成立党务整理委员会,甘肃由朱绍良兼主任委员,杨集瀛、马文东、田昆山、凌子惟、张文蔚被委任为委员。杨集瀛在国民党甘肃省的政坛漩涡中,还能够出淤泥而不染,无论遭遇停职或辞职,都不曾动摇他的意志。在省党部十七年间,曾经代理书记长一职达十四次之多,为国为民做了许多善事。杨集瀛还代理过国民印刷局经理、《国民日报》社长等职。如1935年,省党部派杨集瀛代理国民印刷局经理期间,严查内部贪污和挪用,杨集瀛以身作则,和员工一道用七个月的时间,共同度过了艰难期。天水《陇南日报》称赞杨集瀛:“吃馒头喝开水喜出望外,排铅字与工人乐在其中。”

抗战军兴,杨集瀛组织抗敌后援会,任筹募组主任,经过两个多月的奔波宣传,共募集捐款十二万元。当日寇侵占河南后,有2000多名豫籍师生流亡到陇上来,徒步到天水。杨集瀛立即向省主席朱绍良提出,希望能够为豫籍学生在天水建立学校,并愿意前往安置救济。经过研究,先行成立了救济豫籍流亡学生委员会,杨集瀛任主任委员。由于军政当局的不断阻挠,杨集瀛便带领师生搬往清水,后成立了国立十中。

1943年春天,临洮一带遭遇饥荒,灾民有10余万人,在官府的压迫下,农民开始造反,一直蔓延到康乐、渭源等地。杨集瀛了解真情后,在省党政小组会议上,向朱绍良陈述情况,希望能够安抚民众,并惩办酿成事变的地方官吏。不久,乱势扩延南至武都,东至定西、陇西,震惊了当局,于是按照杨集瀛之前提出的对策,使民众回到家乡。经甘肃省党部主任委员朱绍良和省主席谷正伦提请中央政府社会部,委任杨集瀛为省政府社会处处长。社会处在别人是个肥缺,在杨集瀛是为国家和民众谋福利的苦差。如他家距省政府有七里的距离,原本为他配有专车,但是杨集瀛坚决不坐,自己每天带两个馒头步行到省政府。

1947年5月,国民党召开第四次全省代表大会,杨集瀛因为辞职没有出席会议,但是仍然被选为省党部执行委员。杨集瀛虽然对当局有清醒的认识,但考虑到自己是早期国民党党员,不得已再次赶往兰州。后又被选为中央立法委员,在南京就职。国民党败退时,高级官员纷纷遣逃,有人劝杨集瀛逃往台湾,杨集瀛却说:“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事在必然,留者存,逃者亡。”后由南京乘飞机回到了兰州,半个月后回到祖籍家乡居住,并在乡里教书。

杨集瀛一生做事刚毅分明,守正不阿,不随波逐流,对待学生宽厚友爱,为官清正廉洁、一心为民,为师诲人不倦、春风化雨。

(《兰州大学报》 2019年4月30日 第935期 第05版:萃英大先生)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孙盈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