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书中一个个有趣的灵魂

日期: 2018-12-0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张双双

每晚十点,晚铃以后,从昆仑堂出来,灯火绰绰约约,拉的人的影子寂寥又清冷,双手放兜里,戴着耳机,听着随便是什么的歌,脚步忍不住去踩落下的秋叶,但抬头一看,我巍巍昆仑,像是负手而立,清癯俊秀,伫立于此,穿过千年时光,朝代更迭,在历史中隽永,不曾离去。

孤独的时候,大多都是背着书包去图书馆,找一阅览室,拿上一二本书,寻一僻静处席地而坐,开始忘记时间沉入阅读。是什么时候感觉能看到个隐隐约约的背影呢?是合上《平凡的世界》那一刻,叹道“繁华的世界,我们,每一个,渺小而平凡”时,还是靠着窗慢慢听雪落下的声音,一背影被倒映在窗户中,身姿高大挺拔,背影萧索。当时没太注意,重新翻阅下一本书。

第二次最静距离的观察那背影,是看完《有人回故乡》后,沉痛的叹息,忍不住提笔写下:便行云、都不归来,也合寄将音信。我尝试去问候他,是谁,叫什么,为什么映在窗户中,是否开心,想说什么……但感觉背影无声又坚决的,在说不,像是宣决,我却感觉到一丝丝无以慰藉的宽慰,像是在说,就在这里,与尔同悲同喜,听尔言诉尔求。从此图书馆的背影,就成了闲暇时候,陪伴我读书的伙伴。

看《少帅》的时候,背影仿佛仰着脸,倨傲的说,现实这样东西是没有系统的,像七八个话匣子同时开唱,各唱各的,打成一片混沌。在翻开《呐喊》时,背影仿佛穿长衫,手里经常拿着一支安烟,在说,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在读《活着》时,他字正腔圆的说,作为一个词语,“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一日偶翻《边城》,一些严肃的,寥落的,倨傲的,开怀大笑的背影都消失了,得窥真容,是一位非常温和的先生,在轻轻说,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又一日,慢慢入睡,梦里是武林的世界,萧峰,杨过,郭靖,韦小宝,令狐冲……一个个充满童年悲与喜回忆的英雄,炯炯而立,国仇家恨,江湖恩怨,风花雪月,浪迹天涯.且揽清风望明月,且饮一杯笑江湖!他们身影重叠,汇成了一个形相清癯,身材高瘦,风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身穿青衣直缀,头戴同色方巾,文士模样的男士,慢慢大笑着走远,背影挺直坚定。醒来莫名泪湿一片,打开手机,漫天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童年以这样的方式,在图书馆用老先生背影,向我告别,同时寄慰的说,嗨,小姑娘,不要哭,童年是快乐的离去,你只是成长啦。

这些背影,像曾经允诺的那样,陪我经历风雨,度过四季春秋风霜。他们是书中一个个有趣的灵魂,是写书人在沉重的呐喊,是平凡如我,爱读如我,与作者,与书中人物沟通的唯一方式,他们徘徊于图书馆的各个书架中,被倒映于窗前,出现各个想寻觅人的眼前。通过他们的背影,与拿起书作的小读者们打招呼,说我在这里呢,知你所知,想你所想,读懂你想诉说的,你的思想与灵魂被倾听,它们不再孤独,去寻你所寻,无问西东,因为这是我们曾走过的路,虽有坎坷但历经风雨便是彩虹,不要害怕。

图书馆在日日夜夜,风霜雪雨中,因这些背影而更加独特,默默彰显自己的华章。

下一次在阅览室阅读时,希望能静下来,听书中人的呐喊,看书外人的沉思,偶遇他们,相逢于萃英山下,昆仑堂中。

山色横侵遮不住,萃英山下好读书,我们与巍巍昆仑相遇又重逢,只恐于梦中。

(《兰州大学报》 2018年11月15日 第928期(总第928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孙盈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