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环保“大白”
——记兰州大学实验室危险废弃物中转站教师兰景凤和她的 “防化部队”

日期: 2018-12-0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 任妍 校报记者团 张思雨

每周一、周四下午,两张桌子、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秤、几名身着实验服的学生和一名教师,无论严寒酷暑,他们准时在城关校区西区分析测试中心门前的道路上“摆摊”,在他们的背后是几间平房,门口的牌子上赫然写着“兰州大学实验室危险废弃物中转站”。陆陆续续地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些师生,有三五成群拉着小推车的,有孤单一人拎着蓝色防爆桶的,也有两人合作抬着蛇皮袋的,大家聚集到了桌子跟前开始了“交易”。

他们,就是化学化工学院教师、兰州大学实验室危险废弃物中转站(以下简称中转站)负责人兰景凤和她的“防化部队”———化学化工学院的研究生们。

“交易”,准确地说是危险化学品废弃物的安全转移和集中。

废弃物回收有章法

记者前去采访时,中转站门口已经一片热火朝天的“交易”景象:“验货”、“称重”、“交货”、“运货”……同学们在兰景凤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流水作业。

随兰景凤走进中转站的库房,地上齐刷刷地摆满了蓝色防爆桶,像军人列队一样,足有百余个,“你看,都要放不下了,又不能摞起来,我们也得尽快联系省上处理了”;走进里间的库房,却又是清一色的白色布袋,同样排列的整齐有序,“这里面装的都是瓶瓶罐罐”,兰景凤笑言。

防爆桶,一个外形普通的蓝色塑料桶,却有着强大的功能,“在一定的压力范围内,它能起到保护作用,防止爆炸,像普通的塑料桶有一定的压力就会爆炸。防爆桶我们都是免费面向全校各实验室发放的,有需求就可以来中转站领取”。

“谢谢你们关注我们的工作,这对引起大家对实验室安全问题的更高关注和重视有好处”,兰景凤以这样的开场白开始了采访。

兰州大学理工农医类学院十余个,其中绝大多数学院在开展教学科研实验过程中都会产生实验室废弃物,“除了动物尸体、放射性废弃物和剧毒品等中转站不收,他们都有专门的处理要求和途径,其他的基本上都在中转站回收。”

中转站回收的实验室废弃物主要包括化学废液和化学废弃物,化学废液主要指实验中产生的有机废液和无机废液,化学废弃物即试剂瓶,主要是玻璃瓶和塑料瓶。无机废液又分为酸性废液和其他化合物。“酸性的比如硫酸、硝酸,浓度低的话我们会通知实验室加入氢氧化钠进行无害化处理,浓度高的话就得交到中转站来,还有氢氟酸、高氯酸这种,无论浓度高低都得交过来。其他化合物比如氯化铬、氯化铅等,这种也是必须回收的,因为他们是重金属离子,一旦流入生态系统危害是很严重的。”

对于不同的实验室废弃物,中转站分门别类有着明确的回收要求,兰景凤介绍道:“对于回收的化学废液,我们只能看出是什么颜色的,里面是什么成分我们看不出来,为了防止因成分不明、产生化学反应而造成安全事故,我们要求各实验室在收集废液的时候就将有机废液和无机废液分开装在防爆桶里,交过来的时候在标签上分别写明成分。我们回收以后通过学校平台提出申请,经过城关区环保局、兰州市环保局和甘肃省环保厅层层审批,所有手续办完后交到甘肃省危险废弃物处置中心,他们也会根据咱们这个标签里面的信息而采取不同的处置措施。”这样的工作基本每个月开展一至两次。

中转站成立显重视

2003年从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应用化学专业本科毕业后,兰景凤随即留校,在大学化学实验教学中心从事实验教学、实验室管理及实验室安全等工作,“我就是给上实验课的老师和学生服务的”。

中转站成立之前,对于实验课当中产生的化学废弃物的处置,或多或少存在不够规范的现象,尽管这些废弃物的成分简单、毒性很小,“甚至都比不上很多农药,但它毕竟是化学废弃物,如果进入生态系统是有影响的。有几位上实验课的老师就反复跟我提这件事,说这个存在安全隐患。他们既然提出来了,我肯定就是要想办法解决的”。

解决的第一步就是办理成立中转站的相关审批手续。正逢2015年暑假,办手续涉及的不仅有处于轮休状态的校内相关处室,还有城关区环保局、兰州市环保局、甘肃省环保厅等。兰景凤顶着酷暑不厌其烦地与校内沟通、在校外往返,“这当中也多亏了我们学院时任书记王开学和院长梁永民以及资产处安全科的支持配合”,几经周折审批手续终于落地。

