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12-道德观察】刘铭庭:沙漠里的守望者

日期: 2019-01-14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解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世界上第二大流动沙漠。人们称它为“死亡之海”,“可以吞噬一切”。历史上,这片沙漠一直在吞噬中不断壮大自己。在它的腹中,已经埋藏了无数个王国和城堡。然而,就是在这些流动的沙丘上,也有生命奇迹不断上演。任凭风沙肆虐,红柳树依然坚强地挺立在沙漠中。

解说:早年间,由于人们过度砍伐红柳,导致塔克拉玛干沙漠日渐活跃。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科学院组织塔克拉玛干沙漠综合科学考察队。一个叫刘铭庭的年轻人参加了科学考察队,他的任务是寻找优良的固沙植物品种。

刘铭庭:我当初的选择没错,完全是正确的。就是明知道新疆苦,非要到新疆来。

解说:刘铭庭,山西省万荣县人。1953年考入兰州大学生物系植物学专业。兰州大学这所西部地区最重要的大学,不仅让年轻的刘铭庭学习到了专业知识,还打开了他的视野。

1956年,23岁的刘铭庭在老师的带领下去新疆实习,来到孔雀河下游,尉犁县考察塔克拉玛干沙漠。沙漠艰苦的自然条件,让年轻的刘铭庭萌生了投身祖国治沙事业的想法。

刘铭庭:我想到新疆来,我知道新疆荒凉,但是新疆需要人才,毕业以后我想建设边疆。

解说:1957年,刘铭庭大学即将毕业,5月14日,各项成绩都非常优秀并有卓越运动天赋的他,给时任高等教部部长杨秀锋写了一封请示信。

直到今天,兰州大学档案馆里,依然珍藏着这封信的影印件。

“敬爱的杨部长,我以激动的心情向您写这封信,我是应届毕业生,在这毕业前夕,我坚决要求组织把我分配到祖国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把我分配到祖国的边疆去;我要把自己的青春献给社会主义最壮丽的事业……”

刘铭庭:他们很快回信了,给我单独来了封信,说:“你这个精神不错。我们将给兰州大学分配委员会打个招呼。希望分配的时候照顾你的志愿。”结果正好,中科院新疆分院1956年刚刚成立,需要两个学植物的,所以我们班两个人就分来了。

解说:62年间,刘铭庭在这片边疆沙漠里走了7圈,发现了5个固沙红柳新种,并利用他发现的“塔克拉玛干柽柳”完成了一个个伟大的治沙工程。

刘铭庭:红柳是我们国家沙漠里面用途最广泛的一种固沙植物,全世界林学家都承认,红柳是头号耐淹树种。夏天洪水来了以后,开花结果的红柳多得很,红柳的种子带着冠毛,它可以飞,红柳种子撒得到处都有,就是没有水分。洪水一来,比如这里有一个坑,就从前面打一个两米的坝,把洪水引到这里面。洪水下去以后,这一片几千亩的红柳就长起来了。

解说:为了调动群众参与治沙的积极性,刘铭庭完成了首次世界名贵药材肉苁蓉的人工繁殖,使我国在这一领域拥有了自主的知识产权。

刘铭庭:虽然沙丘上红柳栽上了,沙漠绿了,风沙也小了,可是老百姓没有得到实惠。上世纪50年代搞治沙的时候,我已经看见红柳上长有肉苁蓉这种药材。

解说:肉苁蓉,俗名“大芸”,是一种非常名贵的中药材。

刘铭庭:红柳固沙,根上长药材,这样的话沙区群众种大芸,又不破坏红柳,收大芸的价格也比较贵,他们就可以致富。

解说:刘铭庭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向沙漠纵深推进红柳林400多万亩,为群众指导种植红柳大芸36万亩,每年纯收入超过2亿元,开辟了历史上第一次人进沙退的新格局。

刘铭庭:2015年的时候,红柳大芸产量是16000吨,比没有人工种大芸以前,全疆野生的大芸高几十倍。

解说:达吾提•阿布都拉,这位大芸种植户是刘铭庭在当地最得意的徒弟。1700亩的沙漠现如今都已经被他种上了红柳树和梭梭树。他常常把恩师接到这片农场来,请他为自己下一步开沙扩种出出主意。

刘铭庭:种得浅的话,大芸就小,要种深。

解说:十几前年,刘铭庭特意在沙漠里种下了这片玫瑰,以此表达心里对老伴儿储惠芳的感激。为了支持他治沙,老伴儿退休后跟随他来到沙漠生活,付出了很多。

刘铭庭:她生娃娃的时候我都不在,她的负担太重。1995年以后到这儿来,她又不放心,我60岁了。她说,你去我也要去。

储惠芳:其实原来想的,我们来了以后就不分开了,就可以在一块儿了,事实上也没有都在一块儿。我领上那些工人,跟他们一起劳动,我也没觉得苦。我一看我的红柳,一年长1.5米,长得绿绿的,那些红柳长得好。我说我一看红柳长得那么好,我心里特别高兴,像我的孩子一样。

解说:刘铭庭的儿女都在乌鲁木齐工作,每次来探望父母,看到沙漠里艰苦的环境,总是忍不住落泪,恳请父母一起回城里生活,但都被刘铭庭拒绝了。

刘铭庭:这一生我只干了一件事情,选准目标了以后,自始至终把它干下去,这样子必有结果。

解说:当年的青年,如今已到了耄耋之年。从一星半点的生命颜色,到黄沙中一片片屹立不倒的生命奇迹,刘铭庭将这抹生命之色涂得更饱满,也更传奇。

62年来,刘铭庭从来没有离开过那片沙海,他说他是一个农民,他如同那顽强的红柳树,深深地将根扎在了塔克拉玛干沙漠。

人物介绍:刘铭庭教授1957年毕业于兰州大学生物系,植物学家,世界著名治沙专家,长期从事沙漠治理研究,发现了桎柳属5个新种,将中国的桎柳植物研究推向了世界领先地位。在流沙地、重盐碱地通过引洪成功地大面积恢复和发展了桎柳灌木林,十余年间推广100万亩,取得了十分明显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曾获国家、省部级奖十多项,是全世界在防治荒漠化领域获得国际奖项最多的科学家,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专家组尊称为“刘红柳”。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