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周刊】兰大为何“状元”多

日期: 2019-01-05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屈维英

一九八五年秋季,全国十二所重点综合大学参加的赴美化学留学考试,兰州大学十八岁的田宗强获总分第一。这是兰州大学自一九八〇年以来在全国赴美留学考试中第四次“夺魁”。首次夺魁是物理系学生胡青,他在一九八〇年我国首次赴美物理学留学考试中夺得第一名。第二次是化学系学生倪锋,他在一九八一年我国赴美化学留学考试中夺得第一名。第三次是化学系毕业生胡兰,她在一九八一年从兰大化学系毕业后,先考上中国医学科学院研究生,接着在我国赴美生物化学留学考试中夺得了第一名。

人们不禁要问:这么多的“状元”为什么都出在兰大?

学生的起点比较低,但在良好的校风熏陶下,特别刻苦。

兰大每年招收的尖子学生并不多,一般说来,学生的起点比较低。即使那些夺魁的佼佼者,入学成绩也不高,有的进校后学习还感到吃力,甚至有补考科目。但是,兰大的学生在良好校风的熏陶下,特别能吃苦。

兰大学生不迷信天资,不依赖客观条件,不企图在学习上走捷径,只知道扎扎实实地学,勤勤恳恳地练。首次夺魁的胡青,在校期间除学好各门功课外,还做了大量的课外作业。仅高等数学,就先后作了我国数学家樊映川、美国数学家施皮格尔、苏联数学家吉米多维奇和龚杰尔等主编的四种高等数学习题集中的五千多道习题。平时他总带着一个小本,遇到难题就记在上面,一门功课学完后往往能提出上百个问题。他把这些问题反复“咀嚼”,与同学和老师们展开广泛的讨论,直到完全“消化”为止。因此,他刚上完大学三年级,就以优异的成绩夺得赴美留学考试的第一名。

这种刻苦学习的精神,在出国之后,也不稍减。第二次夺魁的倪锋,一九八二年进人美国康奈尔大学后,被称为全校最刻苦、最用功的学生。他学的每门功课成绩都是“A”(优等),荣获了康奈尔大学研究生第一名的嘉奖。

兰大学生多来自我国经济不发达地区。前面所说的四名“状元”,就有三名来自甘肃的河西走廊,一名来自河南的息县。艰苦的条件,养成了他们朴实的作风。而兰大也总是把刻苦、朴实视为一种良好校风,加以提倡和发扬。当然,兰大也有“六十分万岁”的学生,但学校不给他们开“绿灯”,不让他们一进大学就象进了“保险箱”,学好学坏都一样,而是采取严格的淘汰制以保持学校的活力。学生该留级的留级,实在跟不上课的劝其退学,严重违犯校规的开除学籍。一九八五年的千余名应届毕业生中,就有六十多名未拿到学士证书。这样做,使学生懂得,兰大是培养人才的高等学府,不是混文凭的地方。不思进取,就会被淘汰。

物质条件比较差, 但教学第一线保持强大的教师阵容。

与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同类大学相比,兰大办学条件比较差。但兰大的千余名教师,具有强烈的献身西北教育事业的责任心和集体荣誉感。他们以教为荣,始终站在教学第一线。就整个教师队伍的学术水平来说,兰大并不比别的大学强,但从任课教师的资历和水平来看,兰大的教师阵容却是很强的。以兰大化学系为例,全系讲授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分析化学和物理化学等四大基础课的教师共有十七人,其中教授、副教授九人,讲师八人。化学系的教学阵容,大体上反映了兰大教学第一线的实力。

兰大的领导认为,高等学校必须办成教学、科研两个中心,首先是办成教学中心。教学是科研的基础。高等学校必须出人才、出成果,但首先是出人才,人才本身就是学校最重要的成果。因此,评价教师的水平,兰大把重大的科研成果同卓越的教学能力看得同等重要。学校明文规定,只有获得讲师职称的教师才有讲课的资格,每一个任课教师都要经过系主任的精心挑选、批准后才能上讲台。兰大不存在“教授不教,讲师不讲”的反常现象,而是“非教授不能教,非讲师不能讲”。为了鼓励广大教师热爱教学工作,献身教育事业,兰大设立了“教学质量优秀奖”,重奖那些教学效果好,能为人师表的教师。几年来,已有一百多名教师获得了这种奖励。当然,兰大也不忽视科研工作,近几年已有二百多项科研成果获国家、部委和省级的奖励。

浓厚的重教风气和教师们强烈的责任感结合在一起,在兰大形成了一支实力雄厚的教学“台柱子”。这支队伍包括三百余名正副教授和五百多名年富力强的讲师。有了这样一支教学队伍,才使一个个起点较低的学生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发愤力学,后来居上。

虽然处地信息比较闭塞,但师生头脑井不闭塞。

要问外地时兴什么装束、发式,兰大学生未必能得“满分”,但若要问本专业的进展和趋势,兰大学生并不比其他大学的学生知道得少或了解得浅。

兰大地处大西北,信息比较闭塞,尤其是国内外一些重大的学术活动较少在这里举行,但兰大教师的头脑并不闭塞,眼界并不狭窄,这使学生也不孤陋寡闻。因为,兰大在师资队伍建设上提倡“五湖四海”,全校百分之八十的教师来自外地和兄弟院校,他们所组成的信息网,能及时把外地的新思想、新见解传播到兰大。在学术活动方面,兰大重视“远缘杂交”,避免“近亲繁殖”,提倡各种不同学术观点和学术流派的学生们自由讨论,各抒己见,互相争鸣。与此同时,兰大近年来先后送出二百多名中青年教师到二十多个国家深造、讲学、开展学术交流。这些教师回国重返岗位,把国外的最新科研成果、最新学术观点和最新教材,及时地反映到兰大的讲台上和教材中。目前,兰大已与美国的密苏里大学、田纳西州大学和加拿大的皇后大学正式建立了校际关系,还与国外其他二十多所著名的高等学校经常有学术往来。为使学生直接掌握国外学术动态,兰大近年来还在一些系、专业采用外文教材,用外文授课,由此提高了学生阅读外文书刊和接受国外信息的能力。

闭塞是一个历史的概念。随着祖国四化建设的进程,兰州,早已不是古代边塞诗人所描写的那样荒凉,她已成为全国十五个中心城市之一。因此,兰州的学术活动也日益活跃。一九八四年以来,仅兰大一家就在兰州举办了三十多个全国性的学术会议,参加的学者、专家多达三千四百余名。所有这些活动,都为兰大学生的成才提供了良好的学术环境。

(《瞭望周刊》1986年第8期)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