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日报】【共和国兰大人】郑国锠:中国细胞生物学奠基人

日期: 2019-04-1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李欣瑶

在兰州大学逸夫生物楼一楼大厅一角,一尊铜像安静地立在那里,注视着来来往往的学子。

这位手持书卷的老人是我国著名的植物细胞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中国细胞生物学主要奠基人之一的郑国锠,他是兰大生命科学学院师生心中永远的“郑先生”。

胸怀祖国 扎根甘肃

郑国锠1943年毕业于重庆国立中央大学博物系,新中国成立时,他正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博士论文答辩完毕后,郑国锠迫不及待踏上了归国的行程。当时,南开大学、广西师范学院和兰州大学都邀请他与妻子去任教。他们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来兰大。

郑国锠说:“如果只是为了优越的条件,完全可以留在美国。既然选择回来,就应该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1951年4月中旬,郑国锠与妻子、女儿一起乘火车来到条件艰苦的兰州。

当时,兰大动物学系和植物学系尚未合并,郑国锠担任植物学系主任。全系只有一台不能切片的切片机,一个不保温的保温箱,几架性能很差的显微镜。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郑国锠夫妇开始了工作。

1951年11月,兰大植物学系和动物学系合并为生物学系。1953年,郑国锠担任生物学系主任。

生活简朴 治学严谨

兰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王崇英在郑国锠门下学习,后来留校与老师共事,相处40多年。

在的她印象里,那个春夏季总穿一件米色夹克,走起路来噔噔作响的郑先生,总是人未到,走路声先到。

“郑先生生活十分简朴,一件衣服能穿十几年,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教学和科研中了。”在王崇英的印象中,各个实验室始终按照先生的要求收拾得干净整洁。每天早上7时50分左右,郑先生都会准时来到实验室,摸摸实验台是否干净,检查仪器是否准备到位。

上世纪70年代,学校科研经费有限,郑国锠要求把每一分科研经费都用于学术研究。

        亦师亦父桃李满园

生命科学学院很多学生都听过郑国锠讲的“开学第一课”。这一传统,他一直坚持到90多岁。

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郭光沁曾是郑国锠的研究生,老师讲过的一个故事让他记忆犹新。

那是一次研究生入学教育,郑国锠给学生讲了一个关于“诚信”的故事:一个背着行囊乘船过河的人,为了减轻重量,丢掉了行囊里的诚信,留下了金钱、名誉等,最后这个人因为丢了诚信身败名裂。

“郑先生是一个非常正直、讲诚信的人,能跟他一起工作很幸运。”郭光沁说。

在教学中,郑先生的严格每个学生都深有体会。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牛月是一名“80后”,她的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阶段在郑国锠的实验室中度过。“我做郑先生学生时,他已经90多岁,但是我们学生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到他家里,带着最新的研究进展、实验数据,以及制作好的显微镜照片,挨个向先生汇报。”牛月说。

郑国锠对每一个学生的研究结果都看得非常认真,有错误直接指出,“每次去见先生都很紧张,他一眼就能看出我们实验中的问题,所以我们对待研究不敢有半丝懈怠。”牛月说。

正是这样对学生的严格要求,让郑国锠培养了大批生物学领域的人才,他们中很多人如今已是知名的专家教授。

在生活中,郑国锠却是一位如父亲般慈爱的老师,很多学生都能讲出老师温暖的故事。

王崇英和丈夫出国学习那一年,女儿刚刚考上初中。王崇英说:“郑先生私下托熟人,请求为我女儿分一个细心的班主任,以解我们的后顾之忧。”

郭光沁在国外学习结束后,想回到兰州大学工作,郑国锠非常高兴。他三番五次跑到学校人事处,就是为了落实郭光沁来校手续的事。

牛月在出国学习前,专程去向老师辞行,也将自己成婚的喜讯告诉了他。第二天,郑国锠托秘书送给她一本书,书中还夹着一个贺喜的红包。牛月说:“先生一再嘱咐我,学习结束之后一定要回国服务。”

就像郑国锠一样,他的很多学生都有国外留学经历,他们也像老师一样,学成后回国开展教学科研工作。

2012年10月12日,郑国锠在兰州去世,兰州大学痛失一位学高身正的大先生,他的学生痛失良师。

2014年,在郑国锠先生诞辰100周年时,他的铜像在兰大生命科学学院揭幕。郑国锠先生又回到了自己耕耘大半生的地方,此后的日日夜夜,他都与自己挚爱的事业和学生相伴。

(《甘肃日报》 2019年4月15日 头版)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法伊莎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