审批手续办完了,接下来是资金问题,好在学校对安全问题的重视使资金问题很快落实,“从2015年开始,学校每一年都拨专款用于化学废弃物的处置工作”。

2016年,兰州大学实验室危险废弃物中转站正式成立。因为没有专职教师,加之兰景凤在化学废弃物处置这件事情上的责任心、专业程度及她在中转站成立过程中的贡献,“我算是做这件事情的第一人吧,所以中转站成立之后学院就把这事交给我负责了”。

压力陡然增大。“因为这个跟我之前单纯管理的榆中校区本科实验教学的废弃物不一样,那个毕竟成分简单,数量有限而且可以预估。负责中转站就意味着要面对全校几乎所有的化学废弃物,科研上废弃物的产出很难预估,复杂性和危险性并存”,兰景凤说道。“但是我又觉得做这个事是有意义的,所以我就接下来了,到现在无论多苦我们都坚持着。习总书记也说过 ‘发展决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这也是我们中转站的工作宗旨。”

“防化部队”来助力

兰景凤的坚持离不开她的“防化部队”的支持。每年,兰景凤会在化学化工学院的研究生中招募志愿者,“中转站对学生的要求也比较高。学生报名之后要经过层层选拔,就是考察他们对基本的化学知识的掌握程度。因为人家送来废弃物之后你要有一个最基本的判断,判断出这个东西能不能入库。选拔出来的学生还要进行专业的培训,以老带新的方式。其实对于我们学院的研究生来说,我更看中的不是他的能力,而是责任心和工作态度,专业知识可以培训,责任心和态度却是培训不来的”。

化学化工学院2017级博士研究生马宏从中转站成立就加入这个团队了,“跟着兰老师做这件事不仅有意义,而且很愉快,还学到了很多实验室安全的相关知识,这样在自己进行实验操作的过程中就会自然而然地留意到,然后按规严格操作。”

已经毕业的2018届硕士研究生郑明达用“亦师亦友”评价兰老师,他说:“在这个团队里做了两年了,兰老师对我们的帮助和影响很大,例如我的第一个实验就是在兰老师的帮助下完成的,所以我要毕业了,但是很舍不得离开,以后有机会还会回来看看的”。

回收过程中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各实验室交到中转站来的液体成分是未知的”,“交易”现场冒烟现象时有发生,爆炸、沸腾情况也会因“交货”人员不听指挥偶尔引发,“例如浓硫酸往水里倒可以,把水往浓硫酸里倒就不可以。好在没出过什么大事,但是我们不能抱有这种侥幸心理,所以还是要按章操作,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配合”。

回收过程中的辛劳也是有目共睹的。冬天零下十多度的温度,兰景凤和研究生们依然在室外坚持工作,冷到电脑停止工作、打印机“失去知觉”,“每一次差不多两个半小时,手都冻的握不住笔了”。三伏天的高温暴晒又是另外一个境况:“大家热的浑身冒汗,但是我们学院的一些老师看到我们辛苦,就会联系他们有合作关系的厂家给我们捐赠帐篷。咱们学校的老师们懂得这个事情的意义所在,都很支持我们”。

开发网站属首创

随着微信公众号的普及,为了实现中转站与校内相关实验室的及时沟通,中转站申请设立了微信公众号——“兰大废液空瓶回收平台”。

公众号其中一个重要职能是“公告栏”:“每学期开学之后哪一天开始回收,放假之前哪一天结束回收,还有遇到雨雪天需要暂停回收,等等,这些都会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让大家能及时掌握我们的工作动态”。除此之外,公众号还兼有“普法功能”:“相关的国家法律法规、学校规章制度,我们也会在公众号里进行宣传,便于大家依法照章办事”。

在长期的回收工作中,一切工作手动操作的现状不仅有碍于工作效率的提高,而且不利于各项数据准确、及时的统计和通报。边工作边摸索,在兰景凤的指导和鼓励下,对软件开发“有一点兴趣爱好”的马宏着手开发出了专门用于回收工作的网站,“这在全国来说都是首创”。

“以前大家来交废弃物,我们需要手动书写标签、手动登记台账,现在这些工作都可以在电脑上操作。学生们只需在电脑上录入相关信息,标签和台帐就都可以打印出来,既增强了工作效率又提高了信息的准确率”。

不仅如此,网站有着更为强大的功能:“大数据统计”。每次的回收信息可以迅速地上传到网站上,形成动态曲线图,“例如某实验室每周交过来10公斤左右废液,这会形成一个曲线,说明这个实验室的实验工作是比较稳定的,某一周突然交过来20公斤,曲线上就会有一个反映,这就应该引起实验室负责老师的关注,他就应该查找问题,是不是存在实验过程中的浪费现象等。”

在使用过程中,网站逐渐开发出了新的功能,很快得到了业内人士“想法很好”、“技术超前”等诸多好评,“我们现在正在申请专项基金,争取推广网站”。

(《兰州大学报》 2018年11月15日 第928期(总第928期) 第01版:新闻综合)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孙盈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