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兔子般惶恐而胆怯的目光

日期: 2018-12-0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蒋云鑫

或许你每天都去图书馆,抱了成堆成沓的书在自习室里发呆,可你从来没有注意到图书馆门前那些人。

不过也罢。门口的那群人从始至终都没想过受到人们的注意。他们只是安静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他们的目光,惶恐胆怯如多年前我养的那只兔子。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我为了找24号楼绕遍了整个校园,问完了每一个岔路口遇到的同学,得到的答案无一不是“不知道”。图书馆门口碰巧又分出两条路,拐角处正是他们在忙碌。沾满泥垢的廉价工作服胡乱地挂在他们身上,手里的铲子在一堆水泥中起起落落。“叔叔,你好,请问你知道24号楼在哪里吗?”

“我也不知道。”他明明已经停下了手中的活,眼神却躲躲闪闪,始终没有和我对视。“你去前面问问吧,他们可能知道。我对这里不了解。”这番诚恳的建议,早就超出了一个陌生人理所当然的帮助,可是他的语气里却是满满的愧疚和自责,好像不能给我指路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谢谢叔叔!”我不是一个笑起来有八颗牙齿的人,但那天我却竭力露出了最灿烂的笑脸,冲着在图书馆门前装修的工人,冲着那个因为不能给我指路而无比愧疚的叔叔。

他的目光我一直记到了现在,惶恐胆怯如多年前我养的兔子。这种目光我见过不止一次。

还在重庆的时候,不止一个朋友和我说过,轻轨能到的地方绝不坐公交,因为公交车上什么人都有,而轻轨略显复杂的售票机制能够过滤一些人。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的时候,重庆39度的高温都没能阻止我的心瞬间结冰。可仔细想来,我又何尝不是如此,轻轨站电梯坏掉的时候我宁愿爬六楼也不愿坐楼下的公交。对于这件事,我没有细想过原因,可是朋友却一语点醒梦中人,我一直不愿意坐公交也不过是因为受不了公交车上各种各样的人。因为在轻轨上,我们基本遇不到工人、农民或者行为举止土里土气的大妈。

那双兔子般惶恐的目光出现在重庆的轻轨上。主人公和图书馆门口的工人叔叔一般年纪,皮肤是同样的黝黑,同款建筑服上都沾着细碎的水泥,有的已经和衣服融为一体,有的湿答答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掉下来。轻轨里透亮的灯光让人们的一举一动都无处遁形。那位工人和我是同一节车厢,他眼中的惶恐和胆怯没能逃过我的眼睛。车厢里几乎是人挤人,可他还是找到了一处空地,使得方圆20厘米的地方没有别人。他缩在那个角落,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

大概是轻轨停站的某一刻,他的身体由于惯性向前倾斜了,正好碰到一个年轻姑娘。女孩下意识地往另一个方向走了两步,精致的眉毛拧在了一起,嘴唇一开一合是两个不怎么干净的字。我像看戏一样看着工人和年轻女孩,我确定工人叔叔注意到了女孩眼中的嫌恶。他眼里的惶恐和胆怯又增加了几分,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女孩没有理他,在人群中费力地挤了挤,在离工人叔叔更远的地方站了下来。

这兔子般惶恐而胆怯的目光你大概也见过吧,当初中文凭的人出现在顶级学术交流现场,当穷得叮当响的人出现在别墅成群的富豪区……知识、财富等的差异让人们不停地审视自己的社会地位,被世俗标准划分为“底层”的人们只能比平常人更小心翼翼地活着。这种小心翼翼几乎随处可见,如果你在灯光通亮的公共场合遇见农民工之类的群体,如果你愿意对上他们的目光,那么十之八九你会和我一样捕捉到他们眼里的胆怯和惶恐。

图书馆装修已久,砖瓦、水泥随意地摆在门口,鲜黄色的建筑服在其间不停移动。进出图书馆的人从未断过,有的步伐匆匆,有的闲庭信步,但没有人停下来看过建筑服的眼神。

于是这种兔子般的惶恐和胆怯成了永远的秘密。

(《兰州大学报》 2018年11月15日 第928期(总第928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孙盈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