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魔法时光的背影照片

日期: 2018-12-0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王子瑶

咔嚓。

我拍下有关你的第一张照片,在叶子还是碧翠的地方。

斑斓娇艳的花圃前,有那默默伫着的算作巍伟的霜色楼宇,却还围着修缮的铁与纱,看不大真切。

沉郁而憔芒的阴色下,你的背影,多少显得有些落寞而孤独,一如欧洲艺术电影里岁月腐蚀泛黑的堡的沉静,又像丁香雨巷中无助着彳亍的魂灵。

那是我不曾想过的庄严而略带神圣的另一面。

脆弱。

“没有生命与渊博的注入。空洞的外表大抵如此。过几天再来吧,这里不会令你失望的。”

你就是这样进入我的镜头的,朗而柔的声线,随意的挽袖的白衫。我从镜头后抬起。

清秀的五官覆上西北风光打磨的微带棱角的温和的轮廓,唇角浅翘却满盛的单纯的笑意。

我望着那双深黑的眼睛。灵澈而跃动的光彩,沈从文笔下染着青山秀水的翠翠的眼。

我缓缓走近,那光华却逐渐变得深沉而博沧了。连绵戈壁和漫天黄沙养出的野性的舒展。逐渐变得踏实而真实的记刻。

“好的啊”。擦肩,有西北满天星辰清冽的味道。

归来,是慵懒的午后。花朵丝绒般柔滑的光泽映着花岗点片的晶芒,似乎自带神圣的曙光。

还是那个背影,但此刻却回归温软与柔和,似是在暖阳下俯睡的少年,透过叶隙的通透的光打在干净得几近透明的脸上,镀金的睫羽如蝴蝶细碎的翅,扇动着,透漏梦中的甜美。

一样的漆上栗金的你的背影。我跟上你的脚步,衬衫的下摆吸饱了阳光。这是否是魔法时光的征兆?

记得杨德昌导演在《一一》里近乎呓语的自白:“你看到的我看不到,我看到的你看不到,那我怎么知道你在看什么呢?我们是不是只能看到一半的事情。好像我只能看到前面看不到后面。”

而背影。这是魔法世界的图腾。隐形的斗篷遮住了五官的轮廓,但你却能从一个个背影中触到奇异的精魂。

阳光铺洒在理石板上。一场神秘而隐秘的仪式。那个婷立在中央的少女,手中捧着略显古旧而厚重的法的典籍。她檀口轻张,声音却朗朗。手掌轻盈的张开,光蝶在她的手间落下化为评判正义的天平的法器。忽地,她猛地将手攥紧,那法器便成为魔杖。在那知识的海洋里,肯该是有一个纯良的灵魂得到了释放。还有那个背坐着的青年,宽衣广袖上有着鹤与涛波的勾勒。古老的京都的绯句像是参杂了神社的铜钟的鼓动,从千年的咚咚回到如今祈福硬币的叮咚。语毕。无声。却似有衣袖在微风中飘着沙沙作响。东京的樱落了。

跟着你一步步踏上向上的阶梯,太阳几近西落。随着你的视线,我看到一个女孩子捧书的背影。细软而柔长的乌发。纤细而直挺的腰背。透过幕台的玻璃窗,残阳半明半暗,本该是落寞的,却似乎隐着丝丝的甜蜜。

像是上色的默声电影。斜背着包的男孩子快步入镜。身上还带着一日知识的重量,但脚步却是轻盈。走近,走近。就那样默默的在背后站定,手轻轻揉着女孩因沉浸在书海中微弯的疲惫的后颈。女孩子微微侧过头去。应该是这样吧。凝视。微笑。但红晕的最后的光辉将他们虚化成剪影的相依。暖暖的红。一如跳动的心,相融的血。

“真正的陪伴不需要言语。祝福你在这片魔法之地,也能找到美好的感情。”

你忽然快步跑上阶梯,指尖触着蜿蜒的木橼,来到顶端,夕阳红得绚烂。橙红的暖从头顶泻下,远望是进进出出的生命的跃动。

“为何单单要你看背影呢?从这里走出的形形色色,大抵都会沾染几分淡而慵懒的书卷气的。然而进入这里的人的灵魂却不尽相同。那快步踏入的往往已经确立明确的目标,他们灵魂轻盈,但是思想却在变深变广。他们要做的是稳健的走下去。充实的橡树般的精魂。而那闲庭信步的就有些复杂多样。他们或是出生的太阳懵懵懂懂,肆意勾画着未来的光影轮廓,试着披上知识的纯粹的幻梦的光彩;或是历经青春的一闰的回转有着出离的欲念,读着尝着人间百味,这样垒着垒着,终究会悟彻自己所要搭上的那根冥冥中的晶丝。当然还有跑进来的,虽然这样多少有些可预知的功利,但生命中有个值得记挂的人或事,甚至是诸如虚荣,那总归是有生计的念想的。你要相信,主动走进这里的人,就算沉入黑暗,也会是向前,向阳的,更何况他们此刻走进的是光明,与深刻。”

我目送着你离去,慢慢消失在明暗的尽头。

仅留下你的话语回荡在脑海。昆仑。我明白,这是你给予我奇遇的赠礼。这是守住魔法的箴言。

我会一直记得。

离开魔法的结界,你又回到了往日的孤寂沉默,只有繁星与皎月做伴。

但我知道,当明日,太阳照常升起,只要我握紧魔法的力量,我还能于此探索奥秘。

请让我微笑着对你说声再见。

哦,对了,我还要给你的背影拍张照,让你看看你其实有多帅气。

咔嚓。

(《兰州大学报》 2018年11月15日 第928期(总第928期)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孙盈